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疫情|本土個案密接者多次請求隔離未果 一家六口先後確診

撰文:林芷瑩
出版:更新:

陝西西安市疫情嚴重,目前仍處於封城狀態,不少市民因其所住的小區出現確診個案而需要隔離。
然而,西安市民孫輝在出現發燒、咽痛等症狀後,連續多日請求相關部門收治自己未果,一度想冒險離家讓防疫人員「捉走」自己。不幸的是,家中其餘5人,包括年僅1歲及4歲的兒女都相繼確診。至此,一家六口全部感染新冠肺炎。

孫輝介紹,他在西安市雁塔區科技二路光電園的一間工程公司上班,一家六口住在金地西灃公元小區二期,包括妻子、小舅、岳母,以及其分別4歲的兒子和1歲2個月大的女兒。

去年12月20日,光電園因為有確診病例而被封樓,孫輝次日(21日)開始出現發燒、頭痛、眼痛、腹瀉、咽痛等症狀。他最初以為自己只是感冒,為了不傳染家人,當天他自己睡在小房間,更與家人開玩笑稱「別感染了新冠」。

22日凌晨1時半,公司來電通知有同事確診,於是孫輝起床收拾並將家中所有物品消殺,等防疫人員將他帶走。他表示,公司同事感染是屬於B類密接(密切接觸),要立即被帶走隔離,而其他住在西安市高新區的同事,23日就被接走隔離,但住在雁塔區的他一直未被接走,最終更演變成居家隔離。

孫輝表示, 直至22日下午仍未有防疫人員上門,由於自己的症狀比較明顯,又是密切接觸者,於是他致電小區物業、社區,社區上報到街道。不過,街道辦的工作人員上門後沒有將他帶走,而是在其家門貼上封條,讓他居家隔離,「封門的時候,我跟他們有爭議。我說這不行,我是 B 類,不能居家隔離。他們答覆:『 先做核酸。』」。

12月21、22日,孫輝曾在小區中接受混採(將5人或10人的採集拭子放在同一個採集管)及單採(一個人的採集拭子放在採集管中)的核酸檢測,結果混採的結果出現「異常」,「工作人員還說,等22日的核酸結果,『如果是陽性,就送你去定點醫院;要是陰性,就送你去普通醫院看病。』」。

23日,孫輝再收到通知,公司出現第二宗確診個案。當晚9時許,有防疫人員到小區並讓孫輝落樓做檢測,他告知對方自己是密切接觸者,需要居家隔離,家門更貼上封條,需要防疫人員上門為他做檢測,「我說,如果你不上來,我就不做。結果他真的走了」。

孫輝透露,他之後曾致電多個相關部門,得到的回覆都是他有症狀,但家人沒有症狀,必須等核酸結果,「我等不了了,就告訴他們:『等核酸結果出來也行,但必須趕緊把我家人帶走;不然一到9點,我就自己下樓』」。

24日上午10時,防疫人員上門將孫輝的家人接走。孫輝表示,家人被帶走前曾做核酸檢測,但自己明明是密切接觸者且症狀嚴重,反而是最不受重視,於是他致電街道辦及區疫情防控指揮部,要求派人為他做檢測。

同日,孫輝收到疫情防控指揮部來電稱,22日的核酸結果是陰性,「我還挺高興的。我覺得是我弄錯了,就是感冒」,當時更認為「22 日的結果,只能說明 22 日當天是陰性,過去了37個小時,還能是陰性嗎?」。惟當晚10時,孫輝接到區疫情防控指揮部通知,稱其妻確診陽性,「我妻子中午做檢測,晚上核酸結果就出來了,這才是真正『 加急』的,比我的都快」。

孫輝得知妻子確診後非常難受,於是再向相關部門反映問題,又用激將法要求派人將他帶走隔離,「我說,你們要不來,我就自行下樓,這樣我就違反了防疫規定,要麼警察把我抓走,要麼防控人員把我抓住也行」。

不久後,雁塔區疫情防控指揮部來電,表示會派車送孫輝到收治發燒患者的醫院。他當場反對,並向對方解釋自己21日就有強烈症狀,妻子確診,所以他百分之百是確診患者,「你把我拉到醫院,我害醫院的人;你把我拉到酒店,我害酒店的人」。

孫輝陷入了一個「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處境。為了自救,他在微信聊天群向其他住戶坦白道歉,解釋是因為他才被封樓,但一直無人將他帶走隔離,而其症狀亦愈發嚴重,遂決定離家讓人捉走,「我不想害大家。我不能下樓散播病毒。我就想有人來給我做核酸,把我接走!」。

沒想到,其他住戶得悉都紛紛安慰孫輝,又幫他致電多個相關部門。最終,疫情防控指揮部於25日下午派車將他接到隔離酒店,並於26日得知自己的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聽到這個消息,我反而很高興,因為我終於可以不再居家隔離,可以被救治了」。當晚10時,孫輝被送入西安市胸科醫院。

孫輝表示,目前只有咳嗽症狀,每天都要吃藥治療,「大概再過5天,CT結果就會出來。如果症狀消失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做核酸,轉移到康復醫院。之後順利的話,就可以回家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