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特朗普兩大罪狀 民主黨「聖誕大禮」撕裂美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周二(12月10日),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正式公布對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彈劾條款,聚焦兩條指控:濫用職權和妨礙國會調查。濫用職權指特朗普「通烏門」所涉的腐敗問題,即民主黨認定的本國總統借助外國勢力調查美國公民以獲得自身政治利益;妨礙國會調查則和特朗普政府全面拒絕服從眾議院彈劾調查傳票有關。

上周四(12月12日),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圍繞彈劾條款舉行了近14個小時的馬拉松聽證會,當晚草草結束,待到次日再就彈劾條款投票,以23對17票按黨派區分通過。本周一(12月16日)司法委員會公布長達658頁的彈劾報告。

上述的兩項彈劾條款預計將於本周三(12月18日)由全院就彈劾總統條款進行表決,若超過一半的議員投票贊成,特朗普隨即會被正式彈劾,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三位被彈劾的總統。接手彈劾議案的參議院,預計下月將在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監督下開展對特朗普的「審判」。

法理根據何在?

彈劾是美國各州及聯邦政府罷免涉事政府官員的普遍做法。在聯邦政府層面,司法和行政部門的成員均可以被彈劾。據美國眾議院歷史學家辦公室(Office of the Historian)的統計,眾議院已經發起過60多次彈劾程序,並曾投票彈劾過15名聯邦法官、1名參議員、1名內閣秘書和2位總統。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已提出在1月7日展開彈劾審判過程,並要求正式傳召前白宮國安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等人作證。(路透社)

就最高權力的行政機關而言,美國《憲法》第二條第四款規定:總統、副總統和合眾國的所有文職官員,因叛國罪、賄賂罪或其他重罪(high crime)和輕罪(misdemeanor)而受彈劾並被定罪時,應予免職。

與一般的法庭訴訟程序不同,彈劾調查與檢控由眾議院進行,扮演檢察官的角色,收集證據,列明指控;其審判在參議院進行,由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主持,參議員則扮演類似陪審團跟法官的雙重角色,要由三分之二大多數通過才能正式罷免受彈劾的官員。

但是,美國《憲法》並沒有對「重罪」和「輕罪」給出明確解釋,而「叛國罪」與「受賄罪」又受刑法的高舉證門檻監管,難以作為彈劾總統的基礎。這就給予美國兩黨將彈劾調查及審判的程序「過度政治化」留下了足夠的空間。發起彈劾調查的一方會認為,國會有權力自行定義哪些行為是可彈劾的,哪些是不用彈劾的。目前,美國尚無總統被彈劾下台的例子,這和黨派分野有一定的關係。

遍觀美國1776年立國以來的歷史,只有兩位美國總統曾被彈劾,分別是1868年的詹森(Andrew Johnson)與1998年陷入「萊溫斯基性醜聞」的克林頓(Bill Clinton),但他們都沒有被免職。其中,詹森在如何重建南方聯盟諸州問題的態度上與國會中的激進派差距較大,其開除激進派盟友、時任陸軍部長斯坦頓(Edwin Stanton)的行為被指控為無視「總統未經參議院同意不得撤換某些聯邦官員」的規定,隨即被眾議院通過決議彈劾,在參議院的審判表決中以一票之差被宣告無罪,保住總統職位。

頭戴「讓美國繼續偉大」紅帽的特朗普。(路透社)

克林頓於1999年2月接受參議院審判時,僅有50名參議員投票贊成妨礙司法公正罪,也逃過彈劾下台之危。

「水門事件」主角、美國第37任總統尼克遜(Richard Nixon)並沒有被正式彈劾。1974年7月,當時的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本來已經批准了三項彈劾條款,指控他妨礙司法公正、濫用權力和藐視國會。但在彈劾條款接受眾議院全院表決之前,尼克遜便選擇辭職,沒有被正式彈劾。因為尼克遜也知道,即便自己不辭職,參議院也很大可能判定自己有罪。尼克遜的第一任副總統阿格紐(Spiro Agnew)之前就因為被控逃稅和洗錢,在彈劾表決前選擇辭職。

民主黨的「獨角戲」

對於特朗普而言,民主黨等待的不是讓他知難而退,而是通過彈劾案渲染特朗普執政中的更多弊端,使其失去公信力。

在彈劾條款的擬定中,眾議院民主黨人刪除了「通烏門」中的「行賄」和「通俄門」中的「妨礙司法」指控。這樣做一方面可以促使彈劾條款在全院更加順利地通過,避免同眾議院共和黨人耗戰,也讓在「通烏門」爆出後才支持彈劾的民主黨議員不必為難。

