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巿局文物20年時間囊原定今出土 康文署稱不公佈後突襲掘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臨時區域市政局及臨時市政局1999年在荔枝角公園埋下「文物時間囊」,原定在今早9時「出土」,惟康文署昨晚(28日)表示因疫情關係不會安排儀式開啟,以免人流聚集,會適時取出時間囊,不少街坊對此感到可惜,康文署趁關注事件的街坊及議員逐漸散去之際,下午兩時許突然派人掘開,料經檢查物件狀況後公開展覽。

今早8時半,HK01記者前往荔枝角公園體育館外,現場未有任何動靜,但陸續有不少市民路過時,查看地上文物時間囊紀念牌。有晨運人士表示,今早曾查詢附近保安,獲回覆時間囊會於今天稍後時間取出。

康文署回詢查詢時指,鑑於2020年疫情關係,在荔枝角公園埋下的「文物時間囊」不會安排儀式開啟,以避免人流聚集。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會適時取出該文物時間囊。時間囊提取後,署方會檢查內存物品的狀況,並會作公開展示。展覽詳情届時會作公佈。

住在附近十多年的陳小姐表示,對於時間囊即將取出感到期待,但對因疫情或會令「出土」日期變更,同時感到可惜:「入嚟住個陣已經知有呢個(時間囊),都放咗十幾年。本身今日晨運完,都有打算留低睇,如果可以想呢家睇下有啲咩喺入面」。另外一位街坊張先生則表示,知道時間囊一直存放在體育館外,惟一直都未知其「出土」確實時間表。若日後有展覽展示文物亦會感到興趣,願意花時間前往觀看。

陸續有不少市民路過時,查看在地上存放文物的時間囊位置的紀念牌,更有市民在該處打卡。對時間囊「出土」日期變更感到可惜。(曾鳳婷攝)

現任屯門區區議員,前區域市建局議員陳樹英亦有到場查看今早是否會取出時間囊。她表示,當初會選擇荔枝角公園體育館擺放文物時間囊的原因是該地屬當時臨時區域市政局及臨時市政局轄區交界。她憶述當年先後在沙田區域市政局會議廳(現沙田康文署大樓)及市政局大會堂會議廳收集物品後,再放到時間囊內。由於相距二十年,陳笑言:「我都唔記得當年放咗啲咩落去」。

現任屯門區區議員,前區域市建局議員陳樹英當年有份把文物於放到時間囊中,惟她表示,由於相距二十年,「我都唔記得當年放左啲咩落去」。(曾鳳婷攝)

深水埗美孚北區議員李俊晞表示,時間囊為六角柱體,在1999年時埋進現址。由於不少街坊都知道時間囊的存在及其解封年份,故近期收到不少查詢。他詢問康文署後,獲通知原定在今天早上9時開封,惟在昨晚收到康文署說法變更,改為會「適時取出」,對此感到失望。

深水埗美孚北區議員李俊晞表示,時間囊為六角柱體,在1999年時埋進現址。由於不少街坊都知道時間囊的存在及其解封年份,故近期收到不少有關時間囊的查詢。(曾鳳婷攝)

對於康文署的回覆,李俊晞認為:「佢答『適時取出』,無人知適時喺幾時,希望可以俾返個確實日期」。他希望康文署能在今年前會趕得及開時間囊,「呢家無人知邊日幾時會開,都好多人想見證呢個時刻」。他建議康文署事先通知相關人士,如區議員或當時有份放文物的人員一同開啟及見證,更有意義,而不是選擇秘而不宣。

他指出時間囊是記載一段歷史及一個時代,「每當打開一個時間囊都會睇到當時發生過咩事,例如今年可以放個口罩,喺20年後啲人打開睇到個口罩,就會諗反起之前原來有試過差唔多成年都要戴住個口罩」。他稱如果可以,日後也會繼續提倡文物時間囊的做法。

據悉,在下午四時,時間囊出土之際有30-40人在現場圍觀。李俊晞表示,現場不時有市民好奇時間囊是放置什麼物品,而他同樣期待內容物。他認為時間囊能見證不同的時代變遷,在20年前科技不太發達之下,完整保留文物。他亦希望康文署能在日後的展覽中全數以「原汁原味」展出,讓一眾市民能透過內容物去得知或回顧相關歷史。

當年的安放典禮由臨區局千禧年慶祝活動工作小組召集人鄭詠基、臨市局香港大球場董事局主席張永森、區域市政總署署長余黎青萍及市政總署署長劉吳惠蘭主持。(政府新聞處圖片)

翻查資料,1999年12月26日,臨時區域市政局及臨時市政局在荔枝角公園埋下「文物時間囊」,作為千禧慶祝活動。當時預計在今年(即2020年)開啓。根據當年新聞稿及報道,時間囊收藏兩局最新出版的年報、千禧年活動紀念品和議員自選物品包括基本法、元朗劇院落成通知、臨市局康樂體育活動及設施一覽,以及香港公廁發展圖片等。當年的安放典禮由臨區局千禧年慶祝活動工作小組召集人鄭詠基、臨市局香港大球場董事局主席張永森、區域市政總署署長余黎青萍及市政總署署長劉吳惠蘭主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