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巴保沙回憶太陽美好歲月 難忘馬貝利髒話制敵「心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巴西籃球名將巴保沙(Leandro Barbosa)在NBA戰績出眾,效力太陽時於2007年獲選為最佳第六人,2015年協助勇士奪得總冠軍。他接受訪問,回憶NBA作戰的往事。)

我的好友Steve Nash在2016年來當助理教練,並對我們提供了很多幫助,但是一開始我的感覺是很奇怪的,當年我和Nash在太陽當隊友的時候,我們總是笑成一團,那是多麼美好的時光。

我想跟你們聊聊有關我在NBA的旅程中交到的朋友。而且我保證,在文章結束之前,Shaq當年在U.S. Airways Center的作為將被我赤裸裸的揭露。(譯按:我也向各位保證,文章中間有一段字糊糊的看不清楚,所以我沒辦法翻譯,年紀大了老花眼敬請見諒。)

文:josephhou/運動視界

不過現在還沒輪到他,2017年6月,我們先來談談金州勇士隊。你現在正在看季後賽,對吧?勇士隊,天啊……他們簡直難以置信,大家都知道這點,但是可能不知道為了達到這個水平,他們做了多少努力。我記得,因為我就在那裏,在2015年拿到冠軍之後,我們甚至在下個球季表現得更好,這是非常瘋狂的。

我的好友Steve Nash在2016年來勇士當助理教練,並對我們提供了很多幫助,但是一開始我的感覺是很奇怪的。當年我和Nash在太陽當隊友的時候,我們總是笑成一團,那是多麼美好的時光。但是作為教練他非常認真,完全公事公辦,他甚至不像以前,習慣性的經常改變髮型了。

巴保沙(左)與拿殊,曾在太陽及勇士,以不同身分合作。(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巴保沙曾效力NBA球隊(按圖放大)

+3
+2

他希望這支勇士隊能夠再進化,尤其是Klay Thompson和Stephen Curry。

Klay已經是一位非常好的球員了,但是Nash還是看到了些什麼。以往Klay在練球結束後都會留下來,以一般的投籃姿勢加練一個多小時的三分球,但是Nash不喜歡這點。他跟Klay說比賽的時候,才不會總是有這麼舒服的空檔讓你好好投。但是Klay總是命中每一個三分,所以他看起來有點像是「我為什麼要改變什麼」。因此,他花了一點時間才接受Nash說的話,不過Nash點醒他之後,Klay花了很多時間練習,最後Klay將運球後的出手融入了他的日常投籃中。效果如何,你現在也看到了。

和Curry一起打球,讓我知道他對我們當年在鳳凰城的成功有多麼了解。Nash經常和我在練球結束後,一起練習投籃,然後Curry就會出現,開始問Nash關於當年那支太陽隊的問題。他非常喜歡我們的打法,而且他想知道要如何讓勇士打得像那支球隊。

Klay Thompson與Stephen Curry▼▼▼

聽到這些讓我感到光榮。整個職業生涯都待在聯盟中的最佳球隊之一,也是這個星球上的最佳球員之一,卻整天在問要怎麼打得像我們當年在鳳凰城打的那樣。我們的小球風格,當年還被認為有些不合時宜,甚至有很多人不屑,但是現在變成了主流。我也可以想像遲早有一天,它會發展得比我和Nash做到的更好。

如果你在12年前跟我說,我們這種不適合主流的打法,會激勵勇士去做他們過去幾年完成的一切。我一定會說你瘋了,不過我的整個NBA生涯就是這麼瘋狂。

巴保沙貌似台灣藝人金剛,在NBA上陣850場,場均入10.6分。(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我在巴西聖保羅的貧民窟長大,那是個很艱困的環境。如果你在不認識任何人的情況,走進我的鄰居家,你搞不好就出不來了。

我早上和媽媽一起賣水果,晚上打籃球、並睡在我家的地板上。我記得當我八歲,我在朋友家看Michael Jordan的電視轉播,在那之後我思考了自己的未來。無論如何,我都必須要去NBA,我想要在Jordan的聯盟中打球。更重要的是,我要帶我的家人離開這裏。如果我做不到,我們家的某個人可能隨時就會死在那裏。

巴保沙與Curry合力成為NBA2015總冠軍。

籃球對我來說是一種遊戲,但是這就是我離開我鄰居的方法,這就是我們的出路。而在2003年,我終於得到了離開的機會。

我還記得騎車穿越曼哈頓前往麥迪遜廣場花園參加NBA選秀會的畫面。在巴西,每個人談到美國都很興奮,彷彿那是個夢想世界,即使成真的這一刻,看起來也仍然不像是真的。紐約……我不敢相信我看到的,我很震驚,一切看起來都是如此不同。建築物、人、所有的人……太多了,我覺得我那天整個晚上應該講不到10個字,我只是痴痴的看着一切,這實在太超現實了。即使場內唸到我的名字,我仍然沉浸在震驚的情緒中,每個人都站起來鼓掌,但我還是坐在那裏。

