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經典40年電影版:00、10年代的港女完全體

撰文:添子
出版:更新:

上回看過80、90年代電影中的型格「港女」,今集自然要看看近代我們口中的「真・港女」。而談及「真・港女」,當然不能不提近年流行的都市愛情電影。裏面的角色令港女的形象更鮮明,甚至出現定型的走向。

【港女進化史上集】

其實「港女」一詞的「歷史」大概只有十年之久,大抵在2006、2007年開始被人掛在口邊,直至《星期二檔案》一連推出兩集有關港男港女互講的「紀實」節目,這香港獨有的詞彙正式在主流媒體的報道中爆發,電影界對「港女」的討論當然也是家常便飯。2010年著名影評人卓男亦在《號外》中發布〈香港電影裡的港女完全變態報告〉一文,總結了港產片投射的港女熒幕形象:「自戀、任性野蠻、自命不凡、拜金、媚外、漠視他人權利……」不過,儘管如此,她們總被塑造成在愛情關係中處於弱勢的角色。

鄭秀文在《孤男寡女》中的演出被視為「港女」形象的雛形。(網上圖片)

00年代《孤男寡女》、《獨家試愛》系列:兩個階級的港女雛形

談「港女」,不能避談她們的愛情觀。打從2000年代開始,香港愛情電影進入量產期,當中又以都市愛情小品最受歡迎,内容簡單夠貼地,亦容易產生代入感和共鳴。杜琪峰、韋家輝的《孤男寡女》和葉念琛的《獨家試愛》系列電影(另有《十分愛》和《我的最愛》兩套作品)大概奠定了千禧年代打後的「港女」雛形,亦透過服飾、造型,區分了來自不同社會階級的女性形象。而姑勿論這兩套電影的角色都代表哪種階層的香港女性群體,她們都被塑造成重視愛情、重視男人的從屬角色(Subordinates),深陷在男尊女卑的愛情關係之中。前者主角Kinki的造型隱隱洩露出不安的情緒;後者主角阿寶則透過衣飾爭取同情和共鳴。

長款大衣、寬鬆褲裝、高領毛衣,全是Kinki的標誌。(電影截圖)
這一幕,Kinki穿著紅色高領毛衣,在耳機中接受華少的指令應對前男友的調情,暗示她與男性之間的從屬關係。(電影截圖)

《孤男寡女》將主角Kinki塑造成典型中產女性,出入中環辦公室事業圓滿。但除了黑白灰鉛筆裙、恤衫和高跟鞋等辦公室女郎的典型服飾,厚重的高領毛衣也是她常穿的單品。這件毛衣配合她不自覺地拉扯著oversize毛衣和駝背、縮頭等小動作,凸顯Kinki在男性面前的不安;她在電影中的穿著亦非常保守,如長款大衣、寬鬆褲裝等,即使要展現性感一面,她亦只穿一件紅色的高領背心毛衣,絲毫不願在男性面前展示身體。部分影評人指Kinki(以致鄭秀文當時演出的其他角色)的形象是「新保守女性」的文化象徵,的確,她保守的衣著透漏了我們對女性形象的要求——外形恰度好處的女性化(不過分暴露女性性徵,把胸部、長腿都包緊緊的),性格柔弱惹人疼愛(引起男性的佔有慾),最重要是渴望愛情(即使被男人傷透後依舊依賴男人,自願性從屬)。

當年「愛字頭」電影中的阿寶,造型經常被網民形容為有陣「MK味」。(網上圖片)
運動外套與負離子直髮都是當時年輕女生的流行造型。(網上圖片)

《獨家試愛》系列的主角全都叫阿寶,並非典型OL或專業女性,反而是年紀較輕、沒有穩定工作的女生,衣著打扮都沒有Kinki那種職業女性的成熟韻味,反而處處透露出青澀的少女味道。不論是額前一大塊的劉海,還是花轆轆的上衣和間中錯配的飾物,阿寶的造型都被網民形容為有陣「MK味」。我倒會覺得,這其實是種刻意的堆砌,將導演/造型師認為是當時流行的衣飾都放在主角身上,成功營造一種很港式的女生氣質。當年系列第一齣電影大收700萬票房,某程度上也是大部分年輕的女性觀眾將自己的人生投射在主角身上。當然,劇本將阿寶塑造成三角/多角戀中的終極受害者。《獨家試愛》中與男主角穿著睡衣吵架、發現男主角出軌後赤腳淚奔街頭的場景,這些刻意營造的弱勢造型更能強化了觀眾的憐憫。

