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基金不到位 健身舞蹈界陷絕境:靠「外賣到會教練」吊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先後經歷四波疫情,重創各行各業,當中被點名的健身及舞蹈室至今停業超過120多天,今日(11日)召開記者會講述苦況,控訴政府防疫基金申請程度繁瑣及條件「騎呢」,業界有七成負責人去年申請至今,仍未獲得第三輪防疫基金的5萬元資助,有負責人被迫債務重組及斷供自置物業,仍有部分人透過「到會教練」及「漂流教室」方式苦苦支撐,要求政府讓業界有限度復業維持生計,並且檢討現行資助模式及效率。

健身博擊運動業界大聯盟召集人柯尊鼎表示, 政府第二至第四輪防疫基金先後宣佈向健身及舞蹈界人士發放5至10萬元的一筆過資助,不過至今大聯盟七成會員約140人,連去年10月起的第三輪防疫基金5萬元資助,申請至今尚未審批完畢,形容「申請額少咗一半,但困難度多咗一倍唔止」,以他為例,已先後致電防疫基金辦事處詢問審核情況,但接聽者根本無法回覆因何問題被拖延,事後只有透過電郵回覆資料不足,但未有清晰明確給予標準,讓業界無所適從,由於遲遲未獲資助,他估計400間健身中心未及申請第三輪資助便告結業,估計即將來臨的農曆新年屬傳統淡季,若政府重覆「復業再停業無限Loop」,健身中心租金動輒十多至二十萬元,最終只能結業收場。

舞室負責人蕭翊深批評第三輪防疫基金的申請條件極度荷刻,連他至今仍未獲得五萬元資助。(莫家文攝)

經營舞室的負責人蕭翊深形容,第三輪防疫基金的申請條款極度「騎呢」,例如其中一項便要求負責人分別由地下大堂通過舞室走廊的相關地方拍照,「如果個舞室位於大廈二十幾樓,我要地下大堂影上去,只能影到個大樓外觀,我唔明白條款咁高難度,實際有咩作用?」而且政府資助金額不合比例,飲食界可按面積釐定賠償金額,但業界不論使用人數或面積大小,只給予一筆過賠償,即使曾與官員面對面商討解決辦法,對方只要求舞室停業,全港確診個案卻未見減少,無助解決問題,「單單向(我哋)呢個行業開刀,又無成效見到,根本謀殺緊個行業。」

七成負責人至今未獲批5萬元資助

停業影響遍及整個行業,健身中心負責人張冠東表示,行業內數以萬人計的員工連家庭受影響,他由在中心教堂轉型成為「到會教練」,每日尤如外賣到會般乘車外出至公園或客戶家中教堂,由一周30堂的多人班,變成一周8至10堂的一對一課堂,收入只有全盛期三成,仍要苦苦支撐,希望可以「吊命」支持中心繼續營運,他知道有其他中心老闆因長期零收入兼交租,最終須債務重組或斷供自置樓,目前只希望政府容許復工,讓他與員工自力更生。

教授標準舞蹈的導師陳蘊聰慨嘆,政府不斷收緊教堂標準,由六人、四人至二人一班,甚至要停課變成網上錄影教學,舞蹈界一直嚴格跟從,甚至連學校教班亦要暫停,舞蹈教師變成零收入,惟有舞室負責人雪上加霜,因八成教跳舞,兩成教playgroup而不獲防疫基金資助,即使向康文署租場又不獲批准,只能如同「漂流教室」般流竄於不同地點上課,形同迫業界走向絕境。

28歲現役泰拳拳手曾靜怡曾代表港隊出賽,但去年全年沒比賽亦難以教班,冀政府放寛政策容許拳擊界有條件復業。(HKMTA Hong Kong Muay-Thai Association East Asian Muaythai Championships片段)

議員:政府防疫邏輯混亂

另外,政府防疫基金有向註冊教練提供5,000至7,500元的資助,但只限香港體育總會註冊教練,與學校及社福機構的受聘教練。28歲的現役港隊泰拳女拳手曾靜怡表示,去年不但全年沒有比賽,大部分教練堂亦遭暫停,以她所知,業界約半數泰拳導師處於零資助狀況,只能在公園一對一教班,促請政府盡快重開拳館,讓她投入訓練出賽及教班維持生計。

協助業界的東區區議員李予信表示,政府防疫政策不到位,停業準則及邏輯混亂,導致中小型健身中心及舞室正陷入絕境,要求政府容許業界有限度開放,並且應重新檢視現行資助模式,包括按面積或教班人數釐定金額,以及加快審批程序,急業界之所急,避免引發下一波結業潮。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