原本我是被馬刺選中的,不過幾分鐘後,幾個太陽的工作人員來到我身邊跟我說,我被交易到鳳凰城了。我其實搞不懂發生了甚麼事,這兩座城市我聽都沒聽過,我只是點點頭就跟着他們走了。隔天,我到了亞利桑那州,我直接從機場前往球場,有幾個太陽隊的工作人員帶我到球員休息室,向我介紹我的儲物櫃,上面有我的名字、我的球衣和鞋子。

巴保沙在太陽出道,在2006/2007球季場均入18.1分。(GettyImages)

當我看到我的儲物櫃寫着我的名字,天啊,這感覺太神奇了。我跟他們說,當然是透過我的翻譯,說我今天晚上不打算回旅館了,我想直接住在這裏。

「你不能住在這裏啊!這裏又沒有床,這裏.......只能睡地板。」他們說。

我跟他們說,這裏的環境已經比我巴西的家好太多了。我說如果你們看到我在聖保羅都住在什麼地方,你們就會明白的,我不覺得他們相信,但是我才不管,我今天就是要睡這裏。這裏有一台大電視、一台雪櫃、背後還有我在NBA的儲物櫃,我還需要甚麼?我整夜都睡在休息室的地毯上,那是我人生睡得最安穩的一夜,隔天,我遇見了兩位對我來說即將成為家人的人:Shawn Marion和Stephon Marbury。

Shawn Marion▼▼▼

Marion第一個抵達休息室,而且他完全搞不懂我為什麼會在這裏。

「大哥,你在這裏做什麼?你瘋了吧,兄弟,你瘋了!」Marion說。

他一直說我是「瘋子」然後帶着微笑,我已經知道他是個好人了,那一天我們一起笑了好多次,一直到我們不再是隊友之前,也都是如此。Marion向我提供了更多球隊的情況,並向我介紹了一些隊友,那天下午我遇見了Marbury,他問了我關於我的媽媽、我的兄弟、以及我們要如何適應美國生活。在鳳凰城的頭幾個月,他都把我保護在他的羽翼下,我經常去他家打幾小時的遊戲機,不管我們什麼時候想去哪裏,他都會開着他其中一台帥氣跑車載我們去。當時我的英文還講得不太好,但我猜他喜歡我這樣,因為這樣就都是他在講話,但是當我們在車裏一起聽rap的時候,我們終於有了共同的語言。

Stephon Marbury▼▼▼

他在聽的歌我都知道,Jay、Snoop、Dre,所有的人,我的rap唱得很糟糕,但是Marbury很愛,他在開車的時候都在聽音樂。Marbury有好多輛車,每一輛都超棒的。有一天,在我們暑假訓練開始的幾周後,他在練球後把我拉到一邊。

「嘿,兄弟,我有些東西要給你。」

他帶我到外面,指着一台全新的Escalade。

「不不不,這個我不能收。」我說。「我希望你收下它,這是我給你的禮物,我愛死你了,兄弟,這台車以後就是你的了。」

我馬上就哭了出來,我真的做到了,我根本不相信他居然會送我一輛車,你知道嗎?我從小就過得很窮困,煩惱下一餐在哪是我的日常。但是現在,居然有人會送我一台車?我永遠不會忘記這種感覺,Marbury,兄弟,他永遠是我的家人。

Curry多年來都極為欣賞Nash,後者在勇士助他成長。(資料圖片)

他甚至還教我英文!呃……多半是髒話啦,但是他教我要怎麼在正確的時機使用它們,比如說,用垃圾話的形式。他就像是這樣:「Leandro你聽着,我教你怎麼用這些字眼,所以,當比賽開始的時候,眼睛盯着你即將要防守的人,看到他的眼睛深處,如果他把頭轉開,那你就已經贏了。你只要睥睨着他,一腳踹向他的屁股,然後你就可以開始講那些狗屁,你愛講什麼都可以,全部往他頭上噴過去。」這一點Marbury做得超好,他會站上球場,講出他的那些狗屁並把它紀錄起來,他是真正的明星球員。

最後,我仍然覺得我還是那個來自巴西的小男孩,NBA,以及我在這段旅程中交到的朋友,幫助我成長為我現在的樣子。我的旅程還沒有結束,我的人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的雙腿還是很年輕,我仍然能提供大量的火力。最重要的是,我很感激,隨着另一個球季的結束,我的朋友們繼續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取得成功,這感覺就是分享一些故事的好時機,並且向大家說聲謝謝。

謝謝,每一個人。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轉載,延伸閱讀:NBA自由市場正式進入閃婚時代

太陽三度於西岸決賽飲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