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屹出走與馬雲留下對比鮮明 現實主義面向造就的路徑差異?

撰文:杭子牙
出版:更新:

在媒體鏡頭前消失許久的中國地產商潘石屹和網路產業巨頭馬雲,近日又「闖進」媒體視野,潘石屹是在現場觀看美網直播時被中國央視鏡頭意外捕捉,馬雲則是到浙江平湖蔬菜大棚參觀考察,為阿里下一步向「大農業」領域拓展謀劃新局。

潘石屹和馬雲,一個在遭遇行業整頓時,選擇賣出國內資產出走美國,試圖一走了之,一個則選擇服從監管部門要求,不僅明確表態接受所有處罰,深刻反思調整,還積極配合當局最新提出的「共同富裕」主張,為此撥出1000億元人民幣巨資,這兩位中國商界精英面臨危機時選擇的路徑差異,準確折射出了他們更深刻的人格差別。

馬雲雖然是一位商人,但在本質上,他具有明顯的理想主義特質,而且此特質與其現實主義的一面形成了很好平衡。他有野心,而且不止在商業領域,還包括其它更敏感的領域,但是當整頓風暴來臨,他會選擇接受現實。

馬雲早年的教員經歷與知識積累,構成了他的人格底層。馬雲不是因為麾下商業體量太大,不能像潘石屹那樣一走了之,而是其內在人格驅動,讓它選擇了與潘石屹不同的道路。

儘管馬雲的996言論和在上海陸家嘴金融論壇上的發言在今天的中國輿論場和管治氛圍下明顯不妥,而且阿里創始文化中充滿浪漫主義和無政府主義的江湖氣息開始與建制管理發生衝突,導致了一系列管理上的醜聞,但就馬雲本人來說,他是個有情懷、有思想、有叛逆精神的人,這一點毋庸置疑。

當然,馬雲也不是一個慈善家,他的舉動說到底還是為了追求商業利益。在當局發出推進實現共同富裕的號召後,馬雲和馬化騰都拿出鉅額專項資金支持。一般人看馬雲和馬化騰的舉動可能只是看個一個商業財團在政府壓力下配合「割肉」,但是有不少投資機構和個人已經注意到這筆錢主要還是用來在特定領域進行投資增值。

相較於馬雲,潘石屹人格中現實主義的一面更強。潘石屹也有商業之外的理想,儘管他無意挑戰當局,但是他的自由派色彩非常濃厚,這從他前些年在輿論場的發言以及他的朋友圈構成都能看明白,但是當理想破滅,面對壓力,他想到的首先是逃避而不是像馬雲那樣面對。

所以,相較於馬雲在壓力面前表現出來的韌性和承壓能力,潘石屹明顯遜了一籌,他性格中軟弱的一面更明顯。

當然,潘石屹所以選擇出走,除了商業上的考慮,還存在更復雜的政治認同因素。這位自由派色彩頗濃的地產商與這些年中國的社會治理轉型明顯落落難合。另外,其好友任志強因為「妄議」政治被重判十八年的境遇,其子因為侮辱解放軍戍邊烈士被網上追逃,還有他那位性格強勢的妻子張欣等,都深度影響到了他的商業抉擇,這也是他和馬雲不一樣的地方。

馬、潘二人的妻子都深刻影響了丈夫的商業成就,但馬雲的妻子張瑛之於馬雲的事業而言是襄助角色,而潘石屹的妻子張欣則強勢主導了他們商業帝國的很多重要決策。

潘石屹夫婦在理想破滅、市場機會消失後,希望將國內資產甩賣給黑石集團從中國抽身,但在中國監管部門看來,這並不是一樁簡單的商業交易,而是希望藉助交易,將國內資產出售給更具背景的美資公司,向國外轉移資產,所以這種行為根本不可能被批准。尤其潘石屹夫婦現在都身在海外。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像潘石屹這樣在遇到危機時選擇出走他國的行為,常常被定義為一種政治上的不忠誠行為,它和馬雲的叛逆精神有本質不同,而是帶有某種程度的叛逃性質。任何人一旦選擇這條道路,那麼從此一切免談,以後也很難有翻身機會。

歷史上,政治人物林彪曾因叛逃蘇聯而被打入另冊,從一位功勳卓著的解放軍元帥和毛澤東的接班人變成了國家罪人。另一位香港商界名人李嘉誠因為風險規避考量在中國經濟下行壓力下從內地撤資也導致其在內地形象嚴重受損。潘石屹雖然和林彪、李嘉誠都不具任何可比性,然而在中國傳統政治文化維度,這一路徑選擇卻並無本質差異。

但是,像馬雲這樣選擇留下來和國家一起發展,雖然可能得痛苦地適應新的監管文化和管治措施,得承受巨大的市場整頓壓力和社會輿論壓力,但是挺過風暴之後,可能還有發展機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