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怪美的》重新定義美與醜:追求完美是個Bullshit!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蔡依林推出全新作品《怪美的》,討論世俗的美醜與個人價值並無關係,只要你愛自己,你就是最美的,也是怪美的!

按圖看看Jolin新專輯《UGLY BEAUTY》中的各個造型,看看會不會令你更容易明白何謂「怪美的」▼

看着蔡依林推出的新專輯,許多人的第一個想法是:什麼是「怪美的」?

2014 年,蔡依林推出專輯《呸》,顛覆以往流行音樂風格,討論當代多種社會議題,包含《Play 我呸》MV 呈現諷刺時事現象;《不一樣又怎樣》詞曲討論婚姻平權議題。2016 年,蔡依林和音樂製作人陳星翰合作歌曲《戀我癖》傳達「每一個人都應該戀我,戀上真正的內在自我」意念。而 2018 年,蔡依林全新專輯《UGLY BEAUTY》乘載着蔡依林自己的生命故事,要讓更多女性經驗被看見、被訴說,甚至被理解。

主打歌《怪美的》首先想討論的,就是一輩子跟隨着女人,揮之不去的外表壓迫。

主打歌《怪美的》首先想討論的,就是一輩子跟隨着女人,揮之不去的外表壓迫。(Facebook@hoo.jcai)

我們正苦苦追求的,是誰定義的「好看」?

近來台灣有個流行的形容詞彙:「神美的/神醜的」,這樣的語詞方便我們用更強烈的語調,去評斷一個人或物品的美醜,但這個評斷的標準是什麼?又有誰能夠為受到評斷的個體負起責任?

很多時候,我們努力追求、費盡心力所達到的「好看」說不定對某些人而言,是所謂「神醜的」。那麼這個煞費力氣的我們,就失去價值了嗎?美與醜的標準,究竟掌握在誰手裏?一連串的問題浮現,讓我們發現,其實根本沒有答案。因為好看根本沒有標準,隨人喜好,各有千秋。

而蔡依林的新歌《怪美的》給了「審美」這樣的解釋:

審美的世界 誰有膽說那麼絕對

真我 假我 自我 看今天這個我

想要哪個我

很多時候,我們努力追求、費盡心力所達到的「好看」說不定對某些人而言,是所謂「神醜的」。(《怪美的》MV 截圖)

剛出道時的蔡依林,經常被惡意言語攻擊,不具名的聲音,在看不見的遠處說她香腸嘴、說她不會跳舞、說她嬰兒肥。走過飽受攻擊的日子,現在她用歌曲告訴我們「審美的世界,誰有膽說那麼絕對?」地球上有幾個人,美就有幾種截然不同的型態,要相信自己的獨特與不可取代,你的樣子,你可以自己決定。

倘若有一天,你覺得自己不美了,想去整形那也無妨,但請別拿着某個人的照片,對整形醫師說:「我要做一個和她一樣的鼻子」。因為你清楚的,再怎麼努力,你都不會和她一樣。別將外界的標準套回自己身上,讓決定權回到自己手裏。況且,一樣多無聊?而你的獨特,多美麗。

別將外界的標準套回自己身上,讓決定權回到自己手裏。(Facebook@hoo.jcai)

追求完美是 Bullshit, 我永遠追求不完

在新專輯《UGLY BEAUTY》中,蔡依林除了想討論美的多元樣貌,也回顧了出道以來,所經歷的自我否定、矛盾與不為人知的脆弱。就在新專輯概念公開那天,她在臉書上寫下「這次,我要掀開的是,藏在完美表面背後所有的醜陋。窺探那些我曾費盡全力埋葬起來的情緒。恐怖,真實也脆弱的故事。」

躲在完美背後的故事是什麼?完美有什麼不好?

