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FUTURA│置地廣塲與翠華的香港回憶 原來十七年前已跟CDG合作

撰文:張榮熹
出版:更新:

最近香港藝術界與潮流界極其熱鬧,所講的當然是於置地廣塲舉行的《FUTURALAND》,不單是著名Grafitti大師FUTURA2000(下簡稱FUTURA)創作生涯中最大型的公共展覽,更重要是他本尊亦親身來港參與盛會,還與本地傳媒談天說地,回顧藝術生涯上的前世今生。受疫情困擾,香港這個國際城市,已很久沒有西方國際藝術家到訪了,今次訪談,實在十分難得。

FUTURA2000君臨香港。(攝影:龔嘉盛)
《FUTURALAND》以宇宙太空作主題,表現出FUTURA對太空及星際旅行的好奇。(攝影:龔嘉盛)

自風塵困頓之中噴出光華

雖然人人都叫他為FUTURA,但這位塗鴉大師私底下喜歡人稱呼他Leonard,本名Leonard Hilton McGurr的他成長自美國紐約,與Jean-Michel Basquiat、Keith Haring和Kenny Scharf等大師同期,及後也相知相交,外人看表要風光,FUTURA一生的際遇卻不平坦。

年青時代的FUTURA。(Kids of Dada)
1980年成名作「BREAK」,這件塗鴉作品乃是噴在火車之上的。(Drago Publisher)

15歲時候母親突然告訴她不是母親,也曾顛沛流離,加入美國海軍,及後更為了三餐生計、照顧家人,當了五年單車外賣員,日子並不好過。然而無論生活如何,對塗鴉藝術的熱情始終陪伴着他,正是這種堅持,令FUTURA渡過了80年代中期的低谷,繼而在1993年遇上Mo Wax.主理人James Lavelle這位知音人,James Lavelle邀請FUTURA為自己樂團UNKLE,及旗下的DJ Shadow、DJ Krush等設計唱片封面,成就出PointMan、原子、星雲等標誌性圖案,可惜後來也因為種種原因,二人愈行愈遠。

這對Nike Dunk UNKLE記載了James Lavelle與FUTURA又愛又恨的關係。(Stockx)
來港期間,FUTURA接受多個本地媒體訪問,談笑風生。(攝影:龔嘉盛)

不過,正正是前半生的起起落落,使FUTURA洗練出一套對生命處之泰然的生活哲學,應用在這個Pandemic世代,格外珍貴:「其實與AllRightsReserved構思這個《FUTURALAND》已歷兩年有多的時間,當時還未有疫症流行需要隔離這回事,但世事往往如此出人意表。」

「不過那怕因為疫情之故,帶來種種的不利與不便,我仍然堅持舉辦這個藝術展,亦堅持接受隔離,得以親自來到香港,見證展覽的舉行。」FUTURA指要隔離14天當真不好受,「我的助手更慘,需要隔離21日!但日子還是要過,唯有活在當下,自己找事做,隔離期間我最喜歡看電影,更嘗試將我14天的生活,每日作息時間記錄下來,原來頗有趣。」

FUTURA自言今次香港之旅,是他自疫情大流行之後的第一次遠行,足證香港對其意義重大。(攝影:龔嘉盛)

問到今次新冠疫情對人生有何覺悟?FUTURA則感慨抒懷:「今次疫情對世界的影響真的很多,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限制了,也有很多人因此而失去工作,甚至生命,如果要用負面的角度去看,這段時間當真讓人很傷心。」

「生命奇妙之處,正是你從不同的角度看,就會看到不同的東西。例如我今年已65歲了,數字上或許並不年輕,我仍然覺得自己很年輕,從來沒有退休的打算,總是希望結識新朋友,接觸新事物,記住創造力是沒有界限的。例如網絡世界正是一個在疫情下好好令自己增廣見聞的渠道,雖然它有時候會顯得虛蕪,但只要運用得宜,在這個社會新常態下的確會幫到我們很多。」

全球限量150 枚的X-6000雕塑,售$34,500港幣。(附有藝術家簽名及獨立編號認證卡)

