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倫敦連線|留學生被搶手機現蹤華強北 嘆疫情沒影響贓物產業鏈

撰文:姜庚宇
出版:更新:

正在英國倫敦就讀碩士的中國留學生小星(化名)向《香港01》分享,他日前在學校公寓門口被「飛車黨」搶走iPhone 12 Pro Max手機,三個禮拜後,正當他已對找回手機失去信心時,卻透過手機的「尋找」功能意外看到,自己的手機出現在了深圳華強北。
回想起他疫情期間網購淘寶商品動輒一個多月才收到,他不禁感慨:「疫情好像沒有影響(洗贓物)這個產業鏈的運作」,剛好印證了他在研究生課程中學到的「地下經濟抵抗風險的韌性反而是最高的」。

夜間公寓門口遭劫 「反應過來時手機已不見」

小星為倫敦亞非學院在讀碩士,課程方向是勞工與發展研究。疫情關係,他去年年中起在中國透過遠端連線進行課程,今年1月初到英國進行實體課。4月22日晚上9時左右,他像往常一樣從外面買東西回到公寓,站在公寓門口掏鑰匙時,遭遇了「飛車黨」搶劫。

回憶事發經過,小星說,當時他一手拿手機,一手找鑰匙,突然有一個騎單車的人從身邊經過。他當時沒有放注意力在手機上,反應過來時,手機已經不見了,那人也已騎遠了。

「可能搶的動作發生得太快,我有點太震驚,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雖然我們這裏的治安好像也不是很好,但來了幾個月還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小星說,自己曾在中國遇到過「飛車黨」,將他手上的外賣餐點搶走,但當時對方是騎電單車,噪聲比較大;而這次則是騎單車,雖然安靜卻也飛快,因此「到現在還是覺得有些shock。不是震驚被搶,而是震驚『過程發生太快』」。

警方愛莫能助 事發三週後手機現蹤華強北

事發後,小星隨即報警,並申請了保險理賠。但由於對方蒙面,加上天色已黑,他完全不記得對方特徵,他預感追回手機的可能性極低。

而警方隨後的回應也印證了他的預測,倫敦警方經過調查後,最終在5月6日回信稱,因證據不足,暫未能進一步調查,亦未能鎖定疑犯,但強調未來若發現其手機會聯絡他,未來也有機會在抓捕其他類似案件疑犯時,也會檢視是否涉犯該案。

事發後,小星立即遠端將該手機設定為「被盜模式」,並將手機內的資料抹除,但未有將該設備從蘋果帳戶內移除。5月13日,小星獲賠的新手機到貨了,他用新手機的「尋找」功能找自己的iPad時,意外發現被搶走的手機重新上線,定位在深圳華強北的一處寫字樓。

嘆手機回華強北快過淘寶買嘢

小星之前曾看到過傳媒報道類似事件,「確實聽過大部分手機被搶、被盜都會去到華強北,好像說華強北有研發什麼技術可以繞過蘋果的安全機制,但也有說法是它可能會被拆成零件來賣」。

他本來以為疫情下這部被搶的手機到華強北可能不是很方便,「但是現在看起來疫情好像也沒有影響這個產業鏈的運作。我是4月22日被盜,5月13日就到華強北上線了,中間完成了出關、海運、入口的過程,速度蠻快的」。

在倫敦的中國留學生小星連線01,分享他被搶的手機「漂流到華強北」的經歷。(01連線截圖)

他說,相較之下,有時候從淘寶買東西,走海運來英國,速度還蠻慢的,通常要半個多月以上,甚至一個月,「但這次被搶的手機速度也未免太快了」。

證上課所學「地下經濟抗風險」 惟要做研究有一大難度

作為勞工和發展研究生,全球產業鏈的發展是小星與教授和同學常會討論的重要議題,所以發現手機出現在華強北後,他立即想到,這或許證明了疫情未有影響到「洗贓物」這一產業鏈,剛好印證了他在研究生課程中學到的「地下經濟抵抗風險的韌性反而是最高的」,他還在社交網站發文分享這個體悟。

至於為何手機可以這麼快從倫敦漂洋過海抵達華強北,小星猜測,有可能是繞過了中國疫情下物流產業鏈的機制,「可能是他們有什麼特別的渠道,能夠繞過海關,例如地下運輸的管道」,也可能是因為這批郵件剛好被海關的消毒和抽樣核酸檢測等程序輕輕放過,亦或者現在中國官方消毒進口貨品的重心是食品。

他直言,這次經歷是一個滿好的課題,但他應該不會想做這個研究,「因為要想了解這個產業鏈,就要想辦法進入這個產業鏈的內部,看起來這是一個蠻困難的工作」。

+1

同類事件苦主 在美留學生:手機疑經香港轉運 最終抵華強北

值得一提是,日前亦有內地自媒體報道稱,一名在美留學的中國人,於今年2月在光天化日下被搶走iPhone手機。事主根據「尋找」應用程式追蹤被搶的手機,發現其途徑香港、澳門、珠海等地,最終抵達了華強北,令他吐槽,疫情下來想要回國非常難,但「手機居然比我先回國了」。

據報道,事主小W是南加州大學的研究生,事情發生的地點是在洛杉磯的Exposition Boulevard和Trousdale Parkway附近,在中午去學校的圖書館的路上,被3名非裔搶劫了手機。報警後,他覺得失望:「我感覺警察對於這種街頭搶劫已經麻木了,司空見慣,過來也是走個流程而已。」

「手機的盡頭是華強北」

由於他的手機型號具備關機定位功能,他隨後根據應用程式追蹤被搶手機的地理位置,發現事發當日(2月20日)傍晚就轉運到了華人區;3月11日至4月3日,手機開始在州內多個城市頻繁轉手,至4月7日出現在香港的觀塘到粉嶺,4月8日至10日則從澳門蓮峰街到了大潭山。4月10日至11日,手機從深圳市春風路到布吉北橋,再到沙埔頭,最後定位在華強北,「現在可能已經被拆機了!」。

事件引起不少網民表示同感,稱他們在各國弄丟的手機、最後都出現在了華強北。不少網民笑稱:「手機的盡頭是華強北,全世界被偷的手機最後都流向了那裡」。

據了解,華強北是位於廣東深圳的電子產品商業地帶,有「中國電子第一街」之稱,也因商區內諸多的假冒、仿製電子產品零售商而聞名。

有美國留學生曾表示,他的被盜手機最後也是定位在華強北,他專門打越洋電話去華強北的派出所報警。當地警方稱,這類手機丟失的案件數目實在太多了,一旦進入市場就很難再找到;被盜的手機經由二手商販回收,之後由誰拆解或由誰翻新,都很難取證;最終會以零件出售或重新組裝成一台翻新機,重新流入市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