10年代《志明與春嬌》系列、《原諒他77次》:被誤會的港女完全體

依舊是都市愛情電影,但這兩套電影討論的不只是情侶的愛情關係,而是「港女」的年齡、身份、社會地位對男女關係的影響。約定俗成中的「港女」形象除了拜金,其實近兩三年還多了一個延伸的特徵,覺得她們常常小看男生,嫌他們不夠上進、沒有事業心,又不為未來打算,賺錢又不夠多,何來將來生活?這兩套電影的主角,將00年代的「港女」雛形推向極致,不僅中了卓男口中的「漠視他人權利」,更重要的是導演和編劇設計了男女間的不對等關係:前者主角的春嬌年紀比志明大,任職化妝店銷售人員深得上司信任,甚至派她前往外地擔任新店店長,事業發展前路無限;後者主角Eva是律師,生活圈子全圍繞著上流社會,分手後亦獲富商力追,生活該不愁衣食。奇就奇在,她們的生活都受情所困,煩惱著要原諒比自己幼稚的另一半,順理成章將「女人感性,男人理性」的定型加諸劇情之中。

志明與春嬌的初見,運動風外套對墊肩西裝外套,從衣著上一眼即能明顯看到他們的年齡差距。(電影劇照)
春嬌穿上圖案bomber jacket,期望自己能變得更年輕,應對一眾美少女對志明的「攻勢」。(電影劇照)
鮮紫髮色配小清新米色毛衣,在我看來其實是很不「春嬌」的造型。(電影劇照)

從《志明與春嬌》到《春嬌救志明》,余春嬌的衣著打扮彷彿進入「逆齡」狀態,雖依舊保留一頭楊千樺式紫頭髮(而且有越來越紫的趨勢),衣服卻越穿越年輕。還記得第一次張志明在垃圾桶前初見余春嬌,一身黑色褲裝配墊肩西裝外套,臉上的煙熏妝濃如煙霧;張志明卻卻是恤衫襯運動外套,戴著黑框眼鏡一臉稚氣,那種年齡上的差距,透過衣服徹底呈現。到系列的第二集和第三集,春嬌掩飾不了對年齡增長的恐懼,衣服竟少了當初自信成熟的黑色主調。她面對如楊羃飾演的空姐尚優優、「契媽」蔣夢婕等美少女,春嬌只好倉促換上一身顏色和花樣,間中夾雜文青風格的小清新恤衫和米色毛衣,竟有種此地無銀裝年輕的感覺。第三集《春嬌救志明》中,最深刻是她看到幾絲白色陰毛的劇情,想把它染回黑色卻被「契媽」撞破。導演透過黑色幽默表現女人抗拒年華老去的自卑和不安,執意想抓住黑色毛髮這「年輕」的象徵,其實看起來可笑又可憐。

男女主角的衣飾對比,其實也隱藏某種含義,也能營造他們之間的距離。(電影劇照)
Eva的穿著偏向黑白素色,風格成熟,切合律師角色。(電影劇照)
正在記錄「小氣簿」的Eva,還是一身素色。(電影劇照)

相比起余春嬌,《原諒他77次》的Eva看起來更理性。身為幫人離婚的律師,她不能忍受決定被感性蒙蔽,即使愛情大過天,也要為自己定下「受傷77次就劈炮走人」的底線(當然,結局當然是她再一次原諒男主角)。她不像春嬌對年紀有太大的憂慮,反而在不同的電影片段中,你能看到Eva衣服、手袋、飾物的風格越趨成熟,電影中她常穿時髦的行政人員裝束,女裝恤衫和半截裙配手鏈袋,切合她作為事務律師的身份;即使是便服也是以素色、輕便為主,刻意減輕少女味道。倒是男主角Adam,身上依舊是白Tee、恤衫、牛仔褲,教泰拳時頂多換上運動服;他不變的造型更凸顯Eva造型上的轉變,不知不覺他們之間多了一種名為「幼稚與成熟」的距離。從性格、打扮以至職業,Eva的形象其實是典型的現代都會女性,本來就有本錢也有本事可以獨立自主,倒是歷經十年的愛情早已成為了捆綁她前進的繩索,讓她習慣原諒,也讓她能夠以「港女」的身份向「港男」觀眾告解。如果Eva在結局並沒有跟Adam走在一起,她大概也就成了「come on James」的女主角了吧?

其實大概是踏進千禧年打後,港產片中的女性熒幕形象竟開始與女演員私底下的形象交纏在一起,從鄭秀文信教前的「臭四港女」形象、楊千樺癲喪的「大笑姑婆」和婚後的「年上女」形象,到阿Sa作為情場失意的「輕熟女」,感覺她們已經與電影中的角色密不可分。連《原諒他77次》的編劇兼原著小説作者李敏亦直言,角色根本是為阿Sa量身訂造的。回歸上集提到的「Gender Performativity」,這些角色與演員的造型、性格以至故事全都真假難辨,將真假之間的界線攪亂。這種曖昧不明某程度上亦加深了「港女」的定性,讓觀眾認定這些演員全都在電影中「做自己」,二度強化這種「performativity」。而在這個網絡年代,人人都能做影評人,這種所謂「港女」的表象亦順理成章成為流行文化中的眾矢之的。

未知何年何月,「港女」才能洗脫被冤枉的負面形象?

影片製作:Stefanie Tai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