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蔡英文對新總統也焦慮?

撰文:范曉鵬
出版:更新:

眼下這場膠着的美國大選對蔡英文政府來說或許很重要。眾所周知,蔡英文上台以來,兩岸關係便從來沒有緩和過,尤其是2020年5月20日後甚至多次幾乎「兵戎相見」。在可預見的未來,這種政治對立將長期持續,當然這是在雙方都無意徹底打破對峙僵局的背景下才會出現的局面。

也即是說,無論誰當選,蔡英文政府都必然緊緊將自己的命運綁在新任美國總統的戰車上,否則來自大陸的軍事壓力和政治壓力料蔡英文是難以承受的。這並非危言聳聽——台灣的生存空間已經在急劇萎縮。

當然,這又是一個悖論。就像造成這輪兩岸緊張局勢升級的原因那樣,美台結盟越緊密,大陸的反應只會越發激烈,蔡英文需要小心平衡這種「僵持」的微妙平衡點,即與美國保持一個適當的距離,避免給大陸以「武統」的理由。

《華盛頓郵報》早前披露蔡英文政府「押寶」特朗普,不過台灣方面此後出面否認。(資料圖片)

蔡英文政府也有不必焦慮的理由。

《華盛頓郵報》早前披露蔡英文政府「押寶」特朗普,並不會真的給台灣帶來怎樣的麻煩。蔡英文政府的確有理由傾向於特朗普,畢竟在過去的4年,正是特朗普政府重新「意識」把台灣從中美關係的邊緣地帶拉到談判桌「旁觀」中美博弈。蔡英文政府有理由相信特朗普一旦當選會繼續支持台灣,繼續為台灣增加對抗大陸「籌碼」。二者在這方面擁有前所未有的共識。

台北論壇基金會董事長蘇起日前出席「美國總統大選的政治風險與潛在法律爭議」座談會大談把台灣命運與特朗普輸贏綁在一起,「特朗普若是贏了,蔡當局就大勝;但如果特朗普敗選,會怎樣也不知道,代表這中間的風險非常高」。

不過,拜登當選對蔡英文來說會糟糕嗎?也許他不會像特朗普那樣「義無反顧」,但終究不會拋棄台灣。

10月22日,拜登曾罕見投書《世界日報》向台灣喊話。在題為「為我們家庭更繁榮的未來」的文章中,拜登稱讚蔡英文政府在控制新冠肺炎疫情上所樹立的「典範」,並稱「我們是一個太平洋強國,將與盟友並肩,增進我們在亞太地區共享的繁榮、安全與價值。這其中就包括深化與台灣這個居領先地位的民主政體、主要經濟體,以及科技重鎮的關係」。

10月22日,拜登曾罕見投書《世界日報》向台灣喊話。(資料圖片)

不獨於此,《台灣英文新聞》在同一天刊登獨家報道,其中引述接近拜登競選團隊的匿名人士說法,稱拜登將是蔡英文更應該期待的。

更何況,中美關係的「基本盤」已經決定無論誰上台,都只能是對中美相處方式進行微調,而不會改變實質的「利益衝突」。特朗普將中國視為競爭對手的這些年,人們已經相當熟悉美國的操作。而對於拜登來說,他會放鬆對中國的警惕並擁抱中國嗎?也許,他會試着不那麼激烈,但是也僅此而已。

一名CSIS中國實力項目研究人員便在最近稱,在台灣問題上,拜登不會像當年杜魯門(Harry S. Truman)那樣放棄對台灣的支持,事實上在台灣問題上,假如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在4年前獲勝也並不見得會比特朗普更「温和」。

而且,兩百多年的美國政治傳統吿訴人們,共和黨與民主黨的政治共識遠比分歧要多得多,所謂的「紛爭」往往是微不足道的。在過去的4年中,人們雖然看到了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分裂」,但同時也看到在判斷中國崛起的威脅,以及利用各種議題干擾這種崛起上,往往出奇地步調統一。

蔡英文(中)10月31日召開國安高層會議討論應對美國大選結果,稱無論選舉結果為何,將持續深化與美國共和黨及民主黨之關係。(台灣總統府)

蔡英文需要擔心拜登上台重新調整與北京的關係嗎?顯然,她似乎更可能會慶幸自己趕上了好時候,趕上了箇中美關係從合作到競爭的過渡期。

這名匿名人士稱拜登對其上台後的東亞政策設計得非常詳細,他將繼續履行《與台灣關係法》,並將對台軍售以免台灣遭遇中國解放軍攻擊作為重點推進,同時「加強與台灣的非軍事聯繫」。

所以說,不管蔡英文是否會在10月31日召開國安高層會議澄清「押寶」特朗普的傳言,其實意義並不大。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