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擊變種、中西競賽、藥廠霸權:掌握大局的mRNA?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印度疫情4月底出現噴井式爆發,更具傳播力的變種病毒蔓延的風險與日俱增,全球難以置身事外。各國除了緊急向印度輸出醫用氧氣、呼吸機等設備 ,更重要的是加大疫苗方面的援助。然而,西方生物醫學強國在開放疫苗專利上都顯得不情願。

其中,在疫苗競賽中「一戰成名」的mRNA技術,既凸顯了發達國家與其他國家的醫學科技差距,mRNA也勢必成為未來生物科研的一大競技場。

印度疫情已淪災難階段,目前主要有兩大救亡關鍵,其一是供氧、醫療物資等,協助當地崩潰的醫療系統;其二是抗疫方面的措施,包括封城及加快疫苗接種。在全球疫苗供不應求的前提下,開放新冠病毒治療和疫苗技術專利,在過去一年在國際社會間爭持不下。

作為醫療及醫學科技領先者的西方國家,一向是堅拒開放專利,尤其在特朗普(Donald Trump)「美國優先」卦帥之下,大藥廠的研發及生產專利也牢牢掌握。近日,在參議員促請下,揚言帶領美國重返國際舞台的拜登(Joe Biden)政府上周二(4月27日)亦終表示考慮暫時豁免疫苗專利,但恐怕面對一眾大藥廠方面的強烈反對。

4月21日,拜登宣布美國已完成全國二億劑的新冠疫苗接種量。(AP)

據報,美國製藥業在華府的遊說活動已升級,藥廠在閉門會議中警白宮及主管貿易政策的官員,一旦放棄疫苗知識產權就可能會使中國及俄羅斯能利用信使核糖核酸(mRNA)之類的平台,在未來甚至用於研發其他疫苗、治療癌症及心臟病等疾病的藥物。

在新冠疫苗投入大規模接種之前,mRNA技術從來未在人體上實戰應用。目前已獲批准使用的幾款mRNA疫苗,在對抗新冠病毒的有效率、安全性上效果令人驚艷。輝瑞/BioNTech及莫德納(Moderna)疫苗的有效率分別為95.1%及94.1%。而且,mRNA不只針對變種病毒具專屬性,在面對變種病毒時,技術上mRNA亦易於調整「指令」激發身體產生免疫反應。

美國疫情嚴重,美國生產的疫苗一直未有出口,留給當地使用。(AP)

兩款主要疫苗致血栓 歐盟轉攻mRNA

而下一款相信可投入的mRNA疫苗為德國CureVac,目前歐盟不少國家都質疑主要供應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及強生(J&J)疫苗懷疑引致血栓情況,使疫苗供應緊張,因此快將面世的CureVac備受期待。CureVac正處於第三期臨床測試,公司現正跟歐洲藥監當局檢視進度,預備在未來數周公開疫苗最後一期臨床測試結果。該公司預計歐盟會在六月初正式批准該款疫苗使用。

CureVac計劃今年可生產3億CVnCoV疫苗,而其中的2.25億劑已由歐盟率先訂購,並可能額外加購1.8億劑。意大利《新聞報》(La Stampa)引述該國衛生部長報道,歐盟委會員傾向在今年底約滿後不再跟阿斯利康和強生續約,歐盟將會轉而主力買入mRNA疫苗。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與比利時首相德克羅等人,一同參觀輝瑞位於比利時皮爾斯的廠房。(AP)

事實上,由去年10月開始,印度與南非已率領一眾發展中國家,在世界貿易組織(WTO)中提出暫時豁免新冠疫情相關醫療產品的專利權。儘管建議獲得近60個國家支持,但卻遭美國、英國、加拿大、歐盟、瑞士等醫療科技先進國家反對。當中最核心的當然是疫苗所使用到的mRNA技術。

其中,BioNTech與莫德納兩款疫苗更是以破天荒速度製成,刻下人類疫苗歷史的里程碑,使本來名不經傳的mRNA瞬間成為最炙手可熱的生物技術。mRNA在上世紀60年代首次被科研人員發現,被視為所有生命器官中調節基因功能的多功能分子,數十年來,基於mRNA的治療方法投入研究,包括傳染病毒、腫瘤免疫治療、細胞基因工程等。

目前,全球有約150種基於mRNA的治療藥及疫苗處於研發階段,當中超過七成半仍處於臨床前研發階段,已進入第三期臨床測試階段或已上巿的只有1%。在全球方面,mRNA三大巨頭Moderna、BioNTech、CureVac在腫瘤免疫治療上均有布局研發。基於這次Covid-19疫情,mRNA應對傳染病的研究全速推進。相比起傳統滅活或減毒疫苗,或者病毒載體疫苗,mRNA疫苗呈現出高安全性、高有效率等特性,而且研發周期較短短,生產成本亦偏低。

BioNTech在今次新冠疫苗上名利雙收,未來在望獲得更多投資進行研究。(AP)

中西的mRNA差距

相對上,中國率先研發成功並展開大規模接種的兩種新冠疫苗——國藥與科興(Sinovac)都是技術含量較低的滅活疫苗,加上有效率介乎50-70%左右,自然被看低一線。

不過,中國同樣有生物科技企業掌握mRNA技術。除了沿用德國BioNTech技術合作生產復必泰疫苗的復星生物,雲南沃森生物(Walvax)與蘇州艾博生物合作研發的mRNA新冠疫苗ARCoV,其第二期臨床測試已接近尾聲,預計於5月展開海外第三期臨床測試。作為首支國產mRNA疫苗,ARCoV

成功與否是令人期待的,因為代表了中國生物科技及基因工程上的實力。

國產新冠滅活疫苗輸出至世界各地,相信首支國產mRNA疫苗成功面世,更值得期待。(Reuters)

回看世上最主要的mRNA科研公司,最早是成立於2000年的德國CureVac,隨後十年,主要是美國、德國、法國的mRNA公司陸續成立。在研發投入開支上,三巨頭莫德納、BioNTech、CureVac可謂遠遠拋離其他對手。而中國的主要在2013年以後才開始成立,包括美諾恒康(2013)、斯微生物(2016)、艾博生物(2019)、瑞吉生物(2019)、麗凡達生物(2019)等。

同時,自2017年起,全球有關mRNA的專利有明顯的上升,而在2020年的mRNA專利申請方面,美國為全球第一,擁有1625項,中國則有1201項,可見中國雖然起步較慢,但在這方面的研發正急起直追,未來在這種對人類疾病帶來革命性影響的生物技術上,不讓西方的傳統強國專美。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