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浩望神父寒冬下政總外絕食至月底 盼爭取烏干達難民母女團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向來關注香港難民權益的甘浩望神父在上周五(8日)開始在灣仔社會福利署總辦事處外絕食,要求社署讓現已被印度家庭收養的烏干達難民Alicia和其原生家庭聯絡。甘神父表示,過往已就事件與社署周旋達8年,並認為社署處事以「效率凌駕人情」,多年來的爭取亦無果,故今日(12日)把行動升級,轉到政府總部繼續絕食行動。甘神父預計絕食至本月29日(即在1999年香港終審法院對居留權事件判決的22周年紀念日),並於當天向保安局、入境處、特首或其秘書處遞信請願,希望事件得到處理和回覆,爭取Alicia母女團聚。

甘神父指,他早於2012年認識來自非洲烏干達的難民Shifa。言談間,Shifa向他透露她本來育有一女 Alicia,惟因社署認為她無力照顧,故由社署接收,女兒入住兒童之家。甘神父憶述,2010年Shifa誕下Alicia後,其丈夫不願承認女兒,令Shifa當時精神狀況欠佳,Shifa曾在女兒哭鬧時,以非洲偏方向女兒滴酒,盼停止女兒哭鬧行為。

母曾被判入獄 法庭判決剝奪其撫養權

翌日當Shifa帶女兒覆診時,醫生懷疑Shifa有精神問題,以及有虐待兒童嫌疑,故把個案轉介,Shifa也隨即關進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約三個月,女兒由保良局暫時接收。Shifa釋放後一直有探訪女兒,惟2012年曾因一次沒到入境處報到,被判入獄。社署以Shifa曾經犯事及無力照顧女兒為由訴諸法庭,2014年法庭判決剝奪她的撫養權。自此,Shifa亦失去探望女兒的權利。

烏干達官員曾介入事件 最後卻不了了之

遠在烏干達的Alicia外婆及姨姨得知事件後,便提出可以代為照顧Alicia。她們更聯絡烏干達外長講述情況,外長亦於2014至2016年間積極地以電郵聯絡社署,當中多次表明希望Alicia可以由她的外婆撫養。惟外長在2016後被調到德國工作,社署亦暫停和當局聯絡,事情不了了之。

甘神父指,當時未想過這是他和Alicia最後一次見面,他憶述,Alicia曾和他透露「你以後見唔到我,但我想見你哋」。(曾鳳婷攝)

在2014年的法庭判決後,Shifa亦未能再次探訪女兒Alicia。她其後被遣返至烏干達,但一直與甘神父保持聯絡,亦時常表示掛念女兒,希望能接回同住。甘神父一直替Shifa探訪Alicia,惟在2015年時,社署突然拒絕他的探訪。經過一番爭取下,只能在社工陪同下,一個月探訪兩次。甘神父認為做法不合理,質疑社署有監視之嫌。

Alicia突被印度家庭收養

至2019年一次探訪中,社署社工向他表示,Alicia將會由一個印度家庭收養,甘神父感到愕然,質疑為什麼是收養而不是寄養,「收養係永遠屬於嗰個家庭,同寄養唔同」。甘神父指,當時未想過這是他和Alicia最後一次見面,他憶述,Alicia曾和他透露,「你以後見唔到我,但我想見你哋」。

隨後,Alicia家人曾聘請一名律師就事件寫信給社署,惟對方並沒有書面回覆,只透過電話聯絡,指Alicia日後也可以和原生家庭聯絡,惟另一邊卻於兩天後把Alicia送到收養家庭手上。甘神父表示對做法不能接受,透過律師向法庭提出反對收養,但他質疑社署沒有將信件轉交法官,導致律師無法到庭申述反對理由,最終法庭把撫養權判給收養家庭。

神父提出探望被拒 批社署以「效率凌駕人情」

印度家庭收養Alicia後,甘神父嘗試向社署提出希望探訪Alicia,惟社署指因收養家庭不想和他們接觸為由,拒絕他的請求,亦有社署職員曾向神父說:「唔好阻住佢哋生活」。甘神父認為社署並非「以人為本」,是以「效率凌駕人情」。即使烏干達外長亦曾努力協助,但眾人多年來的介入均無果。

甘神父認為社署並非「以人為本」,反而以「效率」為首要考慮,是以「效率凌駕人情」。(曾鳳婷攝)

故此,甘浩望神父決定在政府總部絕食至本月29日,預計會就事件在當日向保安局、入境處、特首或其秘書處遞信請願,助Alicia母女團聚。

現年72歲的甘浩望神父過往曾為不同議題發聲絕食,當中以難民權益為主,去年為聲援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CIC)被無期羈留的人士,曾進行50小時絕食行動,希望為他們爭取合適的權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