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rre Bergé:愛上聖羅蘭是種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行外人看時裝insiders的愛恨情仇都浪漫非常,澎湃的情感讓人艷羨。誰又會知道原來這些毫無保留的愛,對主角來說可能是種不能治癒的病?今月初Yves Saint Laurent品牌另一創始人Pierre Bergé因病辭世,終年86歲。回頭看他與聖羅蘭的故事,彷彿還能真切感受到那種錐心之痛。

Pierre Bergé與Yves Saint Laurent的感情橫跨半世紀,隨着二人逝世而曲終人散。(《L'amour fou》紀錄片海報)

聖羅蘭被譽爲1960、70年代的天才設計師,手下作品顛覆了現代時裝的定義。Pierre Bergé曾說過:「Coco Chanel賦予女性自由,Yves賦予女性力量。」的確所言非虛。(Getty Images)

世人常說沒有Pierre Bergé就沒有Yves Saint Laurent,的確一字不假。他不但利用卓越的商業管理頭腦將YSL塑造成近代影響力最大的時裝品牌之一,更是聖羅蘭本人維持「正常」的精神支柱。外人皆知聖羅蘭在戰後被Dior終止合約,患上壓垮天才的嚴重精神疾病;即使創辦個人品牌YSL後名成利就,聖羅蘭亦須依靠酒精、藥物和性愛,過着黑暗沉溺的生活。是Pierre一直撐着他走過低潮幽谷,天才之名才得以流傳後世。外人都說,這展現了愛的無限包容。

但,誰在乎過Pierre Bergé怎麼想?他自己亦曾表示:「因為這些電影,人們都以為我和Yves只是一對收集藝術品的同志情侶,這並不是真的。」今年初在法國宣佈同性婚姻合法化後,他隨即公佈與著名園境建築師Madison Cox共偕連理,引起一眾時裝人的唏噓和慨嘆;其實他倆的愛情故事卻早Yves逝世前已完結。

Pierre Bergé,攝於2008年出席聖羅蘭葬禮時。(Getty Images)

他曾深愛他,但愛並不能讓他包容愛人的一切,因為這意味着失去自己。Pierre接受《New York Times》時曾說過:「他有重度鬱躁症,他今天可以狂喜,明天的情緒就會陷入黑暗。這個病把他拖進酗酒和濫藥之中……這注定是一段艱難的愛情。即使他設計了一個精彩絕倫的系列,他也總浸沉在鬱鬱寡歡之中。我不曾抱怨,只在他身旁盡力幫忙——這是一種病,僅此而已。」他亦曾經說:「相信我,在這段關係中我並不快樂,我一直支撐着Yves因為這是我的責任,因為我愛他。」這段歷經多年的愛情其實早已出現癌變,終在1976年正式結束情侶關係——即使Pierre Bergé在Saint Laurent因腦癌病逝前與他進行民事結合,二人在Marie-Louise Bousquet(時任《Harper’s Bazaar》總編輯)晚宴中初見的愛意,早已不復存在。愛你只若如初見,終究還是個美夢。

Pierre Bergé晚年為同志平權奔走,亦對愛滋病研究鼎力支持。(Getty Images)

撇除他在時裝市場上的手段和人脈,他本就是眼光精辟的收藏家,也是積極為小眾爭取權益的慈善家和同志平權主義者,時任法國文化部長Jack Lang甚至稱他為「true prince of the arts and culture」。他與聖羅蘭共同成立的Fondation Pierre Bergé - Yves Saint Laurent不僅大力支持愛滋病研究,Pierre更數度為性小眾和法國少數民族發聲,挺身批評極端民族主義和右翼勢力。時任總統François Hollande更向他頒發法國榮譽軍團勳章(Grand Officier of the Ordre national de la Légion d’Honneur),肯定他在社會、文化、藝術等範疇的貢獻。病故前,他正在籌劃兩所紀念聖羅蘭的博物館,一所是品牌過去位於巴黎的高級訂製基地;另一所則選址摩洛哥馬拉喀什(Marrakesh)Jardin Majorelle旁,那是聖羅蘭生前最喜歡的花園,也是他逝世後骨灰散落的所在。

Pierre Bergé與示威群眾同行,站在爭取同志平權的最前線。(Getty Images)

世人常說沒有Pierre Bergé就沒有Yves Saint Laurent,卻不知沒有Yves Saint Laurent,Pierre Bergé也再不是Pierre Bergé。即使二人的愛情隨年月變質,這段情依舊深深的影響着Pierre的餘生。畢竟逾半世紀的光陰,並不短暫。

悼Pierre Bergé,也悼Yves Saint Laurent,與他們的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