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裝設計師】羽生結弦化身「陰陽師」的幕後功臣 針線縫製華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伊藤聰美,花滑界有名的天才設計師。前不久的花滑世錦賽男單表演滑,羽生結弦身著「天女羽衣」俯身親吻冰面的畫面美到令人心顫。而這位冰上王子身上如夢似幻的戰袍就出自於伊藤聰美之手。

仿佛從漫畫中走出來的《陰陽師》、血染冰場的《歌劇魅影》、伊藤聰美和羽生結弦的合作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冰上的奇跡演出。2019花滑世錦賽結束之後,一條拜造訪了伊藤聰美的工作室,看看這些服裝是如何誕生的,以及冰場之外的羽生結弦到底什麼樣。

2019花滑世錦賽,羽生結弦《春天,來吧》(一条提供)

自述:伊藤聰美 撰文:邱煜/一条

我是花樣滑冰服裝設計師,伊藤聰美。26歲左右的時候我辭了職,一心只做花滑服裝,今年是我成為獨立設計師的第4年。我為很多頂尖選手製作過比賽服,日本的選手裡有羽生結弦、宇野昌磨、宮原知子、本田真凜等等。

比賽服上承載著選手想要展現的動作和情感,所以我在設計服裝的時候也會考慮整個演出的故事性,通過服裝為表演錦上添花,抓住評委眼球。 選手們總和我說,我製作的服裝是他們穿過的比賽服裡最輕的,也常誇讚我服裝上的精巧裝飾。

平昌冬奥会,羽生结弦《SEIMEI》(一条提供)

26歲成為獨立設計師,一年後便自食其力

我一直都覺得做和別人不一樣的事情會比較有趣,我從高中開始到就職之前,都留著莫西干頭,保持著龐克的穿衣風格。

成為獨立設計師的另一個原因是我討厭和別人相處。畢業之後我在一個專業做芭蕾舞服裝的大公司工作了4年,在公司工作的時候不得不與很多人扯上關係,做東西的時候也有很多限制。獨立出來之後就可以嘗試更多自己的構思,哪怕不與選手面對面也能溝通想法。

伊藤聰美,花滑界有名的天才設計師。(一条提供)

26歲左右我成為了獨立設計師,大概27歲便自食其力了。現在說起來好像很輕鬆,但剛獨立那會兒在資金方面真的很困難。當時還沒有像現在這樣有這麼多工作,一開始主要是在做小孩子們的花滑服裝,幾乎是所有工作我都會接下來。直到我的作品逐漸得到小孩子的教練們認可之後,才被介紹給了頂尖選手的教練們。

26歲左右成為了獨立設計師(一条提供)

今年是獨立之後的第4年,估計已經做了上百套衣服了,算上沒被採用的設計圖都有150到200套了吧。花滑的賽季前(8月到次年3月),我一個月要同時做8到10個人的衣服,一套衣服要花兩到三個月才能完成。

一個賽季大概會有40套左右的訂單,裝飾的部分全部都是我親手做的,整個夏天都在不停地工作。忙起來會連著通宵,即使當中有一天可以睡覺也只能睡2、3個小時,這可能和大家想像的自由職業者不太一樣呢。

今年是獨立之後的第4年,估計已經做了上百套衣服了。(一条提供)

2014年,羽生結弦突然聯繫我,我也嚇了一跳。第一次為他製作的是《The Final Time Traveler》(時間旅行者)的比賽服。

2014年GPF(花滑大獎賽總決賽)上,羽生成為了日本男單花滑連冠第一人,這個奇跡男孩在奪冠後的表演滑上穿的就是這套服裝。

之後的每個賽季我都會為他製作表演滑和自由滑的比賽服,已經有10套了。這個賽季是第一次有幸為他分別製作了表演滑、自由滑和短節目的三套比賽服。

《The Final Time Traveler》(時間旅行者)的比賽服(一条提供)

羽生才是設計師,我只是「助手」而已

給羽生結弦做衣服,就能感覺到他是個對自己很嚴格很有原則的人。我們之間的合作相當默契,通常他會給我比賽曲目作為參考,指定好服裝顏色之後交由我設計,但有一套例外。

羽生結弦三連刷新世界紀錄並奪冠的2015年的NHK(花滑大獎賽日本站)中,自由滑《SEIMEI》(晴明)的比賽服幾乎是他全權掌控的。可以說羽生才是設計師,我只是「助手」而已。羽生很在意《SEIMEI》的服裝樣式,要求一定要在陰陽師的神官服「狩衣」的基礎上來設計。

