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經濟】瘋狂印錢難救市 聯儲局透支政策空間埋隱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面對「跌跌不休」的股市,美國聯儲局(Fed)上周一(3月23日)再次加碼救市舉措,推出六項廣泛的新措施:

第一,為了支持市場平穩運行,使貨幣政策向更廣泛的金融環境和經濟的有效傳導,聯儲局將會根據需求購買國債和按揭抵押債券(MBS)。這意味着聯儲局不再對資產購買計劃設限,美國正式開啟了「無限量化寬鬆」模式。

第二,聯儲局將設立新的信貸融資計劃,向僱主、消費者和企業提供高達3,000億美元的新融資。

第三,聯儲局決定進一步支持向大型企業發放信貸,設立一級市場企業信貸機制(PMCCF)和二手市場企業信貸機制(SMCCF)。

第四,聯儲局將設立定期資產支持證券貸款工具(TALF),以支持由學生貸款、汽車貸款、信用卡貸款、小企業貸款等資產組成的資產抵押債券(ABS)。

美國政府發布指引要求民眾在家工作,3月23日加州洛衫磯101公路較平日車流量少了很多。(Reuters)

第五,聯儲局將擴大貨幣市場共同基金流動性工具(MMLF)的使用範圍,納入市政債券可變利率即期票據(VRDNs)和銀行存單。

第六,聯儲局將擴大商業票據融資工具(CPFF)的使用範圍,納入高品質、免稅的商業票據。

此外,聯儲局預計將宣布建立「大眾商業貸款計劃」(Main Street Business Lending Program),為符合條件的中小企業提供貸款,以補充小企業管理局(SBA)的努力。

聯儲局手段盡出

此前,聯儲局已經出台了規模空前的貨幣政策。

3月15日,聯儲局將聯邦基金目標利率範圍下調100個基點至0%到0.25%區間,為歷史最低水準。同時,聯儲局還宣布了7,000億美元的大規模資產購買計劃,標誌着量化寬鬆政策的重啟。

特朗普屢屢向聯儲局施壓,被指干涉後者獨立性。然而危機當前,這已經不是人們最擔憂的問題。(路透社)

3月17日,聯儲局動用緊急權力,推出商業票據融資工具和一級交易商信貸機制(PDCF),直接繞開商業銀行從市場購買商業票據,並向一級交易商提供貸款。

3月18日,聯儲局再次動用緊急權力,推出貨幣市場共同基金流動性工具,幫助貨幣市場基金滿足家庭、企業以及其他投資者的贖回需求。

3月19日,聯儲局宣布與九家央行建立臨時美元流動性安排,以緩解全球美元市場面臨的融資壓力,從而減輕這些壓力對海內外家庭和企業信貸造成的影響。

3月20日,聯儲局宣布擴大貨幣市場共同基金流動性工具的擔保品範圍,為美國市政債券市場提供流動性支持。

隨着一系列政策的推出,聯儲局的交易對手已經涵蓋商業銀行、一級交易商等非銀行金融機構、地方政府、企業和個人,購買的資產也從國債、MBS逐漸擴展到商業票據、企業債券、ABS甚至市政債券。可以說,在短短數天內美國聯儲局已經掏空了「武器庫」,將貨幣政策操作工具迅速擴充至2008年金融海嘯水平,並拋出核彈級別的「無限量化寬鬆」。

無論是從反應速度還是政策強度來看,聯儲局對金融市場的援助和支持力度都要遠超歷史水平。投資銀行諮詢公司Evercore的央行策略和全球政策負責人古哈(Krishna Guha)認為,做完這一切後,美國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上的資產可能會飇升至近10萬億美元。截至上周三(3月25日),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中約有5.25萬億美元資產,較一周前增加了近5,861億美元。

美國新冠肺炎疫情愈演愈烈,恐對經濟造成嚴重衝擊。圖為3月1日醫護人員和其他醫療工作者在美國華盛頓柯克蘭生命護理中心將一名躺在擔架上的病人轉移到救護車上。(路透社)

資本市場風聲鶴唳

即便如此,資本市場的恐慌情緒依舊不減。上周一,聯儲局亮出「十八般兵器」,卻難以阻止美國三大股指集體收跌。其中,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下跌3.04%;標普500指數下跌2.93%;納斯達克指數下跌0.27%。此外,反映市場恐慌程度的芝加哥期權交易所市場波動率指數(VIX)居高不下,表明投資者惶恐不安;反映信用風險的高收益債券信用違約掉期指數(High-Yield CDX)再創新高,表明垃圾債券違約風險正在不斷上升;反映市場流動的遠期利率協議(FRA)與隔夜指數交換利率(OIS)的利差仍處於高位,表明銀行借貸成本依舊很高。