他表示不少人認為新冠疫情會令到所有藝術家舉步為艱,事實卻剛好相反,「在這段時間我的創作思路和過程竟變得容易,宇宙仿佛在告訴我們人類,是停下來改變以往繁忙的生活,嘗試一下放慢腳步,花時間思考一些平時不會想的哲理問題,這樣慢活反而會提升我們的想像力。我亦趁這段時間換一換環境,將Studio遷移至布魯克林。」

看來今次《FUTURALAND》展出的6米高巨型火箭、那7個1.8米高的FL-006外星人雕塑,以及限定150件的X-6000玩具,正是FUTURA參透了宇宙奧秘之後送給世人的禮物。

FUTURA與置地廣塲原來早有緣份。(攝影:龔嘉盛)

FUTURA的香港回憶

問到世界這麼大,當初何解指定要選址香港舉辦《FUTURALAND》展覽?

FUTURA直言香港是他「第二個家」:「早在1975年,19歲的我隨海軍服役,首次踏足香港,可說一見鍾情,其後以塗鴉藝術家的身份,亦多次來港進行藝術交流,曾在這裡舉辦個人展覽,也曾與UNDERCOVER的高橋盾一同出席活動,滿戴美好回憶。」

已拆卸的中環富麗華酒店。(Wiki)

不說不知,今次舉行《FUTURALAND》的中環置地廣塲,原來同樣與FUTURA大有淵緣:「從前我曾與一眾塗鴉藝術家受邀到香港出眾藝術活動,並入住富麗華酒店(現已拆卸)。當時我們很喜歡到翠華餐廳,品嚐港式茶餐廳美食,而置地廣場正是我們由富麗華走到翠華的必經之路,可見置地廣場與我關係不淺。」因此《FUTURALAND》選址在此舉行,絕非單單因為置地廣塲是香港甲級購物商場如此簡單。

位於BELOWGROUND《FUTURALAND》x Futura Laboratories期間限定店。(BELOWGROUND)
FUTURALAND 咕􀀁尺寸: 高500 x 闊212 x 深70 毫米,$785 港幣。(BELOWGROUND )

細看今次《FUTURALAND》藝術展,FUTURA打造的周邊紀念品多的是,除焦點X-6000雕塑外,自家品牌Futura Laboratories,亦聯同Off-White、Billionaire Boys Club、SILLYTHING等品牌出別注,眼見同期出道的Kenny Scharf最近亦聯合Dior出別注系列,問到FUTURA會否怕Street Art和Street Fashion日趨商業化和失真,漸漸變得不再Underground?

對此FUTURA自有一番見解:「近來很多人談及Kenny Scharf、Shawn Stussy與Dior的Kim Jones之間合作,不解為何街頭文化一下子高檔起來,事實上這種互動過去就一直存在。」

2006年FUTURA已獲香港區分部之邀,與CDG合作推出的服飾。(Comme des Garçons Guerrilla Store 852 )
2006年FUTURA已獲香港區分部之邀,與CDG合作推出的服飾。(Comme des Garçons Guerrilla Store 852 )

FUTURA引用他十分尊敬的川久保玲做例子,早在2004年,川久保主理的Comme des Garçon已在世界各地開設Comme des Garçons Guerrilla Store期間游擊店,邀請不同界別的品牌、設計師和藝術單位合作。2006年FUTURA已獲香港區分部之邀,與CDG合作推出服飾,將招牌塗鴉印到恤衫之上,距離2020年被年青一代所認識的Comme des Garçons聯乘FUTURA系列,足足有十四年之久。

FUTURA最後補充說:「Street Fashion與High Fashion之間的跨界互動歷來皆有,並非甚麼新鮮事,只要概念和設計出來的東西出色,品牌和設計師的背景和本質,根本不是重點,例如我與義大利經典自行車品牌CINELLI合作的聯乘系列也即將登場呢,產生的化學作用,實在令人興奮。」

INFO
《FUTURALAND》
日期:6 月 3 日晚上 7 時 至 6 月 16 日
時間:每日上午 10 時 – 晚上 8 時
地點:中環置地廣塲地下中庭
期間限定店:中環置地廣塲地庫2號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