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攝影師以鏡頭治療 蔚藍色超現實主義作品走出抑鬱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攝影的力量是甚麼?對於瑞典攝影師Gabriel Isak來說,是一顆對抗抑鬱的解藥、一個逃離現實世界的出口。

過去十二年間,他不斷學習如何與抑鬱症相處,一路上,他試圖將內心的所有恐懼交托給鏡頭,再將潛意識中的孤寂轉化成創作靈感,兩者結合漸漸孕育出一幅幅超現實主義的優秀作品,受盡廣泛注目。

《The Blue Journey》(Gabriel Isak)

瑞典攝影師Gabriel Isak(Gabriel Isak)

「攝影一直是我生活上處理所有事情的最好療法,我希望透過圖像,能夠讓世界孤獨與黑暗的那一面自豪地呈現出來。」他的作品正想讓觀眾進入其內心所設置的空間,通過慣常所使用的陰鬱氣氛、漫無邊際的大海,以及大量藍調色彩等元素,展示出心靈上的負面,更多的是都市人往往避而不談的生活壓迫。而作品還有另一個共同點,就是採用了超現實主義去構想每張攝影畫面,「開始創作時,人們已認為我的作品可被歸納為超現實主義,不過更可笑的是,當時的我連誰是René Magritte也未知。」其後,Isak著手鑽研有關於這位比利時超現實主義藝術家的作品,現更成他創作的主要繆斯。

提及Isak近期大獲好評的作品,還有《The Blue Journey》系列,他就系列的主題表示:「在這場藍色之旅中,這個空間所存在的孤獨不僅僅是孤獨,而是一個靈魂探索和夢想解構的世界。」試圖窺探系列中的每幅作品,從不露面的人物主體隱藏於超現實的蔚藍風景之中,所描繪的正是他們的內心世界,「作品也象徵着我們的無意識狀態。」

《Dazed Delusions》(Gabriel Isak)

《Havet》(Gabriel Isak)

Isak除了擅長用超現實主義去呈現影像,其作品中亦不乏時裝造型照,色彩更較為鮮豔跳脫,《DEFUZE》、《BASIC》等時尚雜誌曾找上他為時裝攝影師,由藝術走進時裝領域似乎難不到Isak,「我會先為作品勾勒出草圖,再決定用甚麼衣服、道具、模型或設備作支援。」作品面世後,Isak最喜歡用最原始的草圖與最終圖像進行比較,他認為這一切變化,是為作品帶來生命力的轉變,也重新定義攝影師看待生命的意義。

+2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