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回望SARS:是否向國際社會道歉 王岐山回答石破天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很不幸,就像2003年沙士(SARS)事件一樣,由於新冠肺炎疫情首先在中國出現,中國竟然被毫無道理地要求向國際社會道歉。

3月17日,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接受美國媒體AXIOS和HBO採訪。美國記者問:「很多人說,因為掩蓋疫情三週時間,共產黨官員使得病毒不僅傷及中國人,而且危害世界各地人民。我想問您,共產黨會為早期隱瞞(疫情)道歉嗎?」

崔天凱多次指出對於病毒來源,最終要找到答案,但這是科學家要做的工作,而不是由外交官或者記者來進行揣測的。(資料圖片)

崔天凱表示,這種說法(早期隱瞞疫情)歪曲事實。他解釋說:「人們對這種新病毒知之甚少,沒有人真正了解它。你不能僅因幾個人發燒就認為應該警告整個世界出現了一種新病毒。人們必須認真了解真實情況是什麼。所以我認為這不是一個掩蓋真相的過程,而是一個發現這種新型病毒的過程,要確認病毒種類,更多了解它,更多了解它的傳播途徑以及如何應對……」

這不是中國第一次由於疫情被要求道歉。17年前的沙士事件,臨危受命的王岐山就曾被美國記者問中國會不會道歉。

2003年SARS事件爆發期間,當時北京市市長孟學農和衛生部部長張文康因防疫不力、瞞報疫情而被免職。在海南工作僅五個月的王岐山,出任中共北京市委副書記、副市長、代市長。(網上圖片)

2003年4月30日,上任才9天的北京市代市長王岐山就就北京防治非典情況舉行中外記者會。《紐約時報》記者問:在中國,因為疫情有兩位高官被撤職,一位是衛生部部長,另一位是北京市原市長。「在此之後會不會還有進一步的行動來調查到底有誰參與了掩蓋事實真情的行動?以及向國際社會作出進一步的解釋,並向國際社會進行道歉?」

王岐山回答,「不愧為《紐約時報》,問題就是尖鋭。可是時間和對象選得不太對。」

「政治上的責任和原因的問題,這不是我擔心的。但是你應該相信我們的中央和國務院,對這方面是不含糊的。在不久的將來,在抗非典鬥爭取得勝利的時候,在總結的時候,我們一定會談及到這個問題。到那時候紐約時報的先生可以再來問這個問題。」王岐山說。

王岐山不愧為「京城名嘴」,回答可謂滴水不漏。他是北京市代市長,不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不便回答中國會不會道歉。當時SARS疫情正值高潮,也不是追查責任的合適時機,所以王岐山說,問題尖鋭,但時間和對象選得不太對。

2003年12月,以尖鋭報道聞名的《南方周末》刊文表示,《紐約時報》的提問是SARS事件中最敏感、最核心的問題,直到今天我們也沒有找到標準答案,而王岐山卻給了一個石破天驚的回答。

抗擊SARS上交了一份不錯的答卷後,王岐山在中國政壇聲名鵲起,最終躍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如今仍擔任中國國家副主席。

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挑起「中國道歉論」的也是美國媒體。3月2日,美國霍士新聞台(Fox News)主持人傑西. 沃特斯(Jesse Watters)在節目中說,中國人應該就新冠肺炎疫情「正式道歉」。一些社交媒體上也有類似論調。

美國霍士新聞(Fox News)台主持人傑西. 沃特斯(左)在節目中稱 ,新冠病毒起源於中國,要中國人就疫情正式道歉。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右)回應稱,個別主持人的言論荒謬可笑,充分暴露出他對中國的傲慢、偏見和無知。(資料圖片)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3月5日予以駁斥。趙立堅說,疫病是人類公敵,各國都是受害者。「中國道歉論」毫無根據,而病毒源自何處,尚無定論。趙立堅反問,2009年美國爆發的H1N1流感蔓延到214個國家和地區,至少造成18449人死亡,誰要求美國道歉了嗎?另外,趙立堅還引用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的話指出,中國既控制了疫情在中國境內擴散,也阻止了疫情向其他國家蔓延。

3月4日,中國官媒新華社刊文《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表示,「說中國欠世界一個道歉,這是非常荒謬的。」「新冠肺炎疫情雖然在中國爆發,但是源頭並不一定在中國。現在很多研究也指向新冠病毒的源頭可能來自其它國家,美國、意大利、伊朗等國家的很多沒有亞洲接觸史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就說明了這一點,因此中國更沒有理由道歉。」

「我們應該理直氣壯的表示,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新華社轉載的文章這樣說:「沒有中國的巨大犧牲和付出,就不可能為全世界贏得寶貴的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時間窗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