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兩岸僅存的官方公開交流平台 被污名化的雙城論壇

撰文:張育銘
出版:更新:

雙城論壇自2010年起開始籌辦,已經邁入第11年,而2020年原定由台北主辦,卻因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影響,因此採取遠端視頻連線方式在7月22日舉辦,時間也縮短為一天。

不過,雙城論壇從之前尚未舉辦時起,便遭到台灣社會的污名化:這一方面是台灣社會自從疫情爆發後不斷加重的「反中意識」;另一方面也是民進黨藉機對民眾黨和黨主席柯文哲的打壓。

+1

首先引發爭議的是與會名單。台北市府發言人周台竹在7月21日召開記者會,不過北市府不願提供上海兩位官員的名單,遭質疑可能是統戰部門相關人員。而民進黨議員簡舒培稍早表示,「她三天前就跟市府要雙邊出席人員名單,但市府遲遲不願提供,質疑是不是要對岸點頭才能做事?」周台竹回覆「依照過往慣例,所有出席人員名單都是事後才吿知,沒有對岸點頭才能做事這種情形」。

而當晚簡舒培更進一步透過臉書表示,「公開透明遇到中國就轉彎,連發言人周台竹都自打臉,她指歷史就是一面照妖鏡,柯市長第一任2015、2016、2017年雙城論壇舉辦前,就都有媒體揭露雙城論壇的詳細行程跟出席人員,2016更是由北市府當時鄧家基副市長接受媒體採訪公開說明論壇流程及與會人員,柯的公開透明程度,第一任期和第二任期真的不一樣」。該言論也引發進一步的熱議。

而台北市府不願提前公開名單的原因,或許就是怕因為名單而遭「抹紅」,但卻反被民進黨以「公開透明轉彎說」來抨擊,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柯文哲在雙城論壇致詞。(網絡圖片)

此外,這次遠端系統為了使會議順暢,雙邊針對通訊設備做了很多次測試和協調,最終決定採用總部設在加州矽谷的思科系統。柯文哲說台灣無法用華為,而北京不願用谷歌,因此只能用消去法的方式找到思科系統。從這個例子來看,遠端通訊設備的使用已經因為美國封殺華為的政治因素影響實際生活,但台灣社會只能默默承受,甚至也連帶認為使用華為會有國安問題。

7月7日,台灣中科院化學所在2018年公開招標的「網路儲存伺服器」,卻在採購條件中將中國大陸的雲端「百度雲」納入支援標的,引發國防機密外泄疑慮。不過由於中科院是軍事機制,因此採最嚴格的國安措施無可厚非。對比之下,台灣公部門全面禁止華為或中國企業產品更像是一種政治表態。

而最終雙城論壇採用第三選項,似乎反而說明共產黨並非完全不近人情,而中間仍然有協商的空間。

台北市政府發言人周台竹早前宣布,「台北上海城市論壇」會採視訊會議方式舉行,並採用美國的思科系統。(網絡圖片)

最後,台灣外界原先認為柯文哲在此次雙城論壇應該不會提「兩岸一家親」,但最終柯文哲以「兩岸交流比斷流好,合作比對抗好,一家親比一家仇好」做為回應,也突顯「兩岸一家親」的說法已經在台灣社會中遭「抹紅」,而且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敵視。主要原因可能來自於兩岸不斷升温的軍事對峙局面,使得台灣民眾的「抗中意識」更加強化。

根據《ETtoday 新聞雲》近期民調,如果兩岸爆發衝突,有40.9%民眾表示自己或願意家人上戰場保衛台灣,但有49.1%表示不願上戰場。不過依照往年資料對比,願意上戰場的比例,在2018年僅有23.6%,而到了2019年則增加到32.7%。這顯示兩岸官方敵視的局面,連帶影響台灣民眾的政治判斷。

2020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曾說「戰爭沒有贏家、和平沒有輸家」做為兩岸關係的未來展望,不過在蔡英文上台後,不斷「站隊」美國並抱持「以武拒統」的抗中姿態,也讓兩岸的戰爭風險不斷增加。

而雙城論壇做為兩岸目前唯一官方仍有交流的渠道,背後釋放的必然是兩岸交流、和平發展的正向訊號,但這樣的聲音在台灣社會中將會越來越微弱,也成為民進黨攻擊在野政黨的利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