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一童星蘆田愛菜 曾被批荒廢學業 如今考上「頂尖名校」

撰文:外灘
出版:更新:

蘆田愛菜長大了。說起這麼多年我們「自我想像地」養過的女兒,大多數人都會把日本童星蘆田愛菜排在第一位。

6歲時,就把木村拓哉也納入了粉絲群中。不光外表可愛,還有一手成年人都比不上的自然演技。小小年紀就能深度理解劇本和角色,被稱為「天才演員」。不光是日本學院獎新人獎和藍絲帶電影新人獎最小的獲獎者,愛菜還是J-pop歷史上最小的個人演唱會舉辦者、日本《VOGUE》史上最年輕的封面人物。

上綜藝模仿「35億男人」的搞笑片段,引發了瘋狂追捧,成了2017年日本最流行的「梗」。幾乎沒有幾個明星能和愛菜比拼國民度。如今一眨眼十年過去,這個在全日本關注下長大的「國民女兒」,卻難以避免地被批評「長殘」、「小小年紀不學習」。但愛菜沒有理會那些蠢話,而是一次次用實力反擊。

點圖看看蘆田愛菜童星時期及長大後的照片對比▼▼▼

+22

日媒報道,她最近更是被保送到慶應大學醫學部。慶應大學是日本最頂尖的私立大學,其中醫學部又是最難考的學院之一,對偏差值(日本的成績考核標準)有相當高的要求。在留學生之間,慶應的醫學部和東大的醫學部一起被列入「五大傳說」,幾乎沒聽說過有人能考上。雖然也有慶應的前輩提出質疑,認為往年保送的名單並沒有這麼早公開。但根據愛菜過往的成績,這消息並非空穴來風。一邊專注於學業,愛菜醬也沒有放棄當演員,前不久還交出了新作品《Ending Cut》(又譯最後一次理髮)。雖然劇集評價不佳,但她的演技是着實每一次都有進步。國民女兒長大了,沒有讓她的「野生父母」們失望。

6歲就震驚觀眾的天才童星

雖然今年還不到18歲,但愛菜已經入行13年了。而且小小年紀開始,她就不再靠「萌」吃飯,而是貨真價實的演技。 6歲這一年,愛菜出演了豆瓣評分9.4的神劇《Mother》。並憑藉毫不遜色於成人演員的演技,拿下了日本學院賞新人獎,也是該獎項最年輕的得主。《Mother》的「神」,一半在劇本,一半在愛菜身上。她演的小女孩,因為被生母及其男友虐待,懇求一個陌生女人把自己「拐賣」。年僅6歲的愛菜,天然有分辨世事的感知能力。她完美地掌握了角色一切喜怒哀樂。如何表現被打的痛苦、沒有心眼的快樂,如何分清愛與恨,如何分清生活和演戲……原本這個年紀的兒童演員,演戲都靠導演「餵飯」,愛菜卻已經有了即興發揮的意識。在她的表演下,不同的哭泣有了不同的含義,而不是強裝出來的傷心。只要你看過這部劇,就忘不了她給「拐賣」自己的媽媽打電話,哭着求她「再誘拐我一次吧」的場面。眼淚總是忍不住和愛菜一起掉下來。

用一鳴驚人來形容愛菜毫不誇張。日劇沒有冗長的演員地位排行,每部劇只有唯一的主演,想讓自己的寫在第一位,往往需要熬出漫長的資歷或超高的人氣。但《Mother》大紅之後,第二年蘆田愛菜就成為了《再見我們的幼兒園》的主角,打破日本電視劇史最年輕主演的記錄。她演唱的主題曲紅遍全日本,在未成年人之間成為現象級的神曲。我還很喜歡她和松山研一演「假父女」的《白兔糖女孩》。誰能不想要一個小賀凜一樣可愛的女兒?既有實力,又有人氣。那幾年的愛菜的娛樂事業全方位開花:當主持人、開演唱會、演電影,還火速進軍荷里活,被欽點參演了《悍戰太平洋》。因為年紀小,說不清英文,她就稱呼高大的導演Guillermo Del Toro為「龍貓先生」。「龍貓先生」稱她是天才演員。要知道《悍戰太平洋》裏大多數戲,都是對着綠幕拍的。沒有情境,全靠想像。這個聽不懂也不會說英語的孩子,是靠實力俘獲了劇組。

