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IVE專訪】造工精良絕不能夠成為賣點 探討日牌的何去何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並非因為大家「崇日」,而是日本品牌那種無論在選料、造工以至包裝上的精益求精,實在叫人心悅誠服,這種水平技藝,無論是放諸於亞洲還是西方歐美,都叫人拍案叫絕,實至名歸。

然而,在世界各地皆一致推崇的背後,日本職人們又如何看待自身的服裝工業呢?是引以自豪地沾沾自喜?還是安份守己、沉着應戰呢?透過早前與日牌SOULIVE的代表的訪談,大家應該能夠從箇中窺探一二。

早前SOULIVE設計和事業部代表大森友(左)就應本地日系時裝店WANDER KAGU主理人Wyman邀請,出席見面活動。(攝影:黃寶瑩)

在場展示了一系列SOULIVE今年的最新服飾設計。(攝影:黃寶瑩)

「傳統」只是我們日本服裝製作文化的一部份

和中華文化一樣,日本傳統工藝千變萬化,有唐織、西陣織、和紙、友禪染、日本人形、蒔繪等等各種不同之藝術形式,不過近代尤以藍染和襤褸這兩大工藝最受外國人注目,一來岡山縣的牛仔褲文化,近數十年來一直爐火純青;而從上個一、兩個年代開始,對藍染Indigo技術的追求和探究,更不局限在牛仔褲品牌之內,一眾時裝品牌也對它情有獨鍾,不但致力開發藍染技術到牛仔褲以外的布料之上,更將另一種與之相關的傳統工藝,來自青森縣的襤褸Boro,一併帶到21世紀的時尚世界中去,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首推中村世紀、吉田克幸、辻健二,和一眾KAPITAL的設計師們。

日本藍染工藝源遠流長。(網上圖片)

日本藍染當中可細分為22種色澤。(網上圖片)

但值得留意,這羣日本服裝設計師,所提倡的舊傳統、舊工藝價值,其理念和方式,往往並非一成不變地將舊工藝品,重新仿製一件出來就了事;亦沒有認為物事總是新不如舊的意思(雖然經他們的推廣後,藍染類製品和Boro才的確於古着市場中活躍過來),實情剛好相反,他們均認為舊工藝非但不會與新潮文化格格不入,更鼓吹將「新」與「舊」元素結合起來,近年日系服飾中,被人趨之若鶩的藍染刺子繡Sashiko西裝褸、劍道袍Kendo棒球褸、和印有腰果花Paisley Patchwork的襤褸‧‧‧‧‧‧種種非傳統,「異形」一般的衣服,正正是「新」、「舊」互動出來的成功例子。

西方意味頗高的腰果花圖案,近年一再出現在日系藍染服飾之中。(攝影:黃寶瑩)

內襯上的細節設計,一直是SOULIVE的特色標記。(攝影:黃寶瑩)

正是因為大家的平均水平太高,才構成了日牌其中一大發展障礙,當真意想不到。(攝影:黃寶瑩)

問到SOULIVE設計和事業部代表大森友,何解近代日本品牌總愛借古「創」今,總愛在新穎服飾之中,或多或少地加入舊有工藝元素,文質彬彬的他就認為,如果從藝術的觀點角度出發去解讀的話,這是因為近代時裝設計已接近飽和狀態,世人實在很難再單純從「新」元素之中,天馬行空地創作出新東西來,而同樣地,若果品牌只懂依循昔日傳統去造衣服,長遠也是沒有出路可言,唯有從歷史借鑑,以「舊」帶「新」地設計新理念和新事物,這樣才是時裝設計的可持續發展之途。

SOULIVE配飾單品。(攝影:黃寶瑩)

「不過這不是最主要原因」大森先生如是說:「真正關鍵,在於日本各大品牌、各大工場以至每位設計師、每位職人的平均水準,都已到達很高水平所致‧‧‧‧‧‧」他強調這絕非炫耀自身文化的風涼話,而是日本品牌鐵一般所要面對的問題:

