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多名立委集體收賄 扛著民主反民主的台灣政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民進黨立委蘇震清(蘇嘉全姪子)、國民黨立委廖國棟和陳超明日前爆出捲入受賄案。民進黨方面蘇嘉全為免受賄疑雲延燒至己,迅即辭去總統府秘書長職位;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則說出重話,絕不容忍從政同志貪腐。時代力量的動向最為有趣,旋即發出聲明,即刻停止徐永明黨權,並由另一位曾與徐同台角逐主席寶座的邱顯智擔任代理黨主席。

台北地檢署偵辦立委涉收賄案,指揮調查局兵分65路搜索,並約談6名前後任立委等63人說明,前立委徐永明(中)8月1日清晨到北檢應訊。(中央社)

對比徐永明如今的下場,其Facebook專頁2019年底的一篇帖文成了他今日下場的最佳諷刺。他稱,「先前韓國瑜被質疑幫岳家喬砂石案時,嗆聲若有『貪污就關到死』,結果立法院院會表決提高貪污犯的假釋門檻,國民黨卻集體逃跑缺席。難道國民黨委員不認同韓國瑜的說法嗎?說一套做一套,根本是陷自家總統候選人於不義!過去許多有權有勢的貪污犯坐牢沒多久就申請到外役監快活,或是輕易假釋出獄。甚至透過立委關說、施壓,影響假釋的審核與進度。……司法改革的腳步不能停,2020要讓時代力量繼續留在國會,扮演改革推進器的角色,實現符合台灣人民期待的公平正義。」

如時代力量這類高舉高道德要求,自詡捍衛進步價值、站邊弱勢的「偽左派」,一旦道德外表不再,其反作用力將會遠超過一般被認為右派的政黨遭爆貪腐。原因在於,這類偽左派很大程度的滿足一般人民對政治的「想像」,譬如希望政治清明、賢明者從政、道德施政等「幻想」,在許多議題上都搶佔道德制高點,於是乎人民對他們有了「期待」,期待越大、失望越大。歐洲許多左派或自詡為左派的政治團體、人物之所以消失於政壇,亦是因為此類情況;特別是在他們無法做到給予人民的政治支票,抑或是如同台灣正發生的貪腐疑雲出現之時。

舉此次徐永明涉嫌收賄為例,徐收賄發生在他擔任立委之時。一般來說,擁有立委身份才會有人想要行賄,因為立委手上才有權力,故徐也依着立委在市場上的「價碼」收了一定數目的賄款。右派主要提倡迴歸資本和市場,政府不要介入太多,讓人有官商勾結的印象;但是往往實際情況證實,這種偽左派反而才是真真正正的市場派,清楚知道自己當權後,在市場上的價碼位於何處,一切由資本說話。

而時代力量之流,前身又是一群基於共同敵人——國民黨在前,在民進黨大傘庇護下,運用社會運動包裝自身政治野心和慾望的人。爾今,國民黨已被打垮,躺在路邊喘息,民進黨同時佔據行政立法的優勢,時代力量又於2020年躲過泡沫化危機,取得三席不分區立委。這種權力與資源的豐厚,在具有街頭抗爭狼性的人面前,道德外皮被撕毀而顯露出貪婪是遲早的事情。畢竟在台灣社運界,表面上的團結靠的是「共同敵人」,當共同敵人消失,自家人轉頭揮刀向自家人是常有的事情,在台灣社運界是屢見不鮮。

時代力量的切割之快速、之無情,恰巧曝露的正是上述的如狼本性。政治權力也好,利益資源也罷,皆猶如照妖鏡般,將這類大奸似忠、大偽似真的「假貨」面貌,照得一覽無遺。諷刺的是,嘴上常掛「民主價值」、心中常想「民主自由」的台灣人,在當前社會主流氛圍之下,對於這類道德假貨的標準,竟輕易地被「反共」或「反中」等情緒動員而轉移焦點。或許對固守一黨利益且政治正確至上的的部分台灣選民來講,從政者的道德並不重要,政治正確是原諒的立場,綠黃都是原諒的顏色。倘被817萬人認為是民主捍衛者的人搞出貪腐,於私德、於公德禁不起檢驗,他們心中的民主會是「嚴格意義上的民主」嗎?道德外皮下的貪婪,政治權力都將使其曝露無遺,民主亦不過是手中玩物而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