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直升機朝九晚九操練  元朗街坊WFH叫苦連天:BB下晝瞓唔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元朗區議會大會提出討論解放軍駐港部隊於市區操練直升機擾民問題。民航處去年錄得58宗元朗居民投訴解放軍直升機噪音個案,而今年暫錄得9宗投訴。元朗東頭區議員林廷衞表示不時接獲居民投訴,指駐軍直升機在區內「朝九晚九」操練,噪音嚴重滋擾附近居民。而疫情下不少市民、學生在家工作及上課,曾有街坊投訴因噪音被逼中斷工作,又有家長投訴,家中嬰兒下午常因噪音致無法入眠,促請當局及駐軍因應近年元朗新落成樓宇修訂訓練路線。

元朗資深區議員黃偉賢則指,23年前區內亦曾有相關投訴,當時他曾去信時任解放軍駐港總司令投訴事件。當年駐軍向居民致歉,雖重申訓練不能停止,但願意調動訓練路線至遠離民居的山頭,終解決噪音問題。

元朗區議會周二(1日)討論「解放軍駐港部隊直升機噪音及安全」。區議員林廷衞指,駐軍直升機經常「低飛」,直升機與采葉庭及映御屋苑只有百多米距離,曾有街坊投訴直升機噪音令她心跳加快,憂慮住宅安全。而席間錦銹區議員杜嘉倫亦指,噪音甚至趕走看樓盤的市民。他表示,香港人最怕樓價跌,但曾有市民在錦銹花園看樓盤期間,因聽到直升機巨響,而立即放棄看該樓盤。

區議員林廷衞指,駐軍直升機經常「低飛」,直升機與采葉庭及映御屋苑只有百多米距離。 (林廷衞提供圖片)

民航處去年接58宗投訴

林廷衞受訪時指,不時接獲街坊投訴駐軍直升機噪音問題,尤其駐軍星期二至日,「朝九晚九」於區內操練。按民航處提交區議會文件,去年元朗居民投訴駐軍直升機噪音個案共錄得58宗,而本年度年暫錄得9宗投訴。

駐軍周二至日操練 嬰兒難入眠

疫情下不少街坊需要在家工作,但直升機常於下午3、4時為操練高峰期。林指,屋民反映噪音經常打斷他們工作。如有教師進行視像教學期間因噪音需停止教學,「真係等佢走咗先繼續」。他又指另有家長投訴,嬰兒下午因噪音難以入眠,照顧者更難抽空休息。

路線忽略新樓宇落成 促重新制定訓練路線

林廷衞解釋,駐軍的訓練路線忽略了新樓宇的高度。自2018年起跟進事件的他認為,近年元朗陸續有新屋苑落成,如接近駐軍訓練路線的映御屋苑為當時區內新屋苑。他建議解放軍應按區內發展重新制定訓練路線,遠離民居。

有街坊自行測量直升機嘈音分貝,發現最高錄得97分貝。(林廷衞提供圖片)

民航處:訓練人員不受規管

保安局回覆區議會文件指,駐軍履行防務職責,市民應明白駐軍防務工作、抵抗侵略的重要及必要性,並支持及理解駐軍的訓練活動。保安局又指,駐軍直升機開展飛行訓練前,均依法把飛行資料通報民航處,並沒有違規降低高度及偏離航線。而民航處則回覆指,去年3、4月期間曾多次到元朗視察,並將投訴轉交駐港解放軍。不過,民航處亦表明訓練人員不受《1995 年飛航(香港)令》第 448 章,附屬法例 C規管。該法例指,直升機除獲已獲民航處許可,否則在飛越任何人煙稠密的地區時,高度不可低於在其附近 2,000 英呎範圍內最高的固定物以上 1,500 英呎。惟此條例並不禁止直升機執法(包括訓練人員)以所需的方法飛行。

民航處指,訓練人員不受《1995 年飛航(香港)令》第 448 章,附屬法例 C規管。(林廷衞提供圖片)

資深區議員:九七年駐港解放軍解曾改訓練路線

元朗區議會主席、資深元朗區議員黃偉賢接受查詢時指,23年前元朗區市亦曾有相關投訴。黃偉賢自1988起擔任元朗區議員,他指,1997年元朗市中心及錦田上空常有解放軍直升機訓練,有不少家長投訴噪音阻礙孩子溫書,而印象中駐港英軍九七前未有使用相關路線中。

當時,黃遂以區議員身份去信時任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員劉鎮武投訴噪音問題。一星期後,他接獲當年劉鎮武少將(今劉已升為上將)向居民致歉,信內雖重申不能停止解放軍訓練,但願意調動訓練路線至遠離民居的山頭,遠離元朗鬧市上空。他記得,當時元朗居民讚賞解放軍從善如流,解決區內噪音問題。

除噪音問題外,元朗區議員亦擔心直升機安全問題。今年3月解放軍駐港部隊曾有一直升機於大欖郊野公園附近墜機失事,黃偉賢指,元朗區議會至今要求局方回應未果。他解釋該次事件撞毁一中電燈塔,因此有必要釐清相關賠償問題,到底由解放軍賠償或是中電自費修復。他指,一旦解放軍不幸撞毁民屋,跌在元朗市區,市民亦能知道如何應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