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英媒故意選醜照片「辱華」? 國民應更有自信一點

撰文:張智琦
出版:更新:

7月24日,中國選手侯志慧在女子49公斤級舉重比賽奪下奧運金牌,更一舉突破奧運的舉重紀錄。然而,英媒路透社(Reuters)報道中所刊登的一張侯志慧照片卻引發中國輿論質疑「辱華」,中國駐斯里蘭卡大使館、《環球時報》都指責該照片有醜化之嫌,這使得西方媒體對中國的再現又成為關注焦點。

該事件起因於路透社在推特(Twitter)上發布了侯志慧奪金的報道,並附上一張她舉重時「表情痛苦」的照片,結果引來中國駐斯里蘭卡大使館轉發,批評路透社選用的侯志慧比賽照片「顯示了他們有多麼醜陋」,斥路透社「無恥」。內媒《環球時報》也質疑路透社刻意挑選侯志慧「表情痛苦」的照片,有醜化之嫌。隨後,一些中國網友也附和批評西方媒體「故意選醜照侮辱中國」。

然而,平心而論,中國官方和媒體似乎有點反應過度了。只要看看路透社同一篇報道中,由同一名攝影記者所拍攝的印度選手查努(Saikhom Mirabai Chanu)的舉重照片,就可發現該照片同樣捕捉的是選手「表情痛苦」的瞬間。而在過去在舉重賽事中,選手因為用力而表情扭曲地舉起槓鈴既是必然的現實,也是新聞攝影的「標配」,很難說是針對中國選手的「醜化」之舉。

2021年7月24日,印度選手查努在女子49公斤級舉重比賽不敵侯志慧,最後拿下銀牌。(Reuters)

中國的輿論或許期待的是侯志慧露出勝利笑容的照片,但是舉重的奮戰過程也同樣感人,侯志慧面容痛苦的舉重瞬間,其實很好地反映了舉重比賽的不容易和運動員的艱辛努力,實在沒必要將此解讀為「辱華」。

不過反過來說,中國輿論的反應也有值得理解的一面。回顧西方再現中國和亞裔女性的歷史,的確充滿了妖魔化和貶低的形象,從首位華裔好萊塢女明星「龍女」黃柳霜(Anna May Wong),到飾演「霹靂嬌娃」的劉玉玲,西方眼中的中國女性要不是危險的象徵,要不就是慾望的對象,或者兩者兼具。而穿着滿清服飾外貌陰險的「傅滿洲」、「瞇瞇眼」的女性也長時間成為西方對中國的刻板印象,日前北京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的服裝畢業設計展還因為一眾模特「瞇瞇眼」引發爭議,被批評是迎合西方的審美觀。

2021年5月,北京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舉行服裝畢業設計展,因為一眾模特形象「瞇瞇眼」,遭網友批評「迎合西方對亞裔的刻板印象」。(微信@檸檬木聚糖)

客觀來看,針對西方媒體再現中國時經常帶有的異國情調和東方主義色彩,或是刻意醜化的「陰間濾鏡」等角度,中國輿論予以關注和批評實屬正常。但同一時間,或許也須認識到不論是攝影或影視媒體的「再現」,本來就存在多種角度和觀看方式,這些多元角度未必就是「醜化」或者「辱華」,反而可能提供觀者不同的視野和理解。

例如1972年,意大利左派導演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到中國拍攝紀錄片《中國》,影片完成後卻因為取景角度不夠「偉光正」,遭四人幫批判為「醜化中國人民」、指安東尼奧尼為「反華小丑」。但回過頭來看,安東尼奧尼的電影其實並無醜化社會主義中國之意,而是用了比較多元的拍攝技巧,如實呈現他所看到的中國和平民百姓,為文革時代留下一卷珍貴見證。

又或者看看台灣,蔡英文在2015年登上《時代周刊》(TIME)亞洲版封面照片,卻因為攝影師弗格森(Adam Ferguson)以對比強烈、黑白陰影分明的方式呈現蔡英文,遭親綠名嘴嫌棄把蔡英文「拍老了」,還有許多台灣網友笑說照片看起來就像《星際大戰》(Star Wars)裏面的「尤達大師」(Master Yoda),但也有人認為蔡英文被拍得十分霸氣、堅毅。面對爭議,蔡英文則不以為意,大方表示那是攝影師的風格。

2015年蔡英文登上《時代周刊》的封面,有網友將其和尤達大師對比。(PTT論壇)

說到底,攝影和影視藝術不見得非得「偉光正」、「高大全」才能樹立正面形象,運動比賽的照片更不需避開運動員痛苦奮戰的神情,僅僅呈現春風得意的獲獎時刻。中國官方和媒體固然有權抵制抹黑和負面的影像再現,但硬要說路透社的侯志慧舉重照片有「辱華」嫌疑,恐怕是過於言重了。身為大國應該更有自信、包容更多元的眼光,不必動不動就「辱華」,否則也是限制了自身探索各種美的可能。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