「的確,在日本國外,許多消費者都對日本製品推崇備致,認為哪怕是一件簡簡單單的Pocket Tee,我國職人都能夠法度嚴謹地,於用料、紡織、剪裁以至車工上考究起來,從而製作出一些在世界各地都並不常見的優美作品,對於得到大家的認同,我們當真十分感激。」

「然而,對於日本國內的消費者而言,就並不是這樣的想法,並非他們覺得日本貨不好,而是相反地能夠乎合他們要求的本土品牌,根本就成千上萬,用料優厚,造工精嚴的服飾產品,基本上每個品牌、每位職人都能夠造到,外國人珍而重之的日製Pocket Tee,在日本國民眼中就只是平常不過的基本Item,堪稱『一街都係』。既然大家的平均水平都同樣地高,品牌彼此之間,或者是從消費者眼中,就很難透過造工上的分野去辨別高低‧‧‧‧‧‧從另一個角度看,即是大家都無特色可言。」

日時裝牌近日在世界各地廣受推崇。(The Hundreds)

Indigo MA-1 Jacket是SOULIVE的「叫糊」創作,最標誌性的了。(SOULIVE)

探索藍染與尼龍的關係

如是者,日牌要在他們國內市場發展起來,就一定要研發出「用料優質、造工精湛」以外的其他賣點,而將東洋舊有工藝植入至新潮服飾這種製作技巧,近年就很受各大日牌創作者重視,其國內消費者也覺得十分新鮮。所以作為JAPAN BLUE CO.,LTD.旗下(即MOMOTARO桃太郎的母公司),創立於2014年的SOULIVE,至誕生以來,其設計團隊就一直在思考如何新舊結合的相關問題,在不斷探索與反覆試驗後,終於成就出好些出色設計,當中最經典者,首推一系列藍染製MA-1 Jacket,夾克以1950年代初版的MA-1為原型,採用美國化工公司DuPont的Nylon 66尼龍物料製造,本來就頗具特色,但更吸引是衣身面料之上更創先河地加入藍染元素,內襯部份也加了印有腰果花圖騰的藍染布塊,新鮮度十足之餘,也盡見造工上的創見和匠心獨運:

DuPont Nylon於1995年的廣告。(Flickr)

在化學領域和實際應用上,Indigo料乃是一種鹼性物質,而尼龍則是酸性物,兩種性質相反的物質結合在一起,就會產生「酸鹼中和」的化學反應,此時彼此不但會消失原有的酸性和鹼性特性,更會產生鹽類和水化作用,所以在一般情況下,Indigo實在很難被染色在尼龍之上,每當遇上,它只會迅速化解成水份,然後脫落。

但SOULIVE製作團隊之處在於找到上述問題的解決方法,通過在染色時同時進行溫度加熱和精準計算的拉扯和收縮工序,從而大大減慢了「酸鹼中和」的速度,從一瞬間,延長至數年的時間,大森友:「製作這MA-1之時,我們只是希望將Indigo脫色的速度大大減慢而已,從來並無想過要阻止它脫色,只因色落從來都是藍染服飾最引人入勝的一部份,透過穿衣者自身生活的經驗,來為衣服增添色落的變化和痕跡,既是獨一無二,也具故事性」想來這種精神與理念,就是日本時裝一大核心價值,並非只有用料優質,造工細精而已。

WANDER KAGU
鰂魚涌英皇道1065號東達中心405室

除藍色外,以Nylon 66製作的軍事風服飾今年開始亦推出其他顏色版本,這件為Liner Jacket。(攝影:黃寶瑩)

【周五心意運動.讓#心意成為眼和耳】您捐一份$50晚餐錢,已可資助殘障家庭的子女用知識改變命運,即到「01心意」平台捐款支持【香港傷健共融網絡】殘障家長子女支援計劃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