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書記掌摑秘書長 官場「掌摑」醜態為何又出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2年1月29日,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打了公安局長王立軍一記耳光,引發驚天大案——薄王案件由此拉開帷幕。

九年後的2021年1月17日,河南一「市委書記掌摑政府秘書長」的帖文在網絡流傳開來。據中國媒體報道,該信息曾於北京時間1月16日19點20分首發於微博用戶@濟源市尚娟的博客,博主自稱河南省濟源市政府秘書長、濟源示範區管委會辦公室主任翟WD的妻子尚娟,她在該舉報信中,實名公開舉報了濟源市委書記張戰偉。

2013年8月24日,薄熙來和王立軍對簿公堂,被坊間戲稱為「一個巴掌扇出的血案」。(微博@濟南中院)

舉報文章稱,2020年11月11日7點45分許,張戰偉到機關餐廳吃飯,「看見翟WD後問他是誰,有什麼資格在餐廳吃飯,並讓服務員趕翟WD出去。翟WD上前自我介紹並解釋自己出現在此的原因,結果反遭張戰偉一個耳光。受此羞辱,翟WD心臟病誘發。次日張戰偉到翟WD所在的示範區管委會辦公室黨組進行調研,強調下級對上級要有服從意識,還說了『良心大大的壞了』、『我要有槍當時就斃了你』之類的話語。事件發生後翟WD在工作上備受孤立,並經常被要求配合調查,翟WD妻子報案後也沒有得到任何說法。」

據查證,河南省濟源市市委書記張戰偉確有其人。河南省濟源市政府秘書長為翟偉棟,與舉報信中的翟WD拼音簡稱相匹配。公開報道顯示,濟源市委書記張戰偉曾於2020年11月12日帶隊前往濟源示範區管委會辦公室調研黨組工作,並在會上強調,要做政治上合格的黨組織,做政治上成熟的黨員幹部,「決不允許目無組織、自以為是、自行其是、陽奉陰違或當政治上的『兩面人偽忠誠』」。 也和舉報文章中所稱,「次日,張戰偉到翟WD所在的濟源示範區管委會辦公室黨組進行調研」對應的上。

對於「市委書記掌摑市政府秘書長」事件,河南省紀委熱線「12388」1月18日稱,「已接到問題反映」。濟源市委同一天回應媒體稱,「網傳與實際情況稍有不符,飯間起衝突,雙方或都有過激行為。」

至於事發原因,舉報文章中通過張戰偉的話語簡間接說明,翟是市政府秘書長,不屬於「副市長」級別,不可以在該食堂用餐。網絡上也有未經證實的消息補充說明,涉事餐廳乃是一個官員「小灶」,該「小灶」的級別應該是濟源市市委常委級別,即包括市委書記,市長,副書記,市委秘書長,而恰恰不包括市政府秘書長。市委秘書長和市政府秘書長雖然都是秘書長,但是級別不同,市政府秘書長不屬於市常委級別。

如果「小灶」之說屬實,說明官場特權現象在中共政壇依然嚴重,廣為民間詬病的特權「特供」現象依然存在。中共十八大後諸如「八項規定」等官場整風已經進行八年多,結果官員不敢公然出入會所公款消費之後,隱形「特供」居然依然存在。試想如果只是簡單的機關食堂,恐怕不至於讓一個市政府秘書的「越權消費」讓書記大人如此惱火,覺得權威受到冒犯要通過扇人耳光來強調權力等級的「不容逾越」。

目前,舉報人@濟源市尚娟的微博已經清空。(微博截圖 )

而不管事出何因,目前信息顯示「掌摑」是確有其事。從薄熙來到張戰偉,這種上級不高興就能隨手給下屬一個耳光的官場陋習的曝光,不僅曝光了部分官員素質的低劣,也曝光了政壇「官大一級壓死人」的等級觀念並未根除。

舉報文章稱,翟被打耳光後,遭遇當地紀檢部門多次調查,其家人惶惶不可終日的表現以及翟本人的懊悔,「如果那天,自己起身站立,對張戰偉畢恭畢敬,可能就不會被打」,無不充滿諷刺的揭露了地方政壇「一把手」一手遮天,紀檢系統也淪為「打手」的現實,乃至深受其害的官員也並無任何改變這一陋習的意識。

就如前不久(1月5日)宣判的賴小民案件,其17.88億元人民幣的貪腐金額,創下了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貪官受賄的最高紀錄,讓中共十八大以來的強力反腐面臨難言的尷尬——反腐敗從未中斷,卻未能控制住官員們「前赴後繼」的貪婪之心?

貪腐達17.88億元人民幣的賴小民被官方評價為「毫無忌憚、近乎瘋狂」。(微博@天津二中院)

同樣,中南海高層在中共十八大結束不到一個月(2012年12月)為就推出「中央八項規定」等整風措施,以控制官員公款消費等隱形腐敗。結果,八年後,在政府的機關食堂中,居然還存在如此等級森嚴的就餐制度。

再者,「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躋身副國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薄熙來書記一個耳光扇出的多米諾骨牌效應才過去八年多,只不過是廳局級的張戰偉書記就忘了「前事」,任性地扇出了自己的巴掌,可見這些官員不僅自律性不合格,記憶力也不合格。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