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下一站?國際輿論旋渦中的東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全球範圍內引發的風潮還在繼續。中國的各種情報仍然吸引着全球各大主流媒體的目光。但到2月中旬,情況正在起變化,媒體的焦點也逐漸調整。

本次疫情在全球範圍內感染人數最多的地區分別為日本、新加坡兩地。相對於身處熱帶,自然環境有助於控制疫情的新加坡來說,與中國「風月同天」的日本就成了觀測疫情最為重要的地區。東京當局面對從「鑽石公主號」郵輪到國內疫情蔓延的舉措,也成了判研局勢的重要參考項。外界的憂慮也因此在觀察過程中逐漸加深。

在2月中旬於日本發生的疫情,已讓很多人的憂慮因此加劇。此前,世界衛生組織(WHO)的高級顧問近藤奈邦子已在2月14日接受《日本經濟新聞》等媒體採訪時披露,日本已成為中國之外「唯一一個無法追蹤感染病例的傳播途徑」的國家。這一點讓外界不得不對日本另眼相看。

的確,日本對疫情是早有應對的。日本厚生勞動省在1月15日就確認了新冠肺炎患者的相關細節,還在1月16日宣布治癒一名患者。但日方在面對疫情時的具體表現還是有一定缺陷,如東京方面應對豪華郵輪「鑽石公主號」的做法就是如此。

據包括加拿大廣播公司、美聯社、《華盛頓郵報》的眾多媒體披露,日方在得悉船上載有新冠病毒確診患者後,就出於「檢疫」措施,禁止船上3,700餘名乘客、船員登岸,並使之自行隔離於艙室中。

對此,部分乘客便投書媒體、直播船上經歷,哭訴身陷「漂浮監獄」。但東京方面不為所動,除2月11日將部分高齡患者運出郵輪,由日本醫院收治外,其他乘客最終在2月15日起由各自所在國家、地區派出包機分別運回。

相對於日本國內醫院、檢疫部門的淡然,日本自衛隊在防化檢疫上的緊張程度是罕見的。(美聯社)

對此,《今日美國》雖在2月15日刊登了一名美國乘客的文章,並認為「最壞的時期已經過去,讓我們選擇樂觀」。但媒體總是希望能有故事的,針對日本「處理疫情不當」的報道也日益增加。加之該國還已出現第一例死者,日本《每日新聞》報就在2月15日的社論中直接批評「政府已經落後於局勢」。

事實上,從2月15日之後,伴隨着「疫情進入新階段」,從日本共同社到英國《衛報》在內的多家媒體就在逐步渲染一種緊張氣氛,即「日本是僅次於中國的受影響最嚴重的國家」。

這種氣氛的形成是有一些事實根據的。譬如日本TBS在2月15日不幸在採訪中接觸「無症狀感染者」,導致採訪人員被隔離觀察的遭遇,就讓屏幕前的日本各界民眾深感不安。而節目中日本檢疫部門給出的「如無症狀就在家隔離」,「發病之前不做檢查」的態度,更讓外界瞠目結舌。

當然,東京方面的這種看似淡定的態度,除了基於冷靜的科學考量,也有其政治原因。

即便新冠疫情可能難以馬上平息,東京仍要寄希望於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順利舉行。(新華社)

在2月14日到17日間,英國巴克萊(Barclays)銀行和日本政府先後發表了有關日本經濟的不利消息。前者在一份長約20頁的報告中指出,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下,日本的復甦期有可能會因此推遲,日本更有可能進入技術性衰退。後者在2月17日公布的數據也顯示,在2019年第四季季度,日本國內生產總值(GDP)按年萎縮6.3%,創2014年二季度以來最大降幅,遠大於市場預期。

這種局面讓《紐約時報》在2月17日刊發了一篇署名報道《日本經濟急劇萎縮之後又遭冠狀病毒》。路透社也在同日指出,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損害了日本的產出和旅遊業之際,日本經濟可能連續兩個季度下滑,從而陷入技術性衰退的風險就越來越大。由於留給東京的「政策彈藥」愈來愈少,許多分析師正在懷疑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是否可以有效應對經濟再次衰退。

而這個時候,預定於7月下旬舉行的東京奧運會,似乎就成了東京各界人士的最後希望。雖然不少人認為,東京奧運會帶來的消費需求將有力支撐2020年上半年的日本經濟景氣。東京奧組委和國際奧委會還在2月14日一同表示,稱東京奧運會仍舊如期舉行,主辦方「沒有B計劃」,這種介乎於自信與孤注一擲的表現,無疑將讓外界進一步加深對東京的憂慮。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