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潮流預測(上)】Stussy、Dunk聯手重建Old School街頭風尚

撰文:張榮熹
出版:更新:

雖然文章標題都講到明以Demna Gvasalia為代表的Daddy Shoes潮流、Hea著美學以至大Logo文化,在2020年將會全面退場,但傳統高級時裝衞道之士乃至鄙視波鞋為「潮童文化」的人也無用開心,事關新一年Street Fashion的聲勢不但有增無減,更勢必全面佔據了High Fashion的主舞台,如要簡單概括的話,2020年的3大潮流關鍵詞:正正是Old School、Nike Dunk和Stussy。

International Stussy Tribe。(Stussy)

Old School街頭美學全面回歸

Old School街頭潮流對上一次大流行,乃是上世紀90年紀未和2000年代初期的時,那個時代和現在一樣,美式街頭、嘻哈、滑板文化盛行(不過當時的Graffiti和Street dance文化則比現在火紅得多),與之相關的街頭品牌亦好生興旺,現在流行Off-White、PALACE、Brain Dead和NOAH,當年就有ZOO YORK、OBEY、Alife、Undefeated和XLARGE,唯一持續當旺者,就當然是James Jebbia的Supreme。

Nike Dunk SB Low Stussy Cherry。(stock x)

不過遠在20年前,Street Fashion曾經有着一個人氣媲美Supueme的街頭單位,而且地位更高,可以話沒有他世上就未必有Supreme矣!年長一輩應該估計到所指何人,正是Shawn Stussy創立的Stussy。是Stussy的出現,將美國西岸衝浪、滑板文化帶到了紐約;是Stussy的魅力,成功凝聚到James Jabbia、Eddie Cruz、Paul Mittleman、Michael Kopelman、Fraser Cooke和藤原浩等人,創立了International Stussy Tribe,把Stussy和相關街頭文化推向英國、意大利、日本以至全世界;是Stussy的獨具慧眼,以先鋒者的形式與Nike、New Balance和CASIO G-SHOCK等品牌合作,聯手打造Collaboration,時下潮流世界的誇領域合作、互動的想法和思維,才得以如此發達。

Kim Jones與師公Shawn Stussy。
1980年代的Old School Style。

而來到2019年,Shawn Stussy本人以至Stussy這個品牌本身,都大有班師回「潮」之勢(Shawn Stussy多年前已離開了Stussy這個品牌),來到2020年更定必發光發熱,一來Stussy的全新專門店全球一間接一間地開幕,二來Dior男裝創意總監Kim Jones,在早前剛剛發佈的Dior's Fall 2020季度裡,更投桃報李地找來「師公」 Shawn Stussy本尊合作,邀請他老人家以馳名天下的潦草簽名字體,注入到服飾之上,Stussy這個悠久的名字,終於在千禧一代的年青人眼中揚名立揚起來。

Shawn Stussy為Dior設計的圖案。
Sandy Bodecker。

Nike Dunk SB的王朝盛世

那麼Stussy和Stussy背景所象徵的Old School街頭美學,和過去幾年世界所流行的街頭時裝又有何差別?簡單而言的話,就是Old School會相對來得簡約、低調和樸實,同樣以Logo作為一個衣服的核心,相對近年街童、韓風和Hip hop Rappers所提倡的Oversized大Logo拜金、庸俗和招搖概念,在同樣熱衷Hoodie、運動褲和球鞋的形式下,Old School每每表現着一種質樸的感覺,以VETEMENTS為首的「Hea著」和過份闊袍大袖的不倫不類固然不再存在,GUCCI神采的花枝招搖也未必合宜,標榜過份的高科技和機能風,亦未必是Old School Style的本意(雖然按照預測﹐機能風仍然會是大勢所趨),總之衣服的配搭和剪裁將會變得相對修身和工整,亦注入了一種樸素的Vintage感覺,一這既之曰的話,就是將服飾的輪廓還原到最簡單的基本步。

1985年元祖Be True to Your School系列。

而這種將「將服飾的輪廓還原至基本步」的觀點,在波鞋身上可謂表現得尤其明顯,不止是因為外形厚重、結構過於復雜的Daddy Shoes(尤以BALENCIAGA的Triple-S為甚)經已是江河日下,更重要是2000年代初雄霸世界的最人氣球款:Nike Dunk,亦終於高調地回歸2020年潮流主戰場。

Danny Supa Nike SB Dunk。

作為當時Old School街頭熱潮下的人氣產品,Dunk於1999年因為一對Wu-Tang合作版而熱熾起來(加上當時日本人瘋狂熱中於尋找1985年元祖BeTrue to Your School系列的相關Dunk High款式),也漸漸研發出以策動聯乘合作、大玩別注限定的生產方式。到2002年更因為Sandy Bodecker的高瞻遠矚而發展出Nike Dunk SB系列,正式全面開拓滑板市場,也與不同單位合作,創作出數以不盡的經典款式。

至高無上的City Pack系列。

2002就有ZOO YORK Dunk、Chocolate Dunk、極重要的Supreme Dunk系列,和一系列與Danny Supa、Reese Forbes、Gino Iannucci等知名滑板手合作的別注系列,往後數年期亦打造出喜力Dunk、Dunkle、Medicom、Tiffany、Jedi、Homer、Lucky/Unlucky和至高無上的City Pack系列,在當時甫一推出已全球搶購一空,到今日更每每位列天價,而隨着Dunk的熱潮再起,2002年至07、08年之間的舊款Dunk勢必進一步升價,隨時比買勞力士更保值(笑)~

網上流傳的atmos safari Dunk。
off-white × futura Nike Dunk。

雖然天價的舊款Dunk對正常人而言,已經是可望而不可及,但查實Dunk近一年間亦先後與Off-White、Supreme或Staple等單位合作,推出Crossover,亦有自家版本的第3代Viotech和Raygun,到2020年更流傳將會與Strangelove、atmos甚至Travis Scott合作,連串種種項目,都可以證明Dunk絕對是2020無可匹敵的鞋款,就目前所見,根本就毫無對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