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少女返工太攰受「幻覺」啟發 黐鬚扮50歲大叔成陶藝車職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出生於1986年的日本女生岡步,現在生活在日本愛知縣常滑鎮,她每天都穿男裝、黏假鬍鬚,把自己打扮成一個50歲大叔,在工作室做一種可愛爆棚的「陶藝人形小車」。她的作品在日本國內外大受歡迎,更會有中國土豪指着她的展櫃說:「這一排我都要了!」六七十件作品常常被人掃清光。

但他們都不是真心喜歡我的作品,也不明白背後的意義,這讓我很傷心。岡步這樣說。

岡步的作品原型都是身邊曾經照顧她、幫過她的人,她都將之做成小車或小雕塑,遞到大家手上的時候,就猶如她寄出的一封封感謝信。

自述:岡步 編輯:譚伊白/一条

+14
+13
+12

職人岡步

我叫岡步,從小在陶藝世家長大,爸爸媽媽擁有一家陶器店。但做手藝人挺辛苦的,我小時候真的覺得很受不了那種沒有錢的日子,還想着自己絕對不要再做這樣的工作。

但這種影響是潛移默化的,高中畢業後我進入了陶藝研究所,逐漸也開始了手藝人的生活。我在日本愛知縣常滑鎮長大,這是一個很有昭和時代風格的小鎮,又被稱為是古老的陶瓷鎮,被認定為日本遺產的「常滑燒」已經有千年歷史了。

可想而知,鎮上的燒瓷人多不勝數,好長一段時間我都在為自己的風格發愁,如何才能做出與眾不同的陶器作品?我也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沒用的人,沒有自信,找不到人生目標。

直到2008年,我一直在郵局打工,因為白天上課晚上打工,一天下來已經疲憊不堪了,視線模模糊糊的。有一天,走出郵局大門,我竟然把一排排停在郵局門口的汽車和摩托車,都看成了是盡職盡責等着明天來工作的人,想也沒想就對着它們說了聲:「您今天辛苦了!」後來反應過來時自己也嚇了一跳。我想把這種辛勤工作的狀態和驚訝的心情表現在作品上,於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以人物為原型開始創作,並且為他們裝上輪胎。

+4
+3
+2

我的第一件作品就是這個奇怪的人。當時我還沒有找到最適合安裝輪胎的動作,他屁股翹着,安上輪胎一試果然不行。慢慢調試之後我才有了一個統一的形態:屁股下沉,上身立起來,這樣的姿態才是最好看的。有時候還可以有一隻翹起來的腳,更有趣一些。

我的車,先用粘土把形狀做好,然後塗上顏色,燒制一次,素燒。(正式燒制前作為準備的不掛釉地燒)然後,再進行一次細緻的加工,抹上藥之後再進行燒制,再拼裝組合起來。之所以特意使用陶藝這個表達方式,是因為粘土和釉藥可以再現各種各樣的素材,我覺得土在被高溫燃燒同時,也被注入了生命。

在製作過程中的難點主要是,手上動作稍微有一點偏差,管子就會沒辦法打通,所以要在它乾燥的過程中,趁着還比較柔軟的時候很小心地往上抬。不然的話,人偶的手臂就會彎得很厲害,比例就失調了。

在製作過程中的難點主要是,手上動作稍微有一點偏差,管子就會沒辦法打通(一条提供)

我經常會因為這種非常單純的理由來選擇創作原型。我喜歡將周圍的人作為素材。比如說點心店的大叔,他是一個特別直爽有趣的人,他們家店裡的點心也特別好吃,我就以他為原型做了人偶。

生活中遇到的瑣事,都一一成為岡步的創作靈感▼

+5
+4
+3

還有西餐廚師、日料廚師、護士、醫生、工地工人、工地監工、消防員等等,至今為止已經至少做了幾千個了。比起從他們身上尋找靈感,不如說是我看到了他們每個人努力生活的樣子,而給自己帶來了動力。簡單來說就是一種尊敬吧,我為他們做的作品就是我寫給他們的情書或者感謝信。

我覺得,無論是食物、家用電器、日用品,在我這裡都可以變成全力向前沖的「車車人」。說到底,我最喜歡自己的作品能給人帶來歡樂,這才是最重要的。我的每件作品都有臉,都有表情有情緒。

當人們看到它的時候,會有種莫名其妙的感染力,我相信這種感覺是互相的,看着我作品的人,不自覺地臉上也會露出笑容。看着他們撲哧一笑,我也獲得很大的動力,現在全身心都放在我的陶藝創作上面。

一步一腳印

我從2008年開始做車車人,慢慢地也有了很多不裝輪胎的作品。去年我去北京參加了一個展覽,大街上看到什麼好吃的我就想做出來,所以就有了《糖葫蘆》和《老北京優酪乳》。還有些小型的像是咖啡豆、餅乾、士多啤梨等等。雨傘系列也是因為日本的梅雨季節,當地雨下個不停,我就想着如果能有這些鮮豔亮麗的傘,大家的心情肯定會好一些。

+5
+4
+3

一說到陶器器物,首先想到的肯定都是安藤雅信、小野哲平、猿山修等大師的作品,而我的作品經常會被認為是在「瞎胡鬧」。最近,欣賞我作品的人開始多了起來,特別多了很多中國客人,他們常常是一來就說:「這一筐咖啡豆我全要了!」我既驚訝又覺得有點費解。因為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喜歡我的作品,或者只是為了拿回去賣個好價錢。

有一次我問一個女孩子:「你買我的作品是為了什麼呢?」她說:「擺在玄關顯得有品位呀!」不瞞你們說,我覺得很無奈:「原來不是真的喜歡我的東西啊!」當時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剛開始做這些作品的時候真的很慘很窮,什麼錢都付不出來,家裡還被強制性停過電,冰箱裡都因為停電變得濕漉漉的。沒辦法,我就只能去烤串店打工,做些日結的工作。不知不覺輪胎小人越做越多之後,我覺得自己像開了一家汽車店,所以給公司取名叫岡MOTORS無限公司。

我們公司的Slogan是「對今天的生活,毫無用處」,這個本來是日本的公司有一個叫做「為今天的生活,添磚加瓦」的很有名的宣傳語,我就借用了這個做了一個模仿。

我們公司的Slogan是「對今天的生活,毫無用處」,這個本來是日本的公司有一個叫做「為今天的生活,添磚加瓦」的很有名的宣傳語,我就借用了這個做了一個模仿(一条提供)

雖然最初也有自卑過,覺得自己對社會一點用也沒有,做的東西也是些沒用的,沒人喜歡的東西。但10年過去了,現在我感覺自己已經完全可以挺起胸膛說,雖然沒有什麼用,但沒有用的東西也有存在必要啊。至少每個我的作品上都承載了我的願想,希望它們能給人送去快樂,指不定它正在誰的生活中發光發熱呢。

我覺得自己的心態像是個50歲的大叔,所以就給自己設計了這麼一個形象,每天貼着鬍子,穿工裝戴帽子。現在的我,並不需要擁有很多東西,或者賺很多的錢。對我來說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的話,我就可以堅持下去。

我的名字裡有個「步」字,這個字大概就是指即使可能前行得很慢,但不會停止的意思,它和我的小車車形象也很符合,一步一個腳印,會一直走下去的。而且,當我帶着幾輛車一起出門的時候,確實有一種:「你們給我衝啊!」的興奮。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