説走就走 五一假期「機票盲盒」為何如此火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五一假期間,今年受到外界廣泛關注地新旅遊商機是「機票盲盒」,付出人民幣百元有找的金額,抽取隨機目的地的機票。這種「不確定性」以及「神秘」在年輕人族羣間廣受流行,一推出往往快速售罄,甚至導致系統癱瘓,在抖音跟小紅書話題也快速破億,但在火爆背後也引發關於消費者權益的憂心。

五一假期重慶等熱門旅遊景點擠滿了人潮,有人認為機票盲盒也可以讓年輕族羣拓展冷門景點旅遊。(視覺中國)

根據《北京青年報》的資料顯示,在清明連假的三天假期裏,旅行平台推出的「機票目的地盲盒」共有2000萬人參與,在微博的話題參與量也快速破億,而在五一假期開始前,各旅遊平台也推出66元到99元價格不等的「機票盲盒」,而在五一假期前,多家航空公司也加入這個行列。根據同程旅行透露,參與機票盲盒的人以90後的年輕用户為主,其中95後的羣體更多,在性別方面則是多為女性用户。

火爆的「盲盒經濟」

機票盲盒在2021年成為春季第一個爆紅的旅行行銷方案,並且在清明連假就引爆高的話題討論度。所謂的「機票盲盒」指的是百元人民幣以內,指定出發地,但目的和日期隨機的機票,而若搭配假期,則會在限定的假期時間內「開票」。而為了搶「五一」長假商機,包括攜程、飛豬、去哪兒等中國旅遊平台相繼皆推出「機票盲盒」活動,價格不等但有些平台都會內涵隱藏的優惠如「雙人往返」、「酒店折價」等,吸引許多人去「試一試手氣」。

由於機票盲盒雖然難搶大都可以全額退款,吸引許多年輕族羣去試運氣,有人更是一開再開,直到有自己滿意的選項。旅遊業者指出,機票盲盒之所以在年輕族羣廣受歡迎是因為比起縝密規畫旅遊行程、目標的旅行或跟團,年輕人喜歡這種新奇感,加上旅遊攻略方便查詢,隨着網路的便捷和平台的便利,只要訂了機票平台就會推薦相關的飯店或優惠旅遊方案,規劃自助行非常的容易。因此「機票盲盒」也是一個引子,促進許多年輕消費族羣願意在五一來個中國境內旅遊,許多年輕族羣也享受「拆盲盒」的新鮮感。

機票盲盒除了可以購買也被許多業者拿來抽獎。(微博@飛豬旅行發言人)

此外,也有業者指出,這樣的行銷方式也可以幫忙航空公司消耗一些冷門的目的地或是剩餘的機位,但也因此有許多消費者批評開出的「機票盲盒」時間「晚出早回」或是都是過早或過晚的航班。在社羣平台上秀出自己的「機票盲盒」抽到哪裏? 手氣如何? 也成為有趣的社交話題。

盲盒經濟近年在中國大陸快速發展,「玩偶盲盒」、「文具盲盒」等都有廣大的市場,概念也近似於台灣過往的「福袋」、「驚喜包」等,但蔓延至餐飲業如「奶茶盲盒」、寵物業的「活體」盲盒都足以見得其野蠻生長的速度。

Mob研究院曾公佈《2020盲盒經濟洞察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大陸的盲盒行業市場規模為人民幣74億元,預計2021年將突破100億大關,2024年會達到達300億元。顯見這種「驚喜」商機的龐大。

而盲盒的消費主力,則是一線城市的女性白領和Z世代大學生。根據該報告,女性消費者佔盲盒消費人羣的62.6%。從職業分類來看,職業白領佔比49.7%,學生佔比則為28.6%,從年齡來看,18歲-24歲人羣佔比最高,達37.6%,25歲到34歲人羣佔比達37.3%。

如何監管引發討論

不過這樣的熱潮也引發消費者權益的憂心,中國消費者協會也特別選在五一前夕發佈消費提示,其中針對「機票盲盒」特別提到,「説走就走」的旅行不可取,一定要通盤考慮出行時間、用餐住宿、目的地情況、返程安排以及售後退換限制條件等因素後再做決定。也有人提到,「機票盲盒」可以全數退款就可以看出它更多的是作為一種行銷手法,達到刺激旅遊業的目的,而關於廣大的「盲盒經濟」市場要如何規管,避免讓不好或滯銷的產品混入其中,也是值得討論的。

2020年盲盒經濟破圈,亦引發《新華社》的批評這種「盲盒熱」是一種上癮和賭博心態的畸形消費。中國大陸的潮流玩具品牌「泡泡瑪特」就曾遭中國官媒《新華社》點名批評,「泡泡瑪特」將卡通人物、動漫公仔以及自己開發的IP角色裝在盒子裏隨機出貨(與日本扭蛋類似),在年輕人間廣受歡迎,泡泡馬特在2020年12月上市後,帶着「盲盒第一股」的光環,市值曾一度突破千億港幣。

台灣的驚喜經濟

2019覆面書登上暢銷排行榜引發許多討論。(Facebook@悦知文化)

在台灣這種「驚喜經濟」,近年來最有趣的例子就是2019年覆面書攻佔台灣暢銷排行榜。將整本書包裹起來,看不到作者和姓名,只有出版社編輯手寫的推薦信以及推薦語以紙膠帶黏貼於書上,它的暢銷引發台灣出版社的許多討論。去除了廣告、名人推薦的文案,只有編輯的「真心推薦」還有神秘感,成為2019年的熱度話題,但也有人認為「覆面書」的成功不只是驚喜,也有對編輯推薦的「真心」和出版社對「書的熱愛」的一種鼓勵。

此外,因串流平台的興起,台灣的租片店也曾出現模仿覆面書以租片員工推薦的話語擋住片名的方式進行行銷,販賣「驚喜」,但與覆面書一樣多了推薦語,大眾的關注焦點除了「驚喜」也着重在「真摯的推薦」上,不只是一般的盲盒經濟。而在台灣的娃娃機也出現過類似泡泡馬特的盲盒公仔或隨機盲盒,也曾引發是否為變相賭博的質疑。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