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洩密門」令Facebook形象插水 朱克伯格演活公關災難反面教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Facebook爆出公司史上最大型資料外洩醜聞至今第五天,創辦人朱克伯格仍然「潛水」,不知人在何方。

作為Facebook的靈魂人物,朱克伯格在處理公關災難方面上可謂「身經百戰」。不過工多不一定代表藝熟,他的公關技巧之差仍然令人咋舌。

劍橋大學教授一名教授向「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等第三方機構非法提供Facebook用戶資訊,引發今次危機。圖為「劍橋分析」剛被辭退的前行政總裁尼克斯。

這場「原子彈爆炸」在上周六(17日)發生,而事實上於上周五(16日)、即醜聞爆出前一日,Facebook已早知多間媒體將會在翌日報道「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洩漏資料的事件。

既然早已知道,即代表Facebook有時間應付這場災難。不過並不是人人都深諳「拆彈」之道,朱克伯格亦然。

  罪狀一:有足夠時間拆彈 偏要製造另一炸彈

自知理虧的Facebook一開始反應迅速,對外表示收到報告,顯示劍橋分析並沒有按照規定銷毀用戶資料,決定暫時封鎖劍橋分析以及被指向前者洩露用戶資料的劍橋大學教授科根(Aleksandr Kogan)旗下劍橋大學神經科學實驗室(CNL)Facebook帳戶。由於當時《紐約時報》和《衛報》等仍未披露有關報道,這說法一度讓公眾覺得Facebook有主動處理問題。

不過知情人士後來爆料指,公司是因為早知傳媒即將公開報道而硬着頭皮回應,此外所有資料都是根據傳媒所得的報告,Facebook竟未就事件展開獨立調查。

Facebook公司努力在今次原子彈爆炸前搶先一步,但結果卻釀成另一場原子彈爆炸。
《彭博》

  罪狀二:堅稱沒做錯 拒絕道歉

當《紐約時報》等傳媒的報道出爐後,Facebook的處理策略顯然是與出事的劍橋分析劃清界線。

副主席兼副總法律顧問格雷瓦爾(Paul Grewal)及首席保安主管史塔莫斯(Alex Stamos)都急忙澄清,Facebook在今次事件上「不屬違法」。

▲《衛報》記者卡德瓦拉德(Carole Cadwalladr)在Twitter聲稱被Facebook要脅提告

  罪狀三:發律師信「凶」傳媒

另一邊廂《衛報》記者卡德瓦拉德(Carole Cadwalladr)聲稱被Facebook要脅提告,《衛報》回應時表示沒有進一步補充,而《泰晤士報》亦證實收到Facebook的信件,但並不將之當成法律威脅。

傳媒收到這些「律師信」,內容雖未全面公開,但卡德瓦拉德在Twitter發文披露部分細節:「昨天Facebook威脅要控告我們。今天我們公開這件事」,帖文附上她有份負責的劍橋分析報道連結。她又補充指:「Facebook指示律師警告我們,指我們發出錯誤及誹謗的指控」。

懷利是「劍橋分析」創辦人之一,事件爆出前已經離開公司,近日向傳媒踼爆內幕。(網上圖片)

  罪狀四:封鎖告密者FB帳戶

令Facebook捱轟的,還有封鎖劍橋分析創辦人及告密者懷利(Christopher Wylie)的Facebook帳戶。懷利踢爆事件,何錯之有?Facebook這樣做只會顯得他們有如方丈大人一樣:好小器。

總的來說,Facebook在這件「洩密門」上的每一步幾乎都是錯的。

  醜聞當前「影都無隻」 高層+內部起分歧

這場私隱外洩風波還觸發Facebook公司內部不穩。

醜聞爆出至今足足五天,朱克伯格仍然未有面對公眾的質詢,就連公司二號人物、首席營運總監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亦同樣「潛水」,兩人甚至連周二(20日)召開的員工大會也雙雙缺席。

《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報道指,有員工對於朱克伯格no-show感到憤怒,有人甚至怒斥:「為什麼你們(朱克伯格及桑德伯格)要推我們出來受靶?」

Facebook二號人物、首席營運總監桑德伯格亦沒有現身回應事件。(VCG)

由創立第一年起,Facebook員工已經對所有有關Facebook的報道免疫,要不就辭職。不過今次有許多員工對於公司的沉默感到惱怒,他們希望朱克伯格可以上電視(解畫)。
《商業內幕》引述一名Facebook前員工

不單止員工對高層不滿,就連高層內部都出現矛盾。

有報道指,史塔莫斯正準備辭去首席保安主管一職,將於今年8月離任。據指,他與兩位「伯格」及其他領導高層意見不合,反對公司在處理俄羅斯干預大選態度被動,認為應該要更為積極。

公司面對今次的負面消息,朱克伯格的表現似乎未如理想。(VCG)

  意見(不)接受 態度照舊

事實是,Facebook並不是首次爆出醜聞。就連前員工都表示,基本上對所有關於Facebook的報道早已免疫。而私隱問題更加是「老生常談」,在公司創立初期已經有人質疑其私隱問題上處理不當。

也許面對醜聞果真不是朱克伯格的強項。在俄羅斯利用Facebook干預美國大選一事上,朱克伯格起初的態度同樣是愛理不理,甚至以一句「瘋狂」打發指控。直到事件愈演愈烈,證據排山倒海出現,Facebook也是以「擠牙膏式」方法披露有關資料。

今次事件朱克伯格亦抱着「慢三拍」的態度應對,迫使英國國會傳召他作證。有傳媒重提他當年推出Facebook時與友人的對話:「我有超過4000封電郵、相片、地址、SNS......人們提交這些(資料)。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就真的相信我。死蠢(Dumb fucks)。」

今次事件朱克伯格遲遲未有向公眾交代,令人質疑他是否不把公眾私隱當成一回事,把那5000萬名私隱遭外洩的用戶當成「死蠢」?難怪有不少反對聲音指,朱克伯格要為事件下台。

了解更多「洩密門」案: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