蔡依林的努力,眾人有目共睹,也常以「地才」來形容追求完美的她,但這樣的一心求好,讓她的身體不堪負荷,並在 2018 年 2 月住進醫院休養,像是警示般地,她發現自己因為追求完美而活得不像人,更甚說道:「我才會覺得追求完美是個 Bullshit,我就是永遠追不完啊!」

「我才會覺得追求完美是個 Bullshit,我就是永遠追不完啊!」——蔡依林(Facebook@hoo.jcai)

完美就像是永遠走不到最後一關的遊戲,破了一關還有一關,消滅了障礙物還有怪物等着。也許走到最後,發現只剩一面鏡子,原來一直在追尋的是自己。

蔡依林也在臉書上寫下:

「 Who's guilty?! 在創造的路上,最可怕的審判官,永遠是自己」

「 Who's guilty?! 在創造的路上,最可怕的審判官,永遠是自己」——蔡依林(《怪美的》MV 截圖)

在亂世之中,若無法接納真實的自己,和網軍站在同一陣線自我批判,那麽,這麼美好的自己,也許終將沈落在這片謾罵汪洋中,被根本喊不出名字的食人魚吃掉。學會接納自己的不足與陰暗面,才是真正能驅使自己強大的力量,才是捕捉食人魚的網子。

傷人的字句,堆疊出基地

《UGLY BEAUTY》的專輯封面,顯眼的是那幾乎快佔據整臉的「真理之口」,第一眼我們看見想說話卻說不出口的蔡依林,仔細將目光上移一看,才發現躲在真理之口後面,那個理解脆弱的眼神。

想說卻不能說,有着無形的壓力堵着嘴,是每個被霸凌者共享的記憶,蔡依林用眼神告訴你:「你不是一個人,我懂你,懂你的脆弱、懂你的害怕、懂你的所有。」

你不是一個人,我懂你,懂你的脆弱、懂你的害怕、懂你的所有。(《UGLY BEAUTY》專輯封面)

出道 20 餘年,蔡依林受到的言語暴力不在少數,從去年與製作人陳星翰合作,推出的單曲《戀我癖》即不難看出想透過歌曲討論霸凌議題。蔡依林曾在媒體專訪中坦言,自己在言語暴力的折磨中熬了過來,這張專輯想用她自己的生命故事,拋磚引玉譜出新專輯,期待聽見更多擁有相同經驗的女性現身分享共同經驗。

從承受霸凌走到能夠坦然面對,蔡依林花了 20 年,用時間證明傷人的字句,進入她體內後,化為腳下穩固的基地。但有沒有可能,那些同樣被抨擊的靈魂們,並沒能度過這一關?有沒有可能,他們在來得及想通之前,就已經被社會熾熱的眼光燃燒殆盡?

從承受霸凌走到能夠坦然面對,蔡依林花了 20 年,用時間證明傷人的字句,進入她體內後,化為腳下穩固的基地。(Facebook@hoo.jcai)

多麽希望,刺人的語句能夠留在嘴裏,或止步在即將按下 enter 鍵的手裏。讓我們能夠不再用「一路坎坷」來介紹美好的人。

2014 年,我們看見運用影響力,關心各種議題的蔡依林;今天,我們看見剖析自己內心陰暗面的蔡依林,我們看過她不顧一切追求完美的樣子,很迷人,很心疼;也看過她與自己和解,承認完美不存在的樣子,很真實,很美麗。

這樣真實的蔡依林,即便已經是國際巨星,始終沒有忘記過支持者,看見歌迷的感性留言,她也真摯地回應並告白「自己瞬間變成了海上的一波浪 ,抵達岸邊之時, 還以為,自己孤單一人,回頭看才發現,其實我並不寂寞,因為我明白,少了那片無邊無際汪洋的推動,我終究是抵達不了岸邊的!」

讓我們能夠不再用「一路坎坷」來介紹美好的人。(Facebook@hoo.jcai)

於此同時,我們其實也和她並行——走在重新認識自己、重新定義自己、重新愛上自己的道路上。偶爾,在我們被自身的豐富情緒影響時,應該肯定自己的情緒,按住心頭一次又一次的對自己說:「因為擁有情緒,我們才能生成比完美更有趣、更獨特的樣子,而這樣的我們,都怪美的。」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文:蔡依林《怪美的》談外貌焦慮與擁抱真實:「誰有資格定義好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