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超級傳播者「防不勝防」 Office同郵輪「好高危」?

撰文:凌俊賢
出版:更新:

新型冠狀肺炎(2019-nCoV)引起的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本港有人因「打邊爐」而集體感染、武漢傳出有個別病人傳染14人、新加坡有商務會議參加者相繼確診、曾接載香港確診者的郵輪「鑽石公主號」已有百多宗確診個案……
專家愈來愈擔心「超級傳播者」(super spreader)可能會使疫情更難控制。回望香港當年「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俗稱「沙士」)疫情爆發,亦是始於一名超級傳播者。

超級傳播者:武漢肺炎疫情已在多國出現,超級傳播者可能會使疫情更難控制。圖為2月10日一名由武漢回越南的婦女以及她手抱的孩子。(AFP)

何謂超級傳播者?

「超級傳播者」簡單來說就是:將疾病傳染給特別多人的病人。

就武漢肺炎而言,根據衡量病毒傳播能力的指標「基本傳染數」(R0),世界衛生組織(WHO)初步估計,每名患者平均傳染1.4至2.5人。英國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2月10日的研究就指出,每名患者平均傳染2.6人。

這意味,若個別病人傳染他人的數目大大超出這些數目,就是「超級傳播者」。

超級傳播者:「超級傳播者」就是將疾病傳染給特別多人的病人。圖為武漢市火神山醫院,醫生觀察一名患者的肺部。(AP)

誰是超級傳播者?

一個人是否成為「超級傳播者」,將取決在一段時間內包括病原、病人的生理、他們的環境而及行為的一些組合。

有些人較其他人在環境中傳播更多病毒,跟其免疫系統如何運作有關。這些耐受性較強的人在一段時間未感到不適,因此可能會繼續如常生活,並在無意中傳染更多人。

免疫系統較弱的病人也可成為「超級傳播者」。這些人體內可能會大量複製病毒,使病毒更大機會傳播。若病人有咳嗽或打噴嚏等更多症狀,亦有較大機會傳播病毒。

病人的行為及與他人接觸程度亦會造成超級傳播的情況。若每天要接觸大量人士及物品、在人口密集地方出沒,或是去旅行和參加國際會議,就更大可能成為超級傳播者。

染病的醫護人員亦可能更大機會成為超級傳播者,因為他們在工作中需與大量不同病人接觸。

超級傳播者:若病人在人口密集地方出沒,可能會讓更多人受感染,病人自身亦更大可能成為超級傳播者。圖為2月8日曼谷一個周末市集,不少遊客都戴上口罩。(AFP)

超級傳播者例子

2003年「沙士」相信是港人最深刻的例子。當時一名染病者由廣東來港,入住京華國際酒店(現九龍維景酒店)並傳染多人,觸發香港疫情並傳至世界各地。2015年韓國就有一名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患者,3日內在急診室感染82名病人,醫護人員及訪客。

此外也不得不提20世紀初的美國愛爾蘭移民「傷寒瑪麗」(Typhoid Mary) 。任職廚師的她是傷寒無徵狀帶菌者,估計生前共感染51人。

過去的20年間,超級傳播者在美國引發多次麻疹疫情爆發。患者在學校、醫院、飛機或主題樂園等人口密集地方,令大量人「中招」。

超級傳播者:2003年一名「沙士」超級傳播者由中國來港,觸發本港疫情爆發。圖為2003年4月一群戴上口罩的中國遊客。(AFP)

武漢肺炎的超級傳播者

武漢曾傳出有個別病人傳染14人,可以算是超級傳播者;1月底新加坡一場國際會議,亦引起各界擔憂,有超級傳播者已「潛伏」多處。來自馬來西亞、韓國、美國及歐洲等與會者,回國後相繼確診感染。

其中一名英國人更被指一傳11人。這名男子在新加坡染病後,1月24日至28日在法國度假,2月6日在英國確診。曾與他在渡假村同住一間小木屋的4名英國公民,2月8日在法國確診。及後再有6名曾與他有接觸的人中招。

超級傳播者:郵輪有如與病毒「困獸鬥」,外界擔憂「鑽石公主號」上有超級傳播者。圖為2月4日身穿防疫裝備的人員在船上工作。(AP)

▼更多郵輪上情況,請點擊放大觀看:

+19

「鑽石公主號」有超級傳播者?

正在日本橫濱隔離檢疫的「鑽石公主號」郵輪,亦引起外界擔憂。在接載一名本港確診老翁後,郵輪乘客及工作人員相繼染病。船上約3700人被隔離,當中約400名是香港人。郵輪2月10日再多60人確診,累計確診個案增至130人。

郵輪有時被謔稱「漂浮的培養皿」(floating Petri dishes),乘客長期置身封閉環境,若有人染病,或會令人有跟病毒進行「困獸鬥」的感覺。

半封閉環境加上人口密集,難免令人擔心郵輪曾經、或正出現一名或多名超級傳播者。「傷寒瑪麗」的案例亦反映,若船上有工作人員是超級傳播者,可能會在每日接觸乘客時傳播病毒,造成大規模疫情爆發。

日常生活中不同崗位及地方亦可能遇上超級傳播者,不幸的是,他們只有在感染大量人後才能被識別。大家可以做的,就是注意個人衛生並做好防護措施。

▼點擊下圖睇各款口罩抗疫能力

+4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