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故事.伊斯蘭篇】巴基斯坦醫生:人們恐懼病毒拒領親人遺體

最後更新日期:

時值伊斯蘭教的齋戒月(Ramadan),各處聖地卻人煙稀罕,禮拜場所人去樓空,既沒有喧囂熱鬧的朝聖大隊,也沒有沸騰歡欣的夜間聚食。對於全球接近20億穆斯林來說,2020年「封城下的齋戒月」屬史無前例。不過,醫院卻是另一番景象,醫護人員都在苦戰,威脅着他們的除了病毒,還有保守文化、禁聲的壓力,甚至暴力威脅。

《香港01》記者訪問了伊朗及巴基斯坦的醫護及檢測人員,了解兩地情況。

此為【全球醫護故事】系列報道之四

【全球醫護故事】系列報道

穆斯林正在為清真寺清潔。 (AP)

將時間軸倒回2月份,疫情在伊斯蘭世界爆發初期,伊朗是受疫情影響最嚴重國家。根據伊朗衞生部數據,截至5月17日境內確診數字逾11.8萬宗,死亡人數接近7,000人。

當天,我在工作桌旁邊的窗戶看出去,見到一輛救護車,救護員正把一名病人送來醫院。這個場面震撼了我:救護人員穿上多重防護裝備,將疑似確診病人以錫紙重重包裹……我從沒見過類似場景。當時我還拍了一段短片。
伊朗實驗室病毒檢測人員Sara(化名)

Sara(化名)並非前線醫護人員,她在隸屬於德黑蘭某大型醫院的醫學實驗室裏工作,負責處理病人的血液樣本供化驗。

「疫情爆發初期,我真的很害怕。幸好後來接收愈來愈多有關疫情的資訊,我的恐懼也慢慢減少。」Sara雖然是醫院員工,但平日在實驗室工作,所以很少接觸到前線醫護人員和新冠肺炎患者。

4月29日,在伊朗北部一處村莊,穿着防護服的志願者在參與消毒。 (AP)

封鎖太遲 病毒擴散大中東

伊朗政府應對疫情的態度,一直被批評後知後覺。2月19日,當局宣布首兩宗出現在什葉派聖城庫姆(Qom)的確診個案。不過,短短數天,庫姆的確診數字井噴,顯然多條社區傳播鏈早已形成。更甚的是,儘管庫姆疫情大爆發,當局依然未有採取強制措施,禁止朝聖及聚禮活動。直至3月中,政府才下令封鎖庫姆及另一聖城馬什哈德(Mashhad)的清真寺,禁止人民聚集進行宗教活動。

英國廣播公司(BBC)在5月5日刊登的調查報道發現,伊朗私營航空公司馬漢航空(Mahan Air)在其他國家對伊朗航班實施禁飛令期間營運,往來接載的乘客很大機會是導致病毒從伊朗跨境傳播到伊拉克和黎巴嫩的主要源頭。 除伊、黎兩國外,還有作為區域航空樞紐及宗教朝聖中心的海灣阿拉伯國家。沙特阿拉伯、卡塔爾、巴林、科威特、阿曼的首宗確診個案都是曾到伊朗的國民或旅客。

伊朗的疫情,令中東地區的防疫出現致命缺口。(AP)

早在疫情爆發之初,各海灣國家已展開防疫措施,沙特在2月宣布停飛中國來回沙特的直航航班,並暫停麥加與麥地那兩大聖城的朝聖活動,關閉清真寺。3月中,阿聯酋宣布全國九個機場停運客運航線兩星期,並禁止旅客經阿聯酋轉機。 雖然措施相對果斷,不過,海灣國家的外籍勞工眾多,又是亞歐地區交流的主要中轉站,所以疫情仍在中東地區擴散開來。

伊朗的封鎖措施來得太遲,以至疫情在短短數周擴散全境。目前累計確診數目為全球第十,僅次於排第九的另一個伊斯蘭國家土耳其。但當地醫護人員質疑官方數字的真確性,認為政府與宗教領袖有隱瞞疫情之嫌。

2020年5月7日,土耳其伊斯坦堡的满月。當時當地疫情正處於嚴峻高峰。(Reuters)

長期受到西方制裁及禁運的伊朗,醫療物資嚴重短缺,儘管醫護人員在國內被捧成萬民愛戴的英雄,處境卻苦不堪言。美聯社駐開羅記者早前採訪了三十多位伊朗的醫護人員,有些人需要清洗自己的罩袍、以焗爐來消毒口罩,或者以超巿膠袋包裹身體作保護衣,但不少同袍在欠缺保護裝備下染疫身亡。而且醫護都不願以真名接受採訪,怕遭到追究。伊斯法罕(Isfahan)一名年輕醫生向美國之音形容,「我們正迅速邁向一場災難」。

Sara亦承認在疫情爆發初期,醫護人員嚴重缺乏防護裝備。有時候,甚至連她自己也找不到足夠的酒精。 「我們沒有特別防護衣物保護。醫院只能夠每六個小時提供一個普通口罩,手套的數量也不夠分配。」Sara說。

