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驚見城管小販「大和解」 「地攤經濟」須防一放就亂

撰文:趙觀祺
出版:更新: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前不點名讚賞四川成都的「地攤經濟」,引報道指其創造了10萬個職位。一時之間內地多個城市都政策鬆綁「地攤經濟」,往日驅趕攤販的城管,竟紛紛轉為支持擺攤。
日前,江西九江瑞昌市城管隊員向當地不少小商販撥打電話,主動動員他們到指定地點擺攤經營。不少攤販主接到電話後非常驚訝,直呼「還有這麼好的事啊,我要叫上其他人也來擺」,還有人表示難以置信,稱要到現場確認一下。

成都「地攤經濟」獲官方譽為全國模範。(中新社)

「地攤經濟」可以講得很容易,好像只要執法放寬一些,臨時修改土地用途,開了一處空地就會有小販自動聚集出現,有秩序地做生意。可惜現實沒有那麼理想,單講城市空間管理,衛生、交通、消防問題不在話下,稍有鬆懈就可能引來「有勢力人士」搶這一塊肥肉,圍標奪取攤位,又或陀地收保護費。

城管抽打小販、小販打死城管

有效管理需要可靠執法,而在內地直接負責管理地難的人員,偏偏是極具爭議的城管隊伍。即使在2017年清退編制外人員,城管執法問題依然為人關注,例如在2018年山西太原,網傳片段顯示,城管於「整理市容」期間,以鞭狀物件抽打小販,事件曝光後被處以10日行政拘留和罰款500元(人民幣.下同)。

🔑🔑吉林省長春市轄區被指圍封免費停車場,改造為收取「衛生費」的地攤區(微博圖片)🔑🔑

+4

在大眾語境之中,誇張一點說,城管和小販猶如天敵,衝突起上來更引致雙方傷亡。例如在2018年甘肅蘭州,有父子檔賣瓜小販涉嫌佔道經營,與執法人員初則口角,繼而拿刀、榔頭、木板和地秤動武,導致該城管隊伍1死2傷。另外在最近10年內,偶然都會爆出「城管打死人」的新聞,觸發洶湧輿情。

正如內地許多爭議,往往爭拗點在於城管濫權是否「個別事件」,城管「強力」執法是否由於「刁民」太多。姑勿論這些有理說不清的事情,國民觀感都頗為一面倒,到了現在還在取笑道城管是全中國最強大的武裝隊伍,視之為「有牌惡霸」,狐假虎威欺負弱小。

攤位費由每月20元暴漲至3千元

「地攤經濟」的緣起似曾相識,同樣是地方折衷規則以促進發展,中央繼而予以鼓勵,然後全國風風火火地仿效。可是以政治掛帥的運動式推行,一旦遇上法規上的諸多「灰色空間」,難免可能衍生大量副作用,包括觸發城管與小販的潛在衝突,在政府推動的「地攤經濟」中重蹈濫權貪腐的覆轍。

🔑🔑河南省鄭州市傳出小販攤位被「坐地起價」(微博圖片)🔑🔑

例如內媒最近便報道,河南鄭州一向開放路段擺夜市,「區域綜合管理人員」指每個月攤位費是20元,不過由於近日「地攤經濟」登上新聞頭條,攤位費居然暴漲至3000元,當中疑似牽涉炒賣攤位。然而內媒都講不清哪個官方機關根據哪一法規在收攤位費,未知夜市運在是否從來都有賴於執法人員的「默契」。

應該站在「地攤經濟」前線的城管隊伍,與其說可以成為解決問題的官方手段,反而可能會淪為阻礙計劃的問題之一。外界可從這一項「保就業」措施中可以再次觀察,中共有否改善治理能力,成功在施政的「最後一哩路」有序而有效地推行「地攤經濟」,避免常見的「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