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停工求助食物銀行個案增 中小企捐20萬助基層:解決三餐不繼

撰文:莫家文
出版:更新:

第五輪防疫抗疫基金未能惠及各行各業打工仔,基層巿民只能透過其他途徑自救。有本地中小企向非政府組織捐款20萬元,支持非政府組織開設抗疫基金,向困難戶派發現金券、食物券及物資,度過當前難關,負責人稱曾在派口罩期間見證「有個住劏房的小妹妹因為冇口罩,連出街的機會都冇埋。」她希望借助個人微小力量,推動其他企業,幫助基層解決生活三餐不繼的問題。

疫下食物援助申領受惠人次升逾兩成

根據社署數字,自2020年1月起,疫情下短期食物援助服務計劃的申請個案數目總數及受惠人次持續上升。去年首11個月共接獲20,638宗申請,較2020年同期增加6.2%;受惠人次為61,865人,餐次達364萬次,較前一年同期上升超過20%及9%。

除了食物銀行,非政府組織亦有向基層提供食物援助,當中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今日(16日)獲本地中小企「寵物假期」捐贈一次性捐款20萬港元,以支持協會開設的援助失業及開工不足基金,預計捐款可協助超過200個基層家庭,提供現金券、食物券及派發日用品物資,解決目前基層失業或收入不足下三餐不繼的困苦。

有小妹妹曾因無口罩無法外出

寵物假期顧問梁文韵表示,公司主力籌辦寵物旅遊及移民的關係,經常出入機場,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初期出現口罩荒,之後獲相熟外國公司運送大批口罩及防疫物資來港,他們想到巿面很多基層失業,口罩被炒至動輒十多元一個,令他們無法負擔,於是2020年3至4月期間向社協提出派口罩,由組織轉贈,她還記得當日其中一個與家人居住劏房的小妹妹,因為家中收入不足,加上兒童口罩短缺而搶高價錢,家人沒有為她購買口罩,結果「因為冇口罩,連出街的機會都冇埋。」她直指事件啟發自己與同事,當時寧願將口罩「慳啲用」,也希望盡量籌集更多口罩派予更多有需要人士手上。

梁表示,暫停晚巿堂食令不但影響企業,連基層打工仔亦被波及,變相停工或失業,尤其深水埗居住大量基層人士,年關將至,第五輪防疫抗疫基金亦未能惠及該批家庭,故希望以最直接方法,幫助他們解決生活基本難題,「大家都生活喺香港,呼吸同一樣空氣,但佢哋生活咁困難,有啲一日兩餐當三餐食,起碼有現金券或食物券,畀佢哋過到年先。」她指本身經營中小企,力量不大,長期要靠政府提供政策支持,但她認為以個人微小力量,可推動更多企業幫助基層解決生活困苦,甚至願意在防疫抗疫基金資助撥出一部分金額支援打工仔。

林女士一家六口租住8,500的一房一廳劏房單位,照顧兩名兒子開支龐大,卻遇上疫情經濟不景氣,丈夫開工不足下,她只能向食物銀行求助。(莫家文攝)

一家六口開工不足收入減:上月開得兩日工

林女士與丈夫、兩名分別5歲及7歲的兒子、叔仔及家婆一同租住一間一房一廳、月租8,500元的劏房單位,她稱由於單位面積有限,叔仔與家婆在廳中架起碌架床分睡,一家四口迫在房內,去年疫情反反覆覆,任職廚工的叔仔因餐廳結業數月前加入失業大軍,任職地盤工的丈夫開工不足,要兼任貨倉執貨員維持生計,上月只開了兩日工,「好彩之前交定租,唔係唔知點算。」目前只能見步行步。

為了減少開支,她去年兩次向聖雅各食物銀行申請物資,獲派發米、食物券、超巿現金券及快餐店使用券,稍為減輕生活負擔,她曾經趁閑暇,晚上到美容店兼職美甲師,幫補家庭生計,但美容院等表列處所上月起關閉,令她失去每月3,000多元收入,家庭收入不足,只好向社協求助,申領援助失業及開工不足基金,獲取日常生活物資以度過艱難時期。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