從領口的假兩件到袖口上的抽繩,每一個細節都和傳統狩衣一一對應,而如何在還原狩衣的基礎上保證服裝的功能性,對我而言是個很大的挑戰,粗縫了5次以上才有了現在服裝的雛形。

領子和袖口的嫩草綠色和紫色也是羽生指定的。這是與狩衣配套的褲子最常使用的顏色,因為花滑比賽服不能像真正的狩衣一樣搭配寬大的褲子,所以特地提取褲子上的色彩元素來加強整套比賽服「狩衣」的感覺。

從領口的假兩件到袖口上的抽繩,每一個細節都和傳統狩衣一一對應(一条提供)

從羽生用心的設計和他對音樂的講究中,都能看到他寄託在演出上的感情。哪怕是試衣服的時候,他都很專注很用心,穿上樣衣之後他就會當場做很多大幅度的動作。服裝性能、外形、合不合身之類,再細節的部分都會一一確認好。

2018年平昌奧運會《SEIMEI》的比賽服,就與2015年NHK《SEIMEI》的完全不同。不僅把大面積的珠繡換成了典雅的刺繡,鳳尾狀圖案也改用貼鑽來減輕服裝重量,連布料都換成了更輕的素材。

在陰陽師的神官服「狩衣」的基礎上來設計(一条提供)

開叉超低的「大白鵝」

羽生結弦在2016年GPF上奪得4連冠之後,作為答謝演出的《Notte Stellata》(星降之夜)表演滑的服裝也是我製作的,這是給羽生設計的比賽服中最大膽的一套。

當時他只給了我聖桑的《天鵝》,也就是演出的曲目,讓我根據音樂風格來設計。《天鵝》這個曲子之前就被改編成很多優秀的芭蕾作品,所以我聽了之後立馬就決定借鑒芭蕾服裝的樣式來設計。

男性花滑服裝和芭蕾服裝不一樣,很少有開叉這麼低的,不過我覺得羽生選手的長相比較中性化,就冒險嘗試了一下。我還在背後向著中心線做了V字形的更低的開叉,開叉部分用了和羽生膚色很相近的布料,從遠處看就像是羽生裸露著背後一樣,以此突出羽生優美纖瘦的身體形態。羽生看到設計圖以後馬上就說這個設計好,對低開叉也沒有任何抗拒。只要是能幫他更好地展現整個演出的設計,他基本都不會拒絕。

《Notte Stellata》(星降之夜)表演滑的服裝也是伊藤聰美制作的(一条提供)

服裝的主題當然就是天鵝了,我用羽毛來表現溫暖柔軟的感覺。可能很難被注意到吧,為了讓羽毛看起來更輕盈靈動,我還把布料剪成了羽毛狀夾雜在真實的羽毛中。因為比賽中裝飾品掉落的話會被扣分,所以花滑服裝上其實是不太會加羽毛的。我在製作的時候重複地縫了好幾遍,縫完以後塗上膠水,再進一步粘上水鑽來固定,盡可能地不讓羽毛掉下來。

服裝用的是已經停產絕版的義大利進口布料,這種布料有著獨特的光澤感,哪怕用白色做底色也不會單調。為了強調出層次感,我還使用了深色的水鑽來做點綴,黑色、灰色、甚至是一些粉色的水鑽。

雖然羽生不會特別提出要多少顆水鑽這樣具體的要求,但即使裝飾了3000多顆水鑽,整體重量也要控制在850克之內。聽說羽生第一次試穿《星降之夜》比賽服的時候,覺得袖子上幾顆比較大的水鑽太重影響了跳躍的動作,當場就把那幾顆鑽給剝下來了。

