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精英賽】男兒淚別最後一次精英 文澤希盼打出自己名堂 

撰文:張倩儀
出版:更新:

「第一天坐車去銅鑼灣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心跳很快……」當面上的汗珠和淚水都分不清你我,文澤希還是不由自主的笑出來。
香港籃球員中可以打入新伊館的人少之又少,只有打入銀牌賽決賽和甲一決賽的人才有機會;但Nike全港學界精英籃球比賽,讓這班中學生一嘗全港最高規格的大賽,心跳快到要跑出來也是正常的。
四隊之中,惟林大輝中學首次打入四強,大賽經驗比另外三隊少,連修頓都沒有打過就「挑機」新伊館,可惜最後兩仗分別敗於拔萃男書院和寶覺中學手下。

「我告訴自己要集中,一上場我就完全聽不見其他聲音,只有教練和隊友的指示。」文澤希一邊擦汗一邊續道,「只有暫停那數十秒才感受到大家都支持和叫喊。」

雖然以黑馬身份打入四強,並以第四名作結,但這兩天可是盡顯身價,打出精彩的一仗。季軍戰完場後,大男孩們站在佈景板前,面對一個又一個的鏡頭泣不成聲。

林大輝以黑馬姿態打入精英賽四強,最終以第四名作結。(楊字翹攝)
完成了最後兩場精英賽,球員們都忍不住淚水,即使成績不盡理想,但經已是「交足功課」。(楊字翹攝)

「我們是做到了目標,但卻不能一齊贏一次傳統名校。」文澤希選擇在畢業後再轉戰林大輝重讀中六,繼而延續自己的籃球夢。他沒選擇籃球名校,卻選了有隊友在內的林大輝,從屯門走到沙田,精英賽第四名也算是有一個交代。

「過去一年放棄了很多東西,放棄了第一年DSE,離開了朋友,放棄了更多的休息時間,放棄了玩的時間,就算只有第四名,一切都是值得的。」我們常說,為了一件事你可以去到幾盡,可以一整年只為了籃球,只為了不讓自己後悔,因為這個一生一次的機會過了就再也沒有了。

「終於都走到來這一步,這一整年的訓練,完了的那一刻就是很不捨。」

文澤希的選擇不是先看成績和名條,反而覺得名堂是要自己打出來的。(楊字翹攝)

轉校到林大輝,論籃球的名氣不是最大,論隊友的水平也許不是最高,「可能我也有實力到一所名校,但我不想抱團。」

轉校是因為在球隊認識了張峰碩和其他隊友,感覺和兄弟同校去衝一次精英賽,就是一件熱血的事:「想到一間不是很強的學校,和隊友一起打贏其他學校,甚至是名校。」他不禁嘆了一口氣:「雖然最後兩次對壘都沒有贏。」大概只可以苦笑。

不少球員轉校都是為了挑戰自己,挑戰強隊,文澤希也不例外。(楊字翹攝)

不說也不知道,文澤希在舊校對過拔萃男書院,但當時自己零進賬,球隊亦不敵對手:「當時自己一直在發脾氣,又不聽教練的話,一完場沒有賽後檢討就走了,想起來都覺得自己有點幼稚。」

本來平伏了的心情,說着說着又哽咽了起來。「不好意思……」

大家都說「男兒流血不流淚」,要一班硬漢子流下男兒淚,在我的生活中是何其輕易的事,就像我面前這個健碩籃球員又因為我問的一句哭得說不出話來。「現在的我,可以打入新伊,又入了不少的分,也算是成功了,希望教練還會為我這個學生感到驕傲。」

紮實的個人技術全是從舊校的教練身上學到的,他也希望即使自己「單飛」到外面闖,教練都能自己為傲。(楊字翹攝)

男生打籃球,有時候就是會逞強,但一切的付出都只為了別人的認同,而半年來的努力全在這兩天血淋淋的呈現。

打的不只是籃球,是他們一生一次的青春;眼淚,不是因為軟弱,而是他們全都用心過。

「我可能做了不是必勝的選擇,沒有百分之百的保障。」的確,他可以有選擇,但又證明了甚麼?「我覺得名堂是要自己打出來的而不是因為學校的名氣賦予。」別人給的鎂光燈並不是他所想要的事,一手一腳去創校史,用自己能力去展示光芒才是自己的本事。

好想擊倒傳統名校,雖然今次精英賽未能成功,但「同志仍需努力」。(楊字翹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