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停年宵 花農疫下過第三個新年 嘆政府「唔扼殺已經慶幸」

撰文:呂諾君
出版:更新:

農曆新年臨近,惟第五波疫情襲來,政府早前決定取消年宵花市等大型活動,市民買花難,花農的生意更難。花農在花巿前夕忙得不可交支,甚至每日只睡一至兩小時,惟年花豐收卻遇上煞停年宵,單靠熟客內銷自保,全年心血有機會隨時白費。有望天打卦的花農早已作出最壞打算,對現屆政府不存期望,只求「唔扼殺已經慶幸」;又指現時不斷施加防疫「金剛箍」,不如任由行業「自生自滅」,在市場找尋生存空間。

投得十四個年宵花檔 疫情重臨悉數取消

位於大埔林村的強記花園,負責人李永強(強哥)入行已38年,由最初專賣菊花、被稱為「菊花王子」,到後來花園專營年花年桔;每逢新年臨近,強哥便過着「朝六晚十二」、甚至最繁忙時每天只睡一小時的工作生活。疫情下迎來第三個新年,他今年花上20萬元競投了14個攤位,其中10個在葵芳、4個在維園。

採訪當日,強哥的電話響個不停,雖然有不少熟客訂單,強哥指,以往每年借助年宵市場協助清走貨尾,銷量約佔全部年花的兩、三成,因此每年都會競投多個年宵攤位,而今年首次選擇維園,是因為其面積較大,認為即使實施人流管制措施也更好應付,未料今次卻是完全取消,「其實投攤位時已有條款,白紙黑字寫明可以隨時煞停而冇任何賠償......病毒本身喺秋冬都係高峰期,所以都做咗最壞打算。」

氣候溫和造就年花豐收

花園內有大量蘭花、沙柑、繡球花、水仙等開得正好,強哥指,今年天氣溫和,年花豐收,現時園內有合共6至7萬棵年花年桔,「最後有幾多客,唔係花農可以控制嘅。」他指,去年的年宵花市不設乾貨,入場人流都只為年花,投得14個攤位的他本來以為也沒大不了,未料政府最後只給他3個攤位營業,「你叫我10幾個檔嘅貨擺去邊?」今年位於旺角的花墟批售市場再次停辦,強哥認為作為花農已不期望政府提供任何支援,只望不要扼殺年花經濟已算萬幸。

「任何一個行業都會遇到困難,只不過係你點樣面對。」強哥未有因取消年宵,為今年年花生意打定輸數,如常在這段時間每日搬花、插花,忙得不可開交,有時只得一至兩小時的睡眠時間,仍然甘之如飴,但他坦言在香港當花農不易,「有幾多人可以承受𠵱種環境?」現階段只能做好自己本份,「盡自己能力做靚啲啲嘢,乜都唔好講,如果你啲嘢唔靚,送畀人都覺得阻地方!」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