這件衣服真的很適合羽生,他在2018平昌冬奧會的表演滑上也穿了這套比賽服,我覺得特別高興。

與頂尖選手的相遇

我曾經給俄羅斯的拉迪奧諾娃(Elena Igorevna Radionova)選手做過比賽服。我一直都很喜歡拉迪奧諾娃,不論怎麼樣都希望她可以看一眼我的設計圖。於是她來日本比賽的時候,我就自說自話地畫給她看了設計圖,沒想到她會喜歡,跟我說:「請你一定要把它做出來!」。現在就覺得當初很衝動,也很佩服自己的勇氣。我想是我對花滑的喜愛通過設計傳達給了選手們,也是因此獲得了越來越多選手的青睞。

我會儘量選用國外進口的布料來製作頂尖選手的服裝,進口布料會比日本產的布料更有光澤感,延展性更佳,能實現一些特別的設計。服裝上裝飾的水鑽都是施華洛世奇的,施華洛世奇的水鑽不會過一兩年就劣化掉下來,而且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閃閃發光,很適合賽場上的燈光。

其實越是頂尖的選手對服裝的要求就越高,也越會在服裝上花錢。我製作的比賽服平均價格大概在20萬日元到40萬日元左右,最貴的一套是53萬日元,但是具體是哪一套就讓我保密吧!

伊藤聰美特別注意背後的設計和裝飾,讓選手的背影看起來更漂亮(一条提供)

我常常去看選手的比賽

花滑明明是一項體育運動,卻要為表演的藝術性打分,我覺得這就是花滑的魅力。評分表裡並沒有服裝分這一項,不過當選手站在冰面上時,比賽服就是觀眾的第一印象,也是花滑表演中不可或缺的要素,對分數的影響不言而喻。甚至服裝上的飾品掉落會使整個演出扣分,所以花滑的服裝不僅看起來華麗,背後的製作也暗藏著心機。

我的設計靈感首先來自演出曲目,另外在旅行的時候看到的建築、感受到的氛圍,都會是我靈感的來源。去年1月我去羅馬旅行,看到教堂裡藏青色的柱子上金色的裝飾十分漂亮,就把它作為靈感運用到了平昌奧運會上的宇野昌磨選手穿的《今夜無人入睡》比賽服上。

設計圖我會儘量把模特畫得像選手本人,因為我會依據每個選手的外貌和體態特徵,做出只適合那一位選手的設計。比如羽生的脖子很修長,在領口加上褶邊的設計可以突出他的優點,而用比較柔和的顏色更能襯出他的膚色,這些都是在設計圖像選手本人的基礎上才會關注到的細節。

比賽中選手們會做很多大幅度動作,所以一定要選擇延展性強且品質輕的布料。男性選手的服裝重量控制在850克以內,女性選手則是350克以內。看不見的部分能去掉的都去掉,水鑽也盡可能地處理得薄和細,來減輕重量。另外,比賽中有很多的跳躍和旋轉,如果服裝左右的重量不一樣的話重心會偏向一側。為了使選手們能做出完美的動作,製作比賽服的時候我會儘量平衡左右的重量。裝飾上,除了之前提到的施華洛世奇的水鑽,我的服裝上也會有大面積的刺繡,因為刺繡能表現出光用水鑽無法呈現的立體感和細緻的光澤感。而漸變的設計映在冰面上時會幻化出獨特的色彩,所以我會用噴槍之類的工具,來製作這種普通染色做不出來的效果。

利用噴槍之類的工具,製作出在冰面上時會幻化出獨特色彩的漸變效果(一条提供)

我常常會去看選手的比賽,不僅是因為喜歡花滑,更是想知道自己的衣服在冰面上看起來的模樣。親眼看了以後,就會有加深一下顏色、增加一點裝飾之類的想法,也會根據裙子擺動起來的樣子來改進形狀。也是在看花滑的時候我注意到,選手背對著觀眾滑動的時候其實非常多,所以我會特別注意背後的設計和裝飾,讓選手的背影看起來更漂亮。

更好的比賽服能更好地呈現演出的效果(一条提供)

其實在做服裝設計之前,我就一直在看花滑比賽,大學時從電視上看到了淺田真央選手的比賽,使我萌生了做花滑服裝的念頭。我覺得更好的比賽服能更好地呈現演出效果,也更能激起選手的動力。直到現在我都很喜歡做衣服,也由此結識了很多厲害而優秀的頂尖選手們。能像這樣能一直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並以此生活,我覺得非常高興。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