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性侵案|為何女性不團結對抗?韋恩斯坦案受害者自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九九六年,當Ashley Judd快三十歲時,正往明星之路發展,演過《盜火線》(Heat)和《殺戮時刻》(A Time to Kill),她在洛杉磯的一場活動上遇到溫斯坦(另譯「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當這位製作人表示想與Ashley Judd碰個面,她以為他們會討論公事。他們打算在比佛利山莊飯店中面的波羅廳(Polo Lunge)餐廳碰面,Ashley Judd這麼認為。她沒有多想。她的父親當時與她同行,她也在這場活動上介紹兩位長輩認識。「連我自己的父親都沒有料到會發生這種事,」Ashley Judd說。(本文節錄自《性、謊言、吹哨者:紐約時報記者揭發好萊塢史上最大規模性騷擾案,引爆 # MeToo運動的新聞內幕直擊》。)

文:Jodi Kantor、Megan Twohey(《紐約時報》的調查記者)

當她抵達飯店,她被指示要在一個房間裏與溫斯坦見面,他在那裏準備了一瓶香檳,下面還鋪着冰塊。她只喝了幾口。他們說了幾句不重要的事,然後「我盡快讓自己離開那裏,」她還記得當時有點懷疑他要做什麼。

幾天後,他又寄了另一封邀請,這次是約在比佛利山莊的半島酒店的早餐會。Ashley Judd心想,那麼早見面,應該一定是安全的……

要靠說這句話才能脫身 Ashley Judd遭韋恩斯坦性侵詳細經過(點圖放大閱讀)▼▼▼

+15
+15
+15

他離開後,她告訴另外兩個人在洛杉磯飯店房間裏發生的事。她們說,那是他的問題。他總是提出那一類的要求。他也對她們做過類似的事。Ashley Judd問其他兩人,為什麼這些女性不團結起來對抗溫斯坦?Ashley Judd說:「我不懂為什麼我們每一個人都這麼怕他。」然而,《筆姬別戀》(Frida)是莎瑪希恩工作的心血,是溫斯坦製作的,而他有權力隨時喊停。

在與Ashley Judd長達一小時的電話中,調查重點偏離了一點。她描述幾年前,有一群女明星就已經指認出溫斯坦令人困擾的行為。她說,他是一位權力很大的老闆,他假託公事會面的機會,試圖施壓女性與他產生性互動,但沒有人為此做些什麼。

【延伸閱讀】大部分受害人衣着保守 八成以上熟人犯案 性侵10大常識與誤解(點擊放大瀏覽)▼▼▼

+5
+5
+5

Ashley Judd的成長過程,可以用「孤獨」來形容。她出生於一九六八年,本名為艾殊利西米內拉(Ashley Ciminella),她的父母很早就離異。她的母親當時是一位業餘音樂家,在家裏練習和聲,做過服務生與祕書的工作來養家餬口。在她高中畢業前,曾在四個州讀過十三所學校,每次都和朋友失去聯絡。她極渴望有玩伴,甚至想出一個仙女角色來陪她。三年級之前,「我會為自己準備餐點,例如從盒子裏拿出博雅迪廚師牌的比薩、從零開始做自己的巧克力脆片、甚至開學第一天就自己走路去搭校車,雖然我不確定我該去哪裏,」她在她的回憶錄《甘苦歲月》(All That Is Bitter and Sweet)裏這麼說。她寫道,她在童年不斷重複的一句話是:「大家都到哪裏去了?」

成長過程中,她被猥褻過好幾次。小學時,有一個老人說要給她二十五美分玩彈珠機,如果她願意坐在他的大腿上。「當他突然用手臂夾住我,用力抱住,把他的嘴巴罩住我的嘴,並把他的舌頭伸進我的嘴巴深處,我好震驚,」她寫道。她告訴本應照顧她的大人,但他們不相信她。她說,高中時有一年夏天,她在日本擔任模特兒的工作,她被老闆性騷擾,又被一位認識的人強暴。

但是在肯塔基大學時,她在一個姐妹會和性別研究課程中,找到了女性同伴情誼。校園裏亮燈的小徑和公共電話亭像是不公平的象徵,點醒了她。為什麼女性必須限制自己,才能保有安全?想到情況可以變得更好,她發現了行動主義的滋味,她曾經帶領一次退場活動,抗議一位大學理事使用帶有種族歧視的修飾語。Ashley Judd原本想成為一位基督教傳教士,她提出申請且被和平工作團(the Peace Corps)接受了,她打算在畢業後加入。

但後來她成了一名演員,想趁年輕把握機會嘗試這一行,之後她成為了一位明星。但在空閒時,她也利用她的知名度參與理念倡議,包括拜訪貧困村落、貧民窟與世界各地的診所,希望引起大眾對愛滋感染、對女性受到的暴力、孕產婦健康與家庭計畫的關注。二○○六年,她與莎瑪希恩(Salma Hayek)拜訪了瓜地馬拉的愛滋感染診所與妓院,她們在那裏遇見幾位妓女,她們解釋說她們需要錢,每接一個客人可以得兩塊美金,一天進行十或十二次。僅管Ashley Judd在好萊塢(荷里活)看到了問題,她仍維持她的兩種人生,分別在娛樂產業和公共健康的志業。

【延伸閱讀】沒乖乖被上司性侵反是地獄的開始 11歲小學生勇抗校園性暴力 韓禁書作者揭27個令人心寒的真實故事(點擊放大瀏覽)▼▼▼

+34
+34
+34

《性、謊言、吹哨者:紐約時報記者揭發好萊塢史上最大規模性騷擾案,引爆 # MeToo運動的新聞內幕直擊》書本封面

書名:性、謊言、吹哨者:紐約時報記者揭發好萊塢史上最大規模性騷擾案,引爆 # MeToo運動的新聞內幕直擊

作者:茱蒂坎特(Jodi Kantor)、梅根圖伊(Megan Twohey),二人均為《紐約時報》調查記者,因揭發韋恩斯坦數十年來被指控的性侵惡行而獲新聞界最高榮譽——普立茲公共服務獎。

譯者:游淑峰

【本文獲「麥田出版」授權轉載。】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