再有獲保就業資助酒店大裁員 工會批資助計劃存灰色地帶肇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本港旅客大減,重挫酒店業生意。上周荃灣悅來酒店爆出裁員20多人後,酒店工會近日亦發現位於尖沙咀的瑰麗酒店早於6月時曾經裁員30多人,更在上月再辭退多10名員工。此外,同區的千禧新世界酒店則在4月要求基層員工放15至20天無薪假,兩間酒店均有申請政府的保就業資助。酒店工會主席徐考澧認為,資助計劃存在許多灰色地帶,僱員並不能受到保障。職工盟主席吳敏兒則促請政府應在推出第三次保就業資助前,盡快堵塞現有漏洞。

酒店業現「炒人潮」 有員工被要求自願離職

香港酒店工會主席徐考澧指,翻查資料後發現,涉事兩間酒店均來至同一個機構,以及有申請保就業資助。據悉,瑰麗酒店於6月初已裁員30多人,上月又辭退10名員工,其後聘請一名員工。有前僱員指自己早前遭酒店無理解僱,在被迫的情況下,要求簽署自願離職文件,據了解,涉事的以外籍員工為主。

徐指,現時已收到兩名外籍員工求助,其中一個在生育後感到不適,持有醫生證明下請了一段時間病假,當時亦被公司接納,惟其後公司卻指,因為她請了太多病假,故要求她簽署自動離職文件。另一名僱員則被公司指,清潔房間時不夠乾淨,廁所浴缸內有頭髮,故要求他自願離職,「我認為這很不合理,因為連警告信都沒有發,就要求他自動離職 」。另一方面,有千禧新世界酒店員工向工會透露,今年4月,有多名基層員工需放15至20天無薪假,但高層只需要放一至兩天。

翻查政府「保就業」計劃獲資助名單,瑰麗酒店曾獲批「保就業」計劃資助超過2,463萬元,而接受補貼期內(6月至8月)的支薪僱員總數不能少於989人。在Fergurson Hong Kong Limited旗下的千禧新世界酒店則獲得超過895萬元的資助,支薪的僱員總數不能少於324人。

計劃存在灰色地帶 難以釐清規範

徐考澧直指這些企業走灰色地帶。他解釋指現時的保就業援助,只要支薪人數和申請前一樣,便無違反資格,「但到底什麼是合資格,什麼是合規範,很難去釐清」。

他續指,在計劃推出之初,社會已經有不少意見,例如為什麼不直接把資助給予僱員,反而是透過商家給予,徐認為這種做法令人想到政府是否有和商家私相授受之嫌。此外,他又認為「保就業」計劃助長商家犯規。他以熊貓酒店作例,指其扣除裁員的罰款後,資助金額依舊能淨賺,「現存的罰款機制並無任何阻嚇性,企業付過罰款後,仍可以淨賺」。

香港酒店工會主席徐考澧指:「現存的罰款機制,其實企業在付完罰款後,仍可以淨賺,並無任何阻嚇性。」(圖片來源:香港酒店工會Facebook)

加上,現行的保就業計劃更會鼓勵公司放無薪假,「資助一個人有9,000元,如果公司每個月都有員工放一至兩星期無薪假,公司再以用資助的錢支付薪金,減少額外支出」,變相支持企業放員工無薪假。

無分全職及兼職 總人數為發放資助唯一標準

另一方面,在現行機制上,政策只要求企業支薪人數相同。徐認為會衍生一個問題,「如果淨計人頭數,不論僱員是全職還是兼職,都會計入總人數」。他續指,若酒店聘請兼職或以兼職(有強積金的兼職)取代被辭退的全職人數,而兼職只要一個月至少有一天上班,都可以被納入總人數中,令企業拿到資助,「是否代表很多企業都可以走灰色地帶?」他表示日內會就事件發信到保就業計劃秘書處查詢。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則認為現有的保就業計劃功能不大,「有受影響的人並沒因而減少,例如一些企業在申請後,沒有跟足程序去做。企業能把僱員減薪、解僱或者繼續放無薪假,故申請了的資助並沒有回到僱員身上」。她更指出,違反計劃後,即使企業需要賠償,其實對他們影響不太大,「對於許多企業來說,政府給的資助是額外的資金,亦是被他們解僱僱員的未來薪金。 這些資助若不是用在僱員身上,情況不能接受」。

職工盟促政府向失業人士提供支援

她亦指出,資助計劃剛推出之時,已提議政府應直接支援僱員,而不是透過僱主去給予金錢僱員,「你很難追溯僱員是否能夠拿足9,000元。此外,有些被企業解僱的僱員根本不能享用到任何資助」。她希望政府在推行第三次保就業計劃時,能盡快堵塞現有漏洞,也希望能提供一些支援給失業人士,「現在已有超過20萬失業人士,社會上更有許多隱性失業者(面對減薪、正在放無薪假的人),隱性失業者其實與失業人士沒有很大分別」。她明白若政府只直接發放資金予僱員, 或會引起企業不滿。故政府需把企業的租金和營運方面的需要納入考慮下,平衡僱員的利益。近兩星期中,職工盟收到最多的查詢就是關於無薪假,當中許多的投訴與飲食業減薪及放無薪假的情況有關。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