另一方面,這也可以將特朗普在參議院的「罪行審判」更加聚焦,畢竟「通俄門」調查已經蓋棺定論,對選民影響不大,行賄指控也有證據不足等弊端。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直指彈劾指控「薄弱」,想盡快完成參議院審判程序,因而不願再邀請更多證人作證。(路透社)

但是,從目前來看,眾議院彈劾案的推進,包括各委員會閉門和公開的聽證會,尚未能扭轉全國層面的民意。根據昆尼皮亞克大學(Quinnipiac University)和蒙茅斯大學(Monmouth University)上周三(12月11日)公布的民調結果,在過去一個月裏,美國人對彈劾案和對特朗普的支持率幾乎沒有變化。約50%的人說總統不應受到彈劾和免職,有45%的人呼籲彈劾和撤職。共和黨方面也沒有出現倒戈支持彈劾案的例子。

所以,外界基本上已經了解彈劾案演進方向和結果,現在只不過是驢象兩黨如何藉彈劾案展開新一階段的權力鬥法。只不過,在白宮拒絕在眾議院進行辯護的前提下,眾議院的彈劾過程完全是由民主黨說了算。一些規則也是單方面由民主黨把控,包括聽證會的時間問題等。

對於接下來的參議員「審判」,同樣也會是一場政黨鬥爭的大戲。在聯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監督下,100名參議員將聽取眾議院民主黨代表和特朗普或其代表律師就案件的爭辯,甚或會有新證人加入。這種辯論預計會延續眾議院聽證過程中的兩黨「口水戰」。

其中,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old Nadler)將是控方,白宮則組成辯護團為特朗普辯護。同時,雙方之前的證人也可出場作證。最值得關注的是,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和前國安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等民主黨一直要求出場作證的關鍵證人,到時會否出席。

上周二,白宮代理幕僚長馬爾瓦尼(Mick Mulvaney)被問及他和國務卿是否會出席參議院的彈劾聽證會時表示,全憑特朗普如何決定。在眾議院此前的所有聽證環節,特朗普禁止任何政府高官出席。

不少在傳統保守派地區當選的民主黨眾議員,將面對極大選民壓力去反對彈劾條款。圖為民主黨密歇根州眾議員斯羅特金(Elissa Slotkin)向當地民眾解釋支持彈劾特朗普一事的情況。(路透社)

誰是最後的贏家?

特朗普很有可能會在聖誕節之際收到這份特殊的「禮物」,注定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三位被彈劾的總統。這將成為特朗普甩不掉的標籤和恥辱,也算是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政治生涯的一個里程碑。

即便民主黨全體參議員投贊成票,但若想將特朗普趕下台,至少還需要20名共和黨參議員倒戈支持彈劾。一些民主黨人認為,參議院的無罪判定反而會強化特朗普的「清白形象」,但精明的佩洛西肯定權衡過其中利弊。多次公開強調不歧視也不痛恨特朗普的她,更可能看重民主黨在明年國會和白宮選舉中的勝算,而非在明年大選前通過彈劾,將特朗普趕下台。

彈劾案在參議院終結時,適逢2020年大選愛艾奧瓦和新罕布什爾州初選開始之際。彈劾案的效果究竟如何,關鍵在美國選民2020年大選如何抉擇。國會和白宮的控制權都可以作為衡量標準之一。縱然民主黨無法贏得白宮,若能奪得國會兩院控制權,也算是一大勝利。

目前來看,即便民主黨真的是從「道義」上推動彈劾,以阻止未來總統仿效特朗普,最終也要回到實際的黨派利益考慮上。畢竟共和黨「不顧一切力挺特朗普」的堅定立場已說明,這場彈劾案毫無疑問在公眾眼中只是兩黨黨爭的一種延續。一些面臨來年改選的共和黨參議員也不太可能冒黨內之大不韙,葬送自己的政治前程。在此等情況之下,民主黨的眾議院彈劾程序已是國會制衡行政權力的「實際終點」,糾纏下去也難改局面。

因此,理論上講,這場彈劾案本該是捍衛美國民主體系的最後一道莊嚴防線,最後只淪為黨爭表演。正如英國《經濟學人》上周四一篇文章所說,如果這次彈劾案最後被參議院所阻,那麼下次彈劾調查的威懾力將會大大降低,因為很多人都會傾向將其視為一種政治鬥爭。到了那個時候,真正想將一位不得力或違憲、違法的總統趕下台,將會變得更難。美國總統只會更多地被貼上「帝王總統」的標籤。

從這個意義上講,無論哪一黨派、哪一方選民,對此次彈劾案通過或特朗普被彈劾,都沒有什麼值得慶賀的地方。

上文刊登於第193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2月16日)《彈劾特朗普兩大罪狀 民主黨「聖誕大禮」撕裂美國》。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