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周報】過勞打工仔用錢買午睡:趕快吃飯 然後趕去補眠

撰文:黃珮瑜
出版:更新:

Benjamin(化名)看看電腦熒光幕的右下角,時間顯示為下午12:55,正好是時候出發了。今天,他比平日提早了五分鐘離開公司,急步走到附近餐廳「吃個快飯」,然後又趕去「下場」。如此匆忙,其實是有一件重要事情要辦:補眠。

Benjamin到達一扇黑色大門前,拿出手機,用QR Code對準掃描器,大門隨即打開。進去,裏面漆黑一片,幸好有智能鏡和燈號,提示他要往哪裏去。Benjamin輕易找到了自己的「膠囊」,接下來的大半個小時,他一直躲在裏面呼呼入睡。這裏是香港首間膠囊酒店Sleeep,這亦是不少中、上環上班一族的補眠地方,當中有些人索性連午飯也不吃,寧願餓着肚子,也要小睡片刻。

「咁我又唔會!我通常會提早少少出發,吃飯吃快些,都可以睡大半個鐘。真的很倉促,但為了睡覺,沒辦法啦!」30多歲的Benjamin在上環一間會計師行當公司秘書,他說工作壓力不算很大,可是工時長,而且經常超時工作,導致睡眠時間不足。「高峰期每日超時工作兩至三小時,即是說,每日做足12小時。」Benjamin說。

膠囊設有smart lighting,除了可以調校光度, 還會因應晝夜自動調校色調。(受訪者提供)

  港人平均一晚睡不足7小時 

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據,2016年全港343萬打工仔每周工時中位數為44小時,其中45.8%(167.7萬人)每周工作40至49小時;每周工作60小時以上的,則有38萬人,佔整體人數11.1%。

工時長了,難免要犧牲睡眠時間。近年多個國際研究均顯示,全球城市人的睡眠時間愈縮愈短。美國密歇根大學更指出,城市人上床睡覺的時間愈推愈晚,起床時間卻維持不變,警告全球正面臨「睡眠危機」。早前一個有關全球睡眠習慣的調查更發現,香港人平均一晚只睡6小時39分鐘,比專家建議的7至8小時為少。

創辦人之一的Jun Rivers設計了「磁力布幕」:四周具有磁力的厚氈,讓客人貼上或扣上床邊,而且還設有安全扣,外面的人不能隨便拉開布幕。(受訪者提供)

  香港人,也許你要睡一睡

晚上睡不夠,返工又怎夠精神?不少打工仔都爭分奪秒,利用乘車或午飯時間補眠,但並非每個打工仔都如此「幸運」。以新聞從業員為例,不少人吃完外賣便要馬上埋位工作,有時甚至要邊吃邊寫稿。至於Benjamin,他稱自己一向有午睡習慣,但以往都只是伏在辦公桌上睡覺。「趴在枱面瞓一定不會睡得好。有天,我在網上看到公司附近有間膠囊酒店,於是便去試一試。睡在床上始終比較好,至少可以進入淺層睡眠,睡醒後工作效率好得多。」

不過Benjamin坦言並非每一次都睡得着:「試過有次眼光光,事後覺得很浪費,於是以後都只會在非常累的時候才會去,現在大約一個月去兩次吧。」說到「午睡的代價」,Sleeep每小時收費149元,客人睡飽後,還可以沖個靚涼,不過Benjamin認為這個價錢算不上便宜:「我一直沒有介紹給同事,因為我知道他們一定嫌貴。」

老闆知不知你返工如此辛苦,要用錢買睡眠?Benjamin笑着回應:「老闆不知情,但若我是老闆,會給員工1.5小時午飯時間,同時設立休息區,裏面有床,讓員工小睡片刻。」

Sleeep有淋浴間,冷氣所產生的廢熱,會用作燒熱水作淋浴之用。(受訪者提供)

  坐落巷弄間的「眠間」

某個星期四的中午,記者前往Benjamin所講的膠囊酒店Sleeep,當天碰到一位累透了、趁午飯時間來補眠的外籍人士。Sleeep創辦人Alex Kot接到該位客人的預訂時,已表明有傳媒在現場採訪和拍攝,可能會發出聲響,影響入睡,不過該客人說不介意,因為真的急需眠一眠。香港的生活有多勞累,不言而喻。

除在附近上班的律師、會計師、銀行從業員外,Sleeep另一批時租客戶群是外國遊客。「遊客早上從酒店check out了,夜晚才上機,中間逛累了,需要一個地方抖一抖。」Alex說。

環觀Sleeep四周,是一個300多呎的空間,設了八個眠間(即膠囊)、儲物櫃、淋浴間和廁所,可謂地盡其用,最厲害之處是完全不覺侷促。設計這空間的是Sleeep的另一位創辦人Jun Rivers,他本身是室內設計師及建築師。而Sleeep的膠囊酒店概念其實源自日本,並早於上世紀70、80年代已經興起。Alex說他將這個概念引入香港是要解決三大問題——空間不足、人口密度高和睡眠不足,期望在這片彈丸之地,打造一個讓忙碌都市人喘息的空間。Sleeep的理念其實都已經包含在名字內——三個e包括代表everyone,everyday,everywhere,意思是無論你是何人,身在何方,睡眠都是每天必須做的事。

創辦人Alex Kot稱Sleeep是這一盤生意,也是一個公民教育,希望讓港人明白睡眠的重要性。(黃卓敏攝)

除了睡眠的重要性,Alex還有另一個訊息帶給營營役役的香港人:「我們很鼓勵簡約主義,許多香港人每天拼命工作,可能是為了供樓或者追求物質享受,他們忘記了快樂其實可以很簡單,例如你有八小時充足睡眠,就可以平靜很多,壓力也減少很多。」

隨着愈來愈多人注重生活質素,睡眠經濟逐漸在各地興起,以韓國為例,睡眠產業在短短幾年間蓬勃發展,市場規模已達140多億港元。香港會否跟隨這步伐?Alex就認為現時香港多了人討論營養學、瑜伽、冥想,相反睡眠質素比較少人關注。他形容向香港人提倡每天睡足八小時有一定難度,就像上世紀80年代的戒煙宣傳一樣,是一場漫長的戰爭。「我相信特首自己也睡不夠八小時吧。」說穿了,香港人始終都是工作狂。

交通工具是最廉價的公共睡眠空間。(林振東攝)

上文節錄自第100期《香港01》周報(2018年2月26日)《放工無望 休息有價 韓國「睡眠經濟學」之育成》。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2月26日(星期一)出版的第100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