資本市場的反應已經證明「瘋狂印鈔」不能令市場徹底放心。投資者真正恐慌的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將對實體經濟造成嚴重衝擊,進而導致金融資產價格發生「雪崩」。

新冠肺炎疫情發展成為「全球大流行」(pandemic)後,實體經濟活動在全球範圍內停止,導致企業和個人隨時面臨現金流斷裂的風險。對於已經處於信用周期頂部的美國而言,早已出現泡沫化的股票、債券等資產被投資者競相拋售,而拋售潮對市場價格進一步形成衝擊,造成幾乎所有金融產品的價格都出現螺旋式下跌。

此外,槓桿的應用以及程式化交易的普及加速了市場價格的崩潰,也引發了短時間內流動性的異常緊張。這就導致美國股市在十天內四次向下熔斷,風險資產和避險資產(黃金等)同時下跌。

在新冠肺炎疫情誘因影響下,美股3月上旬四度觸發熔斷機制。(新華社)

「放水」治標不治本

為了避免資產價格在「踩踏」中崩潰,聯儲局只能不斷向市場注入流動性,減緩資產減值風險的釋放速度。然而,聯儲局「放水」只能起到改善流動性的作用,無法解決實體經濟面臨的危機。

本輪金融市場動盪的背後是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實體經濟危機。在疫情的衝擊下,企業和個人償付能力都會出現問題,從而產生了大量的信用風險。聯儲局的貨幣政策只能確保那些原本狀況良好但面臨短期收入下降的借款人能夠獲得足夠信貸,卻不能為實體部門(企業和個人)「增信」,也不能增加實體經濟的活力。如果疫情延續時間較長,經濟活動停滯引發的衰退將對經濟產生永久性損害。

這與2008年金融海嘯時的情況有本質上的區別。那場金融危機的導火線是次級按揭貸款危機。當時,次按信用風險集中爆發,導致流動性異常緊張,一些大的金融機構和實體經濟企業因此出現嚴重的償付困難。但是,金融危機並不會像疫情一樣阻礙實體經濟的正常運轉,供給和需求形成的資金鏈也未曾像如今這般出現大規模中斷。

因此,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聯儲局的貨幣政策能夠力挽狂瀾,而在本輪經濟危機中,聯儲局即使開啟了「無限量化寬鬆」模式,也只能勉力維持金融體系的穩定。聯儲局前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上周三表示,美國眼下的第一要務是控制疫情蔓延,如果不改善公共衞生政策控制疫情,那麼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都難以發揮作用。

美股下跌對美元資產估值構成衝擊。(路透社)

「彈藥耗盡」埋藏隱患

上周四(3月26日),美國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超過中國,位居全球首位。隨着疫情在全美境內迅速蔓延,美國經濟陷入嚴重衰退的可能性正在不斷增加。

美國勞工部同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3月21日的一周時間內,美國首次申領失業救濟的人數飇升至328.3萬,遠超市場預期,也打破了1982年69.5萬人的最高記錄。國會預算辦公室(CBO)前主任霍爾(Keith Hall)在數據發布後感嘆,從來未曾見到過如此呈自由落體現象的失業數據,即使是在大蕭條期間也不曾見過。

美國投資銀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在對疫情防控措施和經濟刺激計劃進行評估後預計,美國2020年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將萎縮10%,第二季度更將出現25%的歷史性萎縮。評級機構惠譽(Fitch)預計,2020年美國GDP將萎縮3%左右,經濟惡化程度超過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這在和平時期是史無前例的。

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原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認為,美國等發達國家現在的利率已經是零利率或負利率,政府財政積累的負債率也已經很高,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空間都很小,「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陷入像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經濟大蕭條已經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此時,聯儲局手段盡出,反而被市場視作危險的信號。一方面,聯儲局的貨幣政策治標不治本,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金融系統面臨的來自實體經濟的衝擊;另一方面,一旦爆發更大規模的金融危機,聯儲局雖然可以沿用此前公布的工具繼續向市場提供流動性,但是無法進一步為資本市場創造更有力的支持。

央行是金融系統的最終出借人(lender of last resort),也是資本市場的主心骨。然而,一個已經「打光彈藥」的聯儲局很難成為資本市場的依靠,反而容易讓投資者在面臨更大的金融危機時失去信心。因此,在疫情發展還不明朗的情況下,聯儲局透支貨幣政策空間的做法可能會為即將來臨的經濟衰退埋下隱患。

上文節錄自第207期《香港01》周報(2020年3月30日)《瘋狂印錢難救市 聯儲局透支政策空間埋隱患》。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