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野男孩」丁真吸煙傷透粉絲心 過火人設捅破「網絡淨土」幻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網紅不是『一旦擁有,天長地久』」,這是官媒對被封為「甜野男孩」、一夕爆紅的四川甘孜州理塘縣藏族男子丁真吸煙影片流出後的評論。事件過去多日,一場沸騰的狂歡已然落幕,也應是時候反思喧囂背後的種種脈絡。

人設的光環終會回到人性真實的一面,也許及早了解最真實的丁真,對其本人及期望過高的網民雙方而言皆不是壞事,讓彼此清醒,網絡世界沒有真正的淨土。

過火的人設塑造 遇上操之過急的形象管理

去年11月11日之前,19歲的丁真只是生活在理塘縣下則通村的一名普通藏族男孩,從小沒有接受過正規學校教育,去過最遠的地方也就是所在的理塘縣縣城,而人生最大的願望只是賽馬比賽拿第一,當名「賽馬王子」。但是,一次意外的「出鏡」,配合異域情調且清澈乾淨的外表,令丁真被億萬網民所知只是朝夕間。

圖輯|四川藏族男丁真一夜爆紅 擔任形象大使冀宣傳理塘縣旅遊文化

無心插柳柳成蔭,此後,地方政府極速將丁真「收編」,理塘縣文旅體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簽下丁真為代言人,心繫理塘縣形象發展的眾人似乎皆樂見一場不同於以往的網紅營銷在全國持續,好讓「一個人帶火一座城」。

丁真的領導早前介紹指,「丁真不抽煙不喝酒」。(網上圖片)

丁真之所以意外走紅,靠的就是人設被塑造得太完美,天真、靦腆、懂事、聽話。一個巴掌拍不響,在網民們心中,丁真猶如一片沒有被污染的淨土,可從其天真爛漫的笑容獲得慰籍,這場網紅營銷也便獲得源源不絕的推動力。正因如此,丁真的人設形象,從來都是外界加予其身上,當「不吸煙、不喝酒、不喝飲料」這一理塘方面強力推給公眾的標籤,被吞雲吐霧的「惡趣味」取而代之,那從爆紅同退場其實可以很簡單,紅得有多快,崩塌得同樣有多快。

誠然,作為一個成年人,選擇吸煙與否根本沒有對錯之分,但在粗疏、操之過急的形象管理下,成敗皆可取決於一條片,那些背後推動者明知丁真炙手可熱,卻未有為「一張白紙」的他,給予必要的培訓和叮囑,最終要接受外界乃至官媒的敲問也是意料之中。

「丁真+理塘」組合:城市人對浮躁感的回應?

為什麼人們會對「完美丁真」如此沉迷?若細心留意,不難發現大多數對丁真趨之若鶩的網民來自於城市,更有網民不諱言自認識丁真後,整個人都變得不那麼浮躁,並收穫了快樂感,「莫名變得很佛系,不想去思考太多事情,物慾也降低了」。

改革開放已走過逾40年,一方面,以農業人口佔多數的社會轉變為城鎮人口佔多數的城市型社會,所帶來的必然是生活形態乃至社會規範的轉變,面對氾濫、紊亂的城市符號,充斥着消費主義、物質主義的周圍,人們或主動或被動捲入一場物慾洪荒之中。

但另一方面,城市人要回應或自身或社會的期待,但卻非所有人都能夠承擔自己的理想,若想避免難逃弱肉強食的境地,那就絕不能有任何鬆懈的餘地。

圖輯|四川美少年丁真鄉下成旅遊熱點!

在這種背景下,難免就出現一種追求功利性的浮躁,為了迫切的想要「脫貧」,擺脫「窮忙」,不得不急功近利,可是在每日營營役役的背後,城市人還是嚮往著傳統文化、歷史積澱與生活樂趣,在可望而不可即之中糾結苦惱。

如此一來,當「丁真+理塘」的組合出現,一種陶淵明式的田園想像便油然而生,對那無拘無束的生活表示嚮往,多多少少從丁真淳樸且天真爛漫的笑容上得到心靈慰籍,其實都是追求返璞歸真的都市網民的一種本能上的反應,也能解釋那一泓清水被混濁後,隨之而起的失落。

回到人性真實一面非壞事

一言以蔽之,人設的光環終會回到人性真實的一面,事件反映出有份捧起丁真現象的人,試圖對其吸煙一事以「小孩子」、「試了一下」、「電子煙不是煙」等語作解畫是有多麼蒼白,一場沸騰的狂歡是多麼經不起考驗。

完美無缺只是網民心中的完美想像,也許及早了解最真實的丁真,對雙方皆不是壞事,讓彼此清醒,網絡世界沒有真正的淨土,如大眾一直只執念於丁真美好的一面,等那天丁真出更大的「錯誤」時,那他只會摔得更傷更疼,因網民有多投入去親手塑造「完美丁真」,那期望崩塌時就願多投入去親手毀掉它。

+2
+2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