在馬什哈德(Mashhad)醫院新冠肺炎重症病房工作的護士Zahra(化名)受訪時亦表示,不能透露太多醫院內部情況,只說疫情初期保護裝備非常不足,醫護既不懂分辨新冠患者,亦沒有程序可循。「我只希望疫情盡快結束,這是一場真正的惡夢,作為醫護人員,我害怕染到病毒,再傳給家人朋友。」

伊朗德黑蘭一間清真寺內,有專責人員在寺內消毒。(AP)

難脫污名 憂淪為低等公民

在伊朗東南部接壤國家巴基斯坦,2月26日出現首宗確診個案,而且是從伊朗輸入。巴基斯坦目前錄得逾40,100宗確診個案,逾870人死亡(至5月17日)。當地醫療資源匱乏,前線醫護的個人防護裝備嚴重短缺,加上針對清真寺、禮拜等禁令未能妥善執行,令疫情雪上加霜。

巴國醫護人員的防護裝備不足,而且社會地位亦不高,過往還不時發生醫護人員受到病人及家屬攻擊的事件,情況如中國內地的「醫鬧」現象。上月初,西部城市奎達(Quetta)有醫護人員走上街頭,抗議政府未有為前線醫護提供足夠的防護物資,結果與到場鎮壓的警察發生衝突,有示威醫護聲稱被虐打,最終至少有30人被警方拘捕。

「我們每天都遇上無數挑戰,但最大挑戰還是隨疫症而來的污名化。」來自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拉合爾(Lahore)的醫生Rizwan Saigol被派到當地隔離中心擔任副院長,負責調配新冠肺炎患者的診治工作。Saigol向記者提到,有病人告訴他們,「很害怕因為染病而成為『低等公民』。」

受訪者:來自巴基斯坦拉合爾(Lahore)的醫生Rizwan Saigol。

正正因為民眾從沒經歷過,甚至沒想像過會出現這場世紀大疫症,而且普遍缺乏基礎病理知識,所以這場疫症不但造成醫療系統崩潰,還誘發各階層的社會動盪及信任危機。

「被強制隔離、不能與摯愛有任何直接接觸、儘管只有輕微病徵仍被迫住進封閉空間……這通通令病人與醫護之間,出現一道無形而強大的隔膜。」Saigol認為,因為巴基斯坦的教育水平低,病人不理解這些措施有何實質效用。所以當人們知道自己需要隔離後,一來很不情願,二來感到很沮喪。

4月22日,有義工在巴基斯坦的皇家清真寺前進行消毒工作。(AP)

恐懼疫症 寧丟棄摰親遺體

Saigol還記得曾經在醫院遇過難忘的一幕。

那位病人被送到急症室後不治。他很有可能是新冠肺炎患者。當我們把死訊告訴他家人後,他們不肯前來接收遺體。我們之後多次致電給那家人,他們仍然拒絕到醫院,甚至連死亡證也不肯來領取。

Saigol形容,這給他與同事們帶來很大的思想衝擊,「我們切實地醒覺到,這場疫症為人們帶來多大的恐懼。」

不但是確診病人,還有面對防護裝備不足的前線醫護,因為其染病風險極高,人們往往避之則吉。根據巴基斯坦國家緊急行動中心發表的文件指出,當地至少有253名醫護人員確診感染新冠肺炎。在卡拉奇(Karachi)工作的護士Ghazala Bhatti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提到,她在工作期間負責照顧新冠肺炎病人,房東擔心她會把病毒帶回來,感染鄰居,於是把她趕離住所。「我很心痛……我從未感覺到,原來當護士是如此可怕。」

在巴基斯坦北部城市白沙瓦(Peshawar),婦女走過賣口罩的小販攤位。(AP)

巴基斯坦民眾多為穆斯林,宗教文化上保守程度高,整體教育水平偏低,宗教成見更加劇了對疫情的錯誤理解。「宗教往往是把雙刃劍。但奈何,這兒的宗教極端化情況十分嚴重。」 Saigol對記者表示,宗教人士的保守觀念是造成巴基斯坦疫情難以緩和的原因。他指出,巴基斯坦國內的伊斯蘭教士大多反對醫生和政府的建議,拒絕關閉清真寺,以遏制病毒傳播,使巴國政府難以有效實施封鎖及隔離措施。結果,宗教場所成為醫院之外的高風險病毒擴散地,政府防控有效性大打折扣。

「反觀鄰近國家,比如沙特阿拉伯卻十分果斷,下令全國關閉清真寺。然而,巴國政府無法妥善執行相關禁令。」Saigol擔心,如果政府再沒有恰當的抗疫計劃,難以保障前線醫護的安全。「我們(前線醫護)會否受到感染,也許只是時間問題而已。」Saigol說。

上文節錄自第214期《香港01》周報(2020年5月18日)《衝擊伊斯蘭世界 宗教禁聲下為生命悲嗚》。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或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