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特朗普拉倒核協議 伊朗恐步朝鮮後塵 馬克龍修正主張可尋出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伊朗2015年與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以及德國其同簽定「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簡稱核協議),限制伊朗核武發展。而美國國務院每隔90日需向國會提交報告,評估伊朗是否履行協議。不過在7月份,特朗普向國會批評伊朗違反協議。其後亦多次指斥核協議為「令美國蒙羞」,揚言要退出核協議,又稱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為「流氓政權」,明顯與伊朗對着幹。

有關核協議問題,《香港01》訪問了伊朗裔教授安薩里(Ali Ansari)。安薩里是英國聖安德魯斯大學(St. Andrews University)伊朗研究主任,是伊朗政治局勢的權威。被問到核協議對伊朗的重要性,他指出協議象徵伊朗與西方各國邁向緩和的標記,直接影響雙邊未來關係。不過核協議的功效性不高,未能實現以上目的。

特朗多次狂批伊朗核協議是「史上最差」。(美聯社)

核協議成推動伊朗與西方關係之鍵

西方國家一直希望與伊朗更有建設性地發展關係,而作為溫和派的魯哈尼在國內宣揚軟性對西方立場。但宗教領袖哈梅內伊(Ali Khamenei)一直不支持,甚至加以阻撓。伊朗憲法列明國家必須依從伊斯蘭規範,宗教領袖可以篩選出總統候選人,政治地位比起總統還要高。魯哈尼要推動向西方示好的政策未能順利進行。

安薩里教授是伊朗研究的權威,也是牛津通識讀本系列中伊朗專書的作者。(牛津大學出版社)

伊朗會採取「敵西方」政策發展核武嗎?

安薩里認為,縱使伊朗溫和派當道,「敵西方」意識仍是存在的,至少在國家機關內會找到。但他不認同伊朗將發展核武,反而會把核子技術投放在基礎建設上。

而協議被標籤為低效能,其中一個原因在於伊朗本身亦受到不少有關人權及恐怖主義的重大制裁,遵守核協議也不能免除此等制裁。而中國、法國及德國等大國早已與德黑蘭政府改善貿易關係。對伊朗來說,遵守協議換來部分制裁撤銷,不算可觀的回報,核武發展與否亦有機會不因現協議條文而影響。

安薩里稱他對核協議上的態度,比較接近法國總統馬克龍主張修改協議,而不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心要摧毀核協議。

哈梅內伊(畫中左)跟隨已故宗教領袖霍梅尼(畫中右)起革命,二人的肖像在伊朗到處可見。(Getty Images)

馬克龍主張修正協議 不想伊朗步朝鮮後塵

馬克龍曾表示,美國退出核協是錯誤決定,又指沒有證據顯示伊朗違反協議。但他坦承核協並不足夠,應增加以及修改協議條文。

他認為特朗普手法太單一,並沒有提供另類選項,讓伊朗與國際間的關係陷入死局,將成為另一個朝鮮問題。馬克龍曾指出,國際大國在數十年間停止與朝鮮來往,不但沒有監視朝鮮情況,更沒有任何多邊討論,最終導致朝鮮發展出核武技術。雖然伊朗核危機未完全解決,但基於簽訂了核協議的緣故,伊朗算是在可控制範圍內。

溫和派領袖魯哈尼主張與西方和平相處,但他也忍受不了特朗普多番言挑釁,在聯合國大會上「還擊」。(美聯社)

馬克龍主張保存核協議,再配合各國與伊朗的對談,訂出各國所需繼而更新協議條款,演化成一個多邊的和議。最終目的不只是暫緩伊朗核發展,而是讓各國降低所謂伊朗威脅的疑慮,縮短雙邊距離。繼而讓伊朗融入國際大家庭,在日後處理中東問題以及核發展事項上更易溝通。

而愛隔空開火的特朗普,多次炮轟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又嘲諷其為「火箭人」。9月聯合國大會,他又稱德黑蘭政府為「流氓政權」,到處惹火頭。馬克龍警告,這種攻擊性言論不會讓朝鮮以及伊朗屈服,反倒更使兩國作更激烈的反抗。馬克龍相信,舒緩緊張局勢以及和平對談才是真理。他9月中親身與魯哈尼會面,以表示友善的第一步。

馬克龍坦承核協並不足夠,應增加以及修改協議條文。若核協瓦解,只會讓伊朗步朝鮮後塵。(路透社)

兩人對伊朗的態度南轅北轍,特朗普愛把人推向絕路迫其降服,而馬克龍則加以遊說。後者的方案確實較為可取,畢竟在這個停戰的年代,世界公民都傾向和平解決任何事件。而伊朗自覺被列強困於一角,因惶恐而作出失去理性的反撲,屆時更是不可收拾。

安薩里稱,若特朗普向國會宣布伊朗違反協議精神,並退出核協議,並非好事。但伊朗未必會先發制人作反擊,至少會等待核協議正式瓦解的一刻。因德國總理默克爾一直與特朗普不和,馬克龍被視為核協的最後希望。至於馬克龍能否拯救核協議,安薩里笑指:「等着看吧!」

馬克龍能否可以保障核協繼續下去,將會是他除國內問題外的一個大挑戰。(視覺中國)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