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即將達成的匯率協議不是《廣場協議》

最後更新日期:

10月10日至11日,中美貿易高級別談判在經歷來了幾個月的僵局之後重啟。

談判的結果似乎超過了外界的預期,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以及談判牽頭人劉鶴見面,並且隨即決定暫停對價值2,500億的中國商品升高税率至30%,這是原定於10月15日生效的關税措施。

根據中國官方披露的信息,雙方在農業、知識產權保護、匯率、金融服務、擴大貿易合作、技術轉讓、爭端解決等領域取得實質性進展;而特朗普則表示,中美達成了「相當實質性的第一階段協議」,並表示可能下個月在智利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面,並簽署最終文件。

+2

新進展之中 匯率協議被聚焦

此次談判達成「實質性進展」的內容之中,匯率和金融服務是首次被提及。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 Mnuchin)在會後表示,談判「幾乎已經完成」,並且稱一旦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完成,他將取消美國對中國的匯率操縱國標籤。

顯然,匯率是中美此次談判的一大主題,很可能在這份第一階段協議中有所體現。雖然具體的內容現在並未透露,但是姆努欽一直要求提高中國央行干預人民幣的市場透明度,並維持人民幣對美元的穩定。美方在貿易協議中加入匯率的目的,想必是希望人民幣兑美元升值,從而促進美國出口,削減貿易逆差。

今年8月,美國對中國採取的加徵關税措施再度升級,8月底人民幣匯率首次「破7」,特朗普大怒稱中國「操縱匯率」,美國財政部隨即把中國正式列為匯率操縱國,這是25年來的首次。

貿易戰始於特朗普對中美貿易逆差的不滿,特朗普也曾多次表示美元太過強勢,抨擊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此次即將達成的匯率協議,對未來人民幣和美元將會有怎樣的影響?

《廣場協議》不可能發生

說起匯率協議,外界的參照物首先就是美日在上世紀80年代簽署的《廣場協議》。協議簽署之後,包括美國、英國、法國、西德的5個發達國家聯合干預外匯市場,導致美元持續貶值,而日本經濟從此開始了「失落的三十年」。

中美即將達成匯率協議,讓外界聯想到美日貿易戰中的《廣場協議》。(Reuters)

從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美日貿易戰一直是外界最常使用類比。現在的美方談判牽頭人、白宮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也的確是當初和日本談判的領導者。然而,中美簽署匯率協議,則不可能是第二個《廣場協議》。

《廣場協議》簽署幾年之後,日元兑美元在上世紀80年代末曾經升值幅度高達260%,急劇升值讓日本的金融資產泡沫瘋狂累積,股市、房市極度繁榮,日本人一度豪言「把東京賣掉就能買下整個美國」,但是經濟也就是這樣由實轉虛,最終崩潰。

在這個過程中,日元升值失控是受美國的壓力,同時日本政府存在開啟貨幣寬鬆政策的失誤,加之美日貿易戰挫傷了日本企業的競爭力,釀成了衰退。當時,日本經濟對出口,特別是對美國出口的依賴性極高,同時日本的產業結構也相對單一。日本受自身實力所限,在簽署《廣場協議》上並沒有和美國討價還價的餘地。

回過頭來看今日的中國,無論是經濟體量還是經濟結構,都並不是30年前的日本。中國不僅有相對完整的工業產業鏈,並且經濟靠內需拉動,市場巨大,且國際收支穩定。中美匯率協議,很可能讓人民幣有所升值,但不可能如當年的日本一樣出現失控。

北京樂見人民幣的適度升值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人民幣在中美匯率協議後適度升值,或許會有助於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而這正是北京在貨幣上的戰略方向。

當人民幣匯率「破7」,外界立即出現中國資本外流加劇的擔憂。如果人民幣在現在的基礎上有所升值,會進一步提高其作為外匯的吸引力。經歷了2015年的匯改,近期又經歷了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改革,人民幣正在分步驟地進入市場化和國際化。

目前,人民幣在全球貨幣儲備中的比重不足2%,小幅升值可能刺激和加速這一比例的增長。這意味着讓更多經濟體相信人民幣具有保值的能力,從而增加人民幣在貨幣儲備中的份額。這份協議如果最終讓人民幣適度升值,是北京樂見的結果。

01深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