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廉航SkyUp起革命 空姐制服改為長褲運動鞋 向緊身裙說不

撰文:外灘
出版:更新:

說起空姐,你我頭腦中想必會出現相似的想像:梳得一絲不苟的盤發,親切的微笑,以及整套緊身的制服。她們永遠腳踩高跟鞋,還總能神奇地從十幾排外瞬間來到身邊。最近,烏克蘭廉航SkyUp扭轉了她們的形象。從這個秋天開始,他們將拋棄鉛筆裙和高跟鞋,為空姐們換上了更舒適便捷的長褲和運動鞋。從空姐的一片叫好聲中,我才發覺,為了人前這道靚麗的風景線,她們私下有多麼苦不堪言。

一直以來,襯衫、西裝外套、鉛筆裙、絲襪,以及高跟鞋,幾乎是空姐的標準配備。SkyUp航空也不例外。除了制服,他們還要求空姐們佩戴領巾和帽子。新制服的設計可以稱之為一場大改革。除了保留了原本的橙色,不僅緊繃的鉛筆裙都換成了寬鬆的長褲,高跟鞋也被輕便的運動鞋取代。

與之對應,緊身的上衣外套也變成了更為寬鬆的雙排扣制式。肩章處也可以掛絲巾——它們不一定非要係在脖子上了。衣服變休閒以後,帽子和髮型也不再作要求。整套著裝依然好看,空姐們穿上後,還直呼:「終於舒服了!」

點擊放大瀏覽SkyUp航空新舊空姐制服對比▼▼▼

+15

在航空公司此前的一項問卷調查中,空姐們直言不諱了對傳統制服的厭倦。對27歲的空姐Daria來說,連續往返的長途飛行已經是家常便飯。加上4小時的安檢和清潔工作,她常常需要站立12個小時。在乘客面前,Daria笑容可人,光鮮亮麗,其實下機後幾乎無法正常走路。由於常年長時間穿着高跟鞋,她的許多同事都成為了足科門診的常客。不僅腳趾和趾甲反反覆覆被損壞,腿上也出現了靜脈曲張導致的可怕蛛網紋。

除了影響健康,老制服對空中服務工作也毫無裨益。航程開始前,根據航空公司要求,空姐需要依次向乘客演示應對緊急情況的措施。當Daria每次從地上拿起救生衣和氧氣面罩時,都會感到襯衫正從緊身裙裡彈出來。這還不是最尷尬的。當遭遇水上迫降時,空姐負責打開機翼上方的緊急出口,這意味著Daria需要在座位上迅速爬行。然而,身著鉛筆裙不僅有暴露隱私的風險,也讓她行動受限。考慮到損壞充氣滑梯的風險,高跟鞋更會成為負擔,最終Daria只能赤腳走路。

成立於2016年,年輕的SkyUp航空願意改革,但佔市場份額更大的烏克蘭國際航空就不打改變自己三十年以來的慣例。航空公司表示,自己的空姐有足夠的時間休息,她們的高跟鞋也沒有高到離譜的程度,只是為了「充個門面」。用美麗來綁架女性的傳統,沒那麼好打破。

【延伸閱讀】台網驚現高薪筍工「載空姐上下班」 過來人揭黑幕:未必係去機場(點擊放大瀏覽)▼▼▼

+13

空姐制服,本來就是航空公司吸引客戶的一步棋。在美國護士Ellen Church成為第一個女性空乘前,世界上原本沒有「空姐」這個職業。儘管Ellen利用業餘時間考取了飛行員執照,她也沒有被當時的波音航空公司准許成為駕駛員,反而因護士的身份成為了安撫旅客情緒的乘務員。1930年,連同她在內的8名護士成為了第一批空姐。除了身體素質,她們還被要求年紀在25周歲以下,儀表過關,以及單身。可以說,從一開始,空姐的存在價值裡,就包含取悅乘客的部分。

在波音的帶動下,招募空姐在航空業越來越普遍,最終成為了傳統。空姐的作用,也在撫慰人心之上,增加了供人欣賞的意味。她們的制服從護士斗篷和女兵制式,變得越來越性感。為了吸引男性商務乘客,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甚至還出現了短裙、熱褲,甚至無袖的設計。不過,隨著民航的普及,一代時裝經典——迪奧帶紅的現代鉛筆裙,最終奠定了空姐制服沿用至今的基調。形如其名,鉛筆裙又直又窄,緊緊包裹著臀部,顯現出女性曼妙的線條。微收的下擺讓人無法邁出大步,於是維持了被認為是優雅的走姿。除了襯衫和絲襪,高跟鞋也成為了鉛筆裙的親密搭檔。它們一個負責展示臀腿曲線,另一個就負責拉長腿部線條。

不止空姐制服,鉛筆裙早前可謂是職業女性的標準穿搭。姑娘們也以此為驕傲,哪怕因此腰腹緊勒、腳趾變形,也要做一個精緻又摩登的職場麗人。如今,鉛筆裙也出現了日常休閒版的改良,利用展示曲線的優勢,依然受人追捧。畢竟在傳統審美裡,這樣的穿搭,就意味著女性美。

【延伸閱讀】空姐送錯頭等餐嚇壞 乘客暖心行為感動她 後來才知是這內地男星(點擊放大瀏覽)▼▼▼

+16

比起強調性感,改革後的長褲版制服,顯然更舒適實用。航空公司透露,正是空姐們明確的態度促成了新裝的誕生。在問卷調查中,她們重視自己的尊嚴、健康,渴望在工作上做出一番成績,對自己的角色定位也更加清晰——不是「花瓶」,是機組的一份子。

觀念的改變正在各行各業蔓延。今年東京奧運會的體操賽場上,德國女子運動員的連體運動服成為了焦點。一改之前的下身比基尼樣式,她們身著統一的褲裝,和男子運動員保持了一致,拒絕在大幅運動中被鏡頭捕捉到尷尬瞬間。事實上,不穿比基尼根本不影響她們的比賽發揮,和空姐制服一樣,這種一直以來的著裝傳統只是為了滿足其他人觀看的慾求。儘管很多評委對反常規的著裝評價負面,姑娘們仍堅持維護自己的穿衣自由。

近年來,在員工儀表管理上,一向守舊的航空業都有了鬆動。2019年,英國第二大國際航空公司維珍航空宣布,空姐不僅可以獲發褲裝,執勤期間還可以不化妝,被視作一場重大的變革。去年,日本最大航空公司日本航空也取消了空姐必須穿高跟鞋和裙子的規定。1936年成立的愛爾蘭航空則在靈活性上走得更前,為空姐提供了短裙、連衣裙和褲子三種制服,方便她們根據氣溫、航程,以及個人喜好自由選擇。空姐制服,正從一味追求苛責女性的時尚,走向了更為務實的方向。

令人欣慰的是,除了航空業,越來越多的職場不再要求女性員工身著統一的緊身制服上班,高跟鞋也不再是配套的必備品。人們開始認識到,美並非只有一種標準。而且,與其過分地追求美,更應該關注到的,是人本身的需求。對女性來說,展示美麗也並非她們天然的職責。能在自己的崗位上發光發熱,自由地實現人生價值,不僅是每個人的權利,也是真正的魅力所在。

【延伸閱讀】資深空姐爆疫情下22個搭飛機禁忌:頭不要倚靠窗邊 別喝咖啡或茶(點圖放大閱讀)▼▼▼

+23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