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揭逾六成受訪長者盼「做得幾耐得幾耐」 社協促推全民退休金

撰文:曾鳳婷
出版:更新:

根據2020年香港人口推算指,今年65歲以上的長者有152萬,佔全港人口近兩成,在未來12年更會升至三成,惟2019年的數據顯示,當中39萬長者仍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截至去年12月,長者的勞動人口則約17萬。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趁今日(1日)勞動節發布有關基層長者勞工目前所面對的苦惱及退休意向調查結果,發現逾六成長者均處於「做得幾耐得幾耐」的心態,94%受訪長者透露原因是退休後不能應付基本生活開支,故未能退休,亦有長者指出強積金制度未能保障他們晚年的生活。社協建議政府應放寬各種長者津貼的門檻、取消強積金對沖,以及重啟由勞、資、官三方供款的全民退休金,讓基層長者退休有期。

在職基層長者保障及退休意向研究於去年11月至今年2月期間進行,在九龍區共訪問100名60歲或以上的在職基層長者。當中,以雙老(47%)及獨居長者(28%)為主,大多居於劏房(73%)。(曾鳳婷攝)

在職基層長者保障及退休意向研究於去年11月至今年2月期間進行,在九龍區共訪問100名60歲或以上的在職基層長者。當中,以雙老及獨居長者為主,分別佔47%及28%,73%大多居於劏房。受訪長者工資中位數均低於全港工資中位數,僅得1.1萬元,而租金入息佔收入近四成的受訪者有37%。

基層長者礙於學歷及年齡問題,大多只能從事高工時及勞動性行業,54%受訪者正從事清潔、雜工,26%則表示正從事保安工作。七成受訪者的每月工時超過208小時,36%表示每月超過240小時。逾八成受訪者表示有勞損的狀況及痛症,惟無一獲評為職業勞損。由於九成受訪者的主要收入來源是薪金,他們大多只能持續工作以維持日常開支。

約四成65歲以上受訪者表示已取回強積金,然而他們的強積金中位數為1萬元,只夠維持2個月的退休生活費,即使有儲蓄的受訪者亦指,只能足夠應付4個月生活費。逾六成受訪者均表示「做得幾耐得幾耐」,94%則指因退休後不能應付基本生活開支,故難以安心退休,亦因種種原因未能申請政府的津貼幫補生活。

清潔工工作致手指變形 為生計強忍疼痛

67歲的梁婆婆任職大廈散工清潔工,收入僅足夠她應付租金及日常基本支出。現時她獨居於月租2,300的劏房,梁婆婆指家中經當漏水,又有木蝨,令她難以入睡。此外,由於長期從事清潔工作,令她的身體漸漸出現勞損,除了手指變形,亦一直受風濕困擾。梁婆婆以上月為例,她因手部疼痛先後兩次到訪私家診所求醫,每次診金均高達逾千元。

梁婆婆表示,醫療費用為額外支出,又提到自己曾經嘗試到急症室及預約醫管局轄下的普通科求醫,惟前者的等待時間太長,後者則難以預約,最終只能自費到私家診所接受治療。梁婆婆透露她的工作以日薪支付薪金,即意味如身體不適未能上班便會沒有收入,令她只能服用止痛藥,強忍身體的不適上班,「唔返工,邊有錢去治病?」對於退休,梁婆婆坦言最理想可於70歲退休,但若按照目前情況難以達成,「都唔知點算,如果身體許可,咪做到就做,可以做到幾時就幾時」。

72歲的李婆婆同樣是清潔工,月薪為10,442元,僅高於長者生活津貼入息限額12元,故未能申請相關津貼。長期勞動亦令她的手、腰及膝頭勞損。她表示,薪金僅夠生活,但難以存錢,亦坦言不敢退休。(曾鳳婷攝)

在職基層長者薪金僅夠生活 不敢退休

72歲的李婆婆同樣是清潔工,月薪為10,442元,僅高於長者生活津貼入息限額12元,故未能申請相關津貼。長期勞動亦令她的手、腰及膝頭勞損。她表示,薪金僅夠生活,但難以存錢,亦坦言不敢退休。。她表示,薪金僅夠生活,但難以存錢,亦坦言不敢退休。過往有朋友曾建議她申請綜援,惟李婆婆希望自力更新,而相關補助亦未能足夠她支撐生活,故未有申請。醫療方面,李婆婆則使用醫療券處理,但她的牙齒日前亦出現問題,需要額外支出數千元的醫療費,她坦言無力支付,幸得社協幫助下完成脫牙療程。李婆婆希望當局能放寬串請長者生活津貼上限,讓她在經濟上更靈活,亦可將薪金一部分儲蓄起來,為退休生活做好準備。

勞先生任職餐飲業散工,至第五波疫情後,使他開工不足,收入亦隨即即銳減。勞先生為一家三口唯一的經濟支柱。(曾鳳婷攝)

勞先生任職餐飲業散工,第五波疫情爆發令他開工不足,收入亦隨即銳減。勞先生為一家三口唯一的經濟支柱,疫情下苦不堪言,「全職都係拎得一半人工,未來晚市唔停工的話,做到十點,我炒散,每個月都係得104個鐘,即係6,000至6,500蚊人工」。以往有在職家庭津貼援助下,能勉強維持生活,惟自6月起相關申請人需要有144小時的工作時數才達標,意味勞先生一家未能符合申領資格,變相少一份收入,難以維持一家的生活。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衞東指,雖然香港人口老化,但長者勞工保障卻未見在任何明顯改善,未能照顧長者的需要。他以勞工處的中高齡就業計劃為例,申請條件要有3至6個月培訓期的工種,然而大多長者從事的是低技術及勞力的工作,故他們不能受惠計劃。(曾鳳婷攝)

社協:重啟由勞、資、官三方供款全民退休金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衞東指,雖然香港人口老化,但長者勞工保障卻未見在任何明顯改善,未能照顧長者的需要。他以勞工處的中高齡就業計劃為例,申請條件要有3至6個月培訓期的工種,然而大多長者從事的是低技術及勞力的工作,故他們不能受惠計劃。他提到,2000年起開始實行強積金,惟最低工資拖至2011才推出,基層長者長年從事低收入的勞動工作,其強積金亦會較少,不足以讓他們應付晚年生活。社協建議政府應放寬各種長者津貼的門檻,如在職家庭津貼及長者生活津貼等,取消強積金對沖及重啟由勞、資、官三方供款的全民退休金,讓基層長者安心退休。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