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精英賽】籃球員背後的男人 「用另一種方式撐男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贏,我陪你君臨天下;輸,我陪你東山再起。」

這一句很肉麻,但更「骨痺」的是,發生在一所男校、一群大男生身上。

攝影:楊宇翹、張倩儀

輸了,今年拔萃男書院在兩個學界大賽中都屈居亞軍,更在Nike全港學界精英籃球賽中以49:76不敵去年的決賽對手張振興伉儷書院。同樣的戲碼,不同的是,男拔今年淪為輸家。「贏的一起贏,輸的一起輸。」眼前這兩個披着男拔打氣頸巾的男生,身穿校服,每場球賽都叫得聲嘶力竭;說出這一句的時候,聲音都顯得有點沙啞。

陳灝驊(左)和陳翰庭(右),兩年來帶着這班「球員背後的男人」,和男拔男籃共同進退。(張倩儀攝)

陳灝驊和陳翰庭,拔萃男書院的Head Prefect(總領袖生),在學校是維持秩序的「乖乖」,在球場是叫得最大聲的啦啦隊。我們總發現,學界球隊不管輸球贏球,第一時間除了哭,就是回到後備席向自己的啦啦隊和打氣同學深深的鞠躬。這班場外的「鬥士」,一直陪着場上的隊友征戰。

每場賽後,球員都會走到後備席前,向場外的「隊友」表示謝意。(楊宇翹攝)

「男生不是都愛自己成為英雄,為什麼你們甘心當背後的男人?」我問。

剛面對敗陣的他倆,認真的想了想。陳灝驊說:「拔萃就像是一家人,當一個家庭有兄弟出去比賽,他們的榮耀就是大家的;雖然我們只能在他們背後打氣,不論怎樣都好,只想盡力而為,幫助球場上的兄弟。」轉眼看到落敗的男拔球員一面沮喪,觀眾上的打氣團默默守候,「他們開心的時候,我們也會開心」,陳翰庭補充,也許這就是他們口中的兄弟情。

不管今年還是去年,是學界還是精英賽,這就是傳統。(楊宇翹攝)

過去半季,男拔兩度在決賽中受挫,兩個亞軍很是重重的一擊。(楊宇翹攝)

這種凝視,是「You’ll Never Walk Alone」的表現。「男拔輸又輸過,贏又贏過,要在輸的時汲取經驗。落敗,我會覺得不甘心,但一定可以捲土重來。」陳灝驊說。他不是只會叫「Defence」的人,而是用另一種方式撐住男拔:「哪怕叫到聲沙,他們用一整年的時間練習只為了今天,我們不過是用一兩天的時間去準備。」陳翰庭補充:「我記得有一次,大家手工做了一條打氣橫額,當時拿出來拍照的時候被球員看見了,他們很開心,以及每次完場他們會走過來多謝我們,我已經覺得很足夠。」

「拔萃同心,其利斷金,無論怎樣都好,全校就是一個整體。」陳翰庭一直強調。

贏的時候,這群戴着打氣頸巾的男生,叫得大聲,要宣告天下;落後的時候,他們更落力,要把球隊的士氣喊回來。不只是籃球,只要有男拔校隊出戰的場地,都有他們的低沉的打氣聲。

在新伊館這個「大場」,不僅給了球員們一次難忘的球賽,打氣團也是一同感受的一員。(楊宇翹攝)

「有為男拔流過男兒淚嗎?」我笑說。

「有……」陳灝驊不多加思索,「手球精英賽,拔萃已經有二十年沒贏過,那一次贏了,我很感動,忍不住哭了」。每次看到場上的隊友奮戰,都是很好哭的點,「我感覺這是用另一種努力去撐起拔萃;其實我們每一次都很享受過程,因為出自己的一分力幫他們打氣,也是一種無悔。」

球員的身體在場上征戰,打氣團在場外聲嘶力竭,彼此並肩。(楊宇翹攝)

學界賽場,每個人都在追求無悔,球員也好,教練也好,觀眾席上還有一群人。他們不是安份的看球,而是繼音樂和主持後,最用力帶起全場球賽氣氛的人。他們沒有咪高峰,聲音都沙啞了,不為什麼,只想用自己的方法為學校正名,實在值得一個個深深的鞠躬。

不同球隊的「場外隊友」

+5
+4
+3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