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地方政治大戲的下半場

撰文:穆堯
出版:更新:

作為中共二十大的「前戲」,4月份起,中共將掀起地方換屆的「下半場」,料共計17省份將先後舉行地方黨代會,完成新一屆地方領導層的調整。

2021年10月25日,以新疆黨代會為起點,中共相繼完成了14個省市區的「換屆」,具體省份和新一屆黨委常委履新時間如下:

遼寧(2021年12月18日)
西藏(2021年11月30日)
雲南(2021年11月30日)
內蒙古(2021年11月30日)
福建(2021年11月29日)
河北(2021年11月29日)
湖南(2021年10月29日)
江蘇(2021年11月27日)
江西(2021年11月26日)
安徽(2021年11月1日)
山西(2021年10月29日)
河南(2021年10月29日)
廣西(2021年10月29日)
新疆(2021年10月25日)

而根據慣例,其餘17省市區的「換屆」料將在4月中旬至6月底完成。

根據對比,中共地方換屆的上、下半場構成與5年前的換屆基本一致。5年前的「上半場」同樣是以新疆為開始,以遼寧、雲南(本次雲南時序稍早)為結束,而「下半場」料依然會大體延續該時序,以貴州為開始,以湖北為結束。

不過,截至目前,貴州尚未最終公布第十三屆貴州省黨代會的具體召開時間。早在2021年12月初,貴州省第十二屆委員會第十次全體會議曾披露第十三次代表大會於2022年4月在貴陽召開。2017年貴州省黨代會是從4月16日開始的。

而作為「收尾」,湖北僅披露新一屆黨代會會在上半年舉行,其他省市區大體也是如此模糊描述。

地方黨代會是「管窺」未來五年地方政壇人事格局的窗口,同時也直接關乎中共二十大的人事安排。

一般而言,地方「換屆」,新任黨委書記、副書記料將提前鎖定中央委員會成員資格。

而更重要的是,地方黨政「一把手」的去留也將直接牽動更高層級的人事變化,比如陳全國去職新疆後,原廣東省長馬興瑞履新新疆黨委書記,料提前獲得中央政治局的「入場券」。

事實上,「下半場」17個省市區包括若干重量級「政治高地」,勢必引起外界的高度關注。

北京、天津、上海、重慶以及廣東,5个中央政治局委員兼掌的地方,都集中在「下半場」上演大戲。

當然,按照傳統,「大戲」亦未必會拖到地方黨代會召開,更重頭的戲碼恰恰是在黨代會之外——比如,5年前蔡奇的上位即是在2017年6月份北京黨代會之前。2017年5月27日,擔任北京市長近半年的蔡奇接替到齡賦閒的郭金龍,提前升任北京市委書記,隨後在2017年6月北京黨代會換屆時當選連任,更進而在10月份的中共十九大上「入局」。

而陳敏爾的上位則有所不同。2017年4月份,貴州率先換屆,陳敏爾當選連任貴州省委書記,其時他已任該職兩年,亦可以不動。不過,孰料隨後風雲突變,昔日政治明星、中央政治局委員兼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同年7月底突然落馬,陳敏爾則順勢北上,也提前鎖定了中央政治局的「入場券」。

與之情形相似,李鴻忠於更早之前令計劃落馬牽動孫春蘭「入京」的2016年9月便基本鎖定「入局」。李鴻忠2010年便已經是湖北「一把手」,到2016年離鄂北上,也算跨屆完成任期。2017年5月底天津黨代會,李鴻忠順利連任天津市委書記,自然不出意外,5個月後他得償所願躋身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

至於當時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他們都是在中共十九大後迎來自己的接班人的,情形與上述明確的提前佈局有所不同。

不論如何,4月至6月堪稱中共政治敏感季,不排除高層提前佈局上述地方人事的重磅安排。這兩天,中共政治局常委紛紛「出京」,習近平考察海南,李克強到了江西,趙樂際去了湖南,更早前栗戰書赴安徽調研,汪洋再循例去了新疆,在外界看來其中不乏對考察地方個別高級官員的用意。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