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孩政策.訪談|中日青年一同「躺平」,但中國的挑戰更嚴峻?

撰文:戴侖
出版:更新:

中國再次變更計劃生育政策,全面放開「三孩」引發輿論關注。中國稍早前公佈了第7次人口普查結果,儘管中國官員一再表示,中國人口紅利仍存,但數據表現出的狀況讓北京也無法繼續壓制外界對中長期中國面臨的高齡少子化人口危機的擔憂和議論。而中國的鄰國日本是高齡化少子化國家中的典型國家,日本政府近些年來在應對人口問題上也嘗試了很多辦法,正如日本官員説的那樣,人口危機的背後實質是年輕人羣體的危機。
那麼,對於中國此次出台這一政策的考量是什麼,面臨何種挑戰?日本的經驗和政策實踐又能給中國怎樣的啓示?而更重要的是當今年輕人的困境究竟是什麼?就這些疑問,多維新聞特約記者劉海鳴在日本採訪了有關人士,經編輯後於《香港01》轉載。

目前,日本年輕一帶已經進入「低慾望」、「草食系」的狀態,這種狀態下,日本年輕人不喜歡談戀愛、不喜歡結婚,不願意消費,不願意出國旅行,甚至不想工作等等。而與日本社會相似,近些年來,中國年輕一代「躺平」、「內卷」現象嚴重,稍早前中國網絡上還出現了《躺平即正義》的奇文。

大陸外賣小哥受困系統的問題近期得到許多討論,但儘管抱怨與躺平,它們仍堅守崗位。(視覺中國)

日本柳澤國際智庫高級觀察員上田明石認為,日本由於受到泡沫經濟破滅打擊,經濟停滯已超30年,年輕人的發展動能遭遇國家系統性經濟功能紊亂的打擊,包括嚴重的通貨緊縮以及企業的收縮型發展模式,這些社會環境造成日本年輕人低慾望的生活模式。

中日年輕人的困境

但由於日本是發達國家,國家對民眾的支援能力和確保社會法治保持公平正義的能力相對較高,使得日本年輕人即使「躺平」,也能夠維持發達國家的生活水平,享受到較高的物質生活保障。

上田認為,日本年輕人今天面臨的困境,是日本在戰後經歷高速增長期一躍成為發達國家之後,國家迷失前進方向,導致無法給年輕人提供實現自身價值的社會平台造成的。但即便是這樣,日本在全球主要工業國中,依然保持着較高水準的社會公平性。

飲茶哥提醒大陸青年下午三點鐘到了該飲茶,此舉摸魚喝茶的舉動被視為打工人逆襲。(截圖自bilibili飲茶哥視頻)

「但中國年輕人出現的『躺平主義』與日本年輕人的『草食系』有很大差別。」上田稱,中國社會在經過改革開放後的數十年高速發展後,社會不公平造成的矛盾已經突破某種極限。中國已超越美國擁有世界上數量最多的億萬富豪,也造就了數量龐大的富裕階層,儘管這一階層的人數已經超過了世界上一些國家的人口總和,但在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面前,依然屬於極少數。

這樣的少數精英目前掌控着中國絕大多數資源,擁有話語權並影響國家的決策。這就導致中國的決策實際上已經開始向着有利於富豪與富裕階層的方向制定。

上田表示,中國推行一套嚴密的精英治國政治體系,「這是一種金字塔結構的系統,中國社會的主流意識形態也在模仿這套系統,造就中國社會層面巨大的競爭和高低落差,也將普通的中國人按照其所在高度進行『身份等級』劃分,這一點可以從中國官員、國企員工等體制內人員享有的一般公民不具備的特權看出。」

上田認為,中國年輕人的躺平主義和內卷化現狀是中國社會資源分配不公平的結果,「掠奪階層」佔有了太多的資源和空間,使得人數佔大多數、地位相對弱勢的年輕人只能在更有限的資源中競爭,「這是內卷化出現的主要因素。」而「躺平主義」可視為非精英階層在上升通道,乃至最基本的公平回報上無法得到滿足的時候,做出的最為無奈的選擇。

上田還表示,近年來中國社會言論管控加劇,自由表達渠道受到了很大壓制,無論主流媒體還是社交媒體都無法反映真實的社會現實,這也是造成年輕人選擇「躺平主義」的原因之一。

關於「躺平」的討論已經成為中國網路上的一種亞文化。(Getty)

「底層年輕人的訴求無法被正視,甚至還會被媒體扭曲,造成社會的『集體幻想』,特別是精英階層和統治階層的感覺失真,無法及時應對,進一步加劇了社會不公。」

上田最後説,中國要解決年輕人的「躺平主義」,需要大刀闊斧的改革,而現有的改革節奏實際上已經無法遏制社會的兩極分化,儘管中國官方在很多場合下表示中國將通過發展解決目前的社會矛盾,中共在理論上也將當前中國社會主要矛盾轉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但問題在於,中國的發展已經出現了鈍化的現象。隨着(中國)工業化和城鎮化的完成,中國發展的鈍化將加劇,發展將無法從根本上解決社會不公的問題。」

「中國需要在完善國家公平正義和建設法治國家上作更多的努力,這也是習近平能否引領中國實現國家治理現代化的關鍵。」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