如果說愛菜過去在作品展現的可憐兮兮和元氣活潑,是一般孩子原本就具備的兩面,那《明天媽媽不在》證明她確實是具備多樣性的演員。綽號叫「郵箱」的孤兒,無父無母,在兒童養護機構長大。為了生存,她小小年紀就學會通過賣乖獲得大人的同情。小女孩身上那股令人心酸的早熟勁,她把握的剛剛好。

不僅成績學霸 更目標明確

在踏入中學之後,愛菜就處於半隱退的狀態了。除了偶爾參加一些節目,為動畫配音,幾乎不再拍攝新作品,把重心放在學習上。這與愛菜從小的理想有關。善於自我學習,刻在她的DNA裏。她很小就愛看書,六歲時她驕傲地說自己一個月看了60本書,還說「讀書是演技的基礎,書是我的生命,沒有書是絕對不行的」。要是國內每個藝人都有愛菜這樣的覺悟該多好!別說這是大人教她的。愛菜對着鏡頭分析科學知識 ,並將知識觸類旁通到生活中的樣子,實在是很難作假。

10歲時,她在綜藝節目裏畫下自己的未來計劃:一邊當女演員,一邊做實驗,她要開發新藥。這個計劃在12年那年又得到了細化:「要當病理醫生,用顯微鏡觀察人體的細胞和組織,診斷病情。」目標相當明確的她,即便物理成績一度落下,也沒有放棄。13歲時,她以全國排名前0.033%的成績,考入了慶應義塾的中學部。面對日媒質疑她是不是利用了名人身份升學的傳言,她用成績說話:偏差值超過70,完全可以挑選日本任何一所名校。蘆田愛菜如果真的是拿到了這個保送名額,那絕對名副其實的。為了規避輿論,此前愛菜也確實考慮過要不要改考京都大學醫學部,放棄保送。也就是說,人家是真的需要思考:我選清華還是選北大。

與其批評她早熟 不如說是早慧

小小年紀就擁有爐火純青的演技,愛菜的表演一面帶給人共情和震撼,一面讓人感慨: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能做到如此收放自如的表現苦難,她的生活是否太過於壓抑。她演戲時要面對大量成人世界的齷齪,出了戲,該如何與自處?相比我國國內對愛菜是一邊倒的好評,在本土對她一直有很多「早熟」的質疑。她為什麼總有超出年齡的發言?為什麼小小年紀就這麼懂察言觀色?但與其說這個女孩早熟,不如說她早慧,早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當很多童星如曇花一現,迷失在追捧裏。她卻能迅速脫身,將「長殘「的言論拋在腦後,沉迷學習。你說她完全不在意嗎?倒也不是。她敢於承認自己有危機感也有虛榮心,只想展現自己最好的一面。但她懂得什麼在當下,什麼才是重要的。相比刻意「表演」真實的明星們,這樣的愛菜更加可愛。

2020年的時候,她有一段發言非常紅。當時她主演的電影《星之子》開新聞發布會,那是一部假借邪教之名探討家庭關係的懸疑片。現場有記者問年僅16歲的愛菜:「你怎麼理解『信任』?」愛菜是這麼回答的:「很多人喜歡說『我相信他』之類的話,但我認為這不是相信他這個人,而是對自己想像出來的一個理想的對方,抱有期待。所以人們才會有『你辜負了我』、『我我明明這麼看好你』這樣的失望。我認為這不是一種背叛,只是窺到了對方不曾表露出來的另一面。」所以對於信任,她覺得「『信任』是當你窺見對方隱藏的一面時,你相信自己還是會接受他,並且依然相信他」。很難想像一位16歲的女孩,臨場能做出這樣通透又理性的發言,在當時也是狠狠圈了一波粉。16歲接受采訪時,她曾說自己最憧憬的是「理想堅定,向着目標哪怕是很小目標前進的人」。真好,10歲時說要做醫生,16歲時說要理想堅定,她都做到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