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約死後.專訪】顧美華撐馬仔演舞台劇無懼失準:我挺身而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好久不見顧美華。

今次她從美國回來,會在香港逗留一段時間,為她主演的《生前約死後》做準備。這齣舞台劇,由男主角馬浚偉兼任編劇和監製,明年1月初會在灣仔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公演10場。圍讀、排練、入台,統統都是新鮮事,從演多年的美華姐身在其中,也頓覺有如劉姥姥進大觀園。「舞台劇對我嚟講係一件好遙遠嘅事,真係諗都冇諗過!」

正如她當年沒有想過,踏入三字頭後的人生突然崩塌,糊里糊塗踏入戲行,非為名利,只求餬口。晃眼卅年,縱曾獲金像獎和金馬獎肯定,她依然不信自己就是天生演員:「我距離『好演員』呢個水平太遠喇!」

攝影:葉志明

化妝及髮型:Kimmy@KAZAF

場地提供:Alto 88(富豪香港酒店)

顧美華儼如「消失」人間多年,普羅觀眾若非刻意上網搜尋,大概不會記得這名字曾在香港影壇平地一聲雷。從沒受過正統演藝訓練,因為離婚,為了自己和兩個女兒的生活,她託朋友介紹,但求一職,竟然從此踏進電影圈,1984年於大銀幕初試啼聲,翌年便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評審肯定,以嚴浩執導的《似水流年》摘下最佳新演員頭銜,7年後更威到台灣,憑陳耀成執導的《浮世戀曲》勇奪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殊榮。

直認沒有事業心:當年我唔係真係好鍾意拍戲!

兩獎在手,無容置疑是個演技派了,任誰也可以輕易得出一個結論:若然她再努力一點,過多幾年必成影后,像張曼玉,像葉童,像袁詠儀那樣,只是當時的顧美華太清楚自己需要的不是名利,而是生計。「我自己冇乜事業心,同埋我係一個好懶嘅人,好多時都係兩個女需要交學費,我就會積極啲,你問我係唔係真係好鍾意好鍾意拍戲,我唔覺得係,因為當初我真係當拍戲係一份職業,我係需要一份工作!」置身卅一樓的高級餐廳廂房內,銅鑼灣的喧囂傳不到窗外,顧美華以溫柔聲線,道出當年這個從演原因,一下子打亂了原定訪問路線。

過去10年,顧美華儼如「消失」於人間,這次因為參演舞台劇《生前約死後》留港一段時間,不斷接受媒體訪問,曝光頻頻。我說,過去幾年,她只在單數年有作品推出,2013年的《迷離夜:驚蟄》、2015年有《赤道》、2017年有《那年夏天你去了哪裏》,去到2019年就有《生前約死後》,是刻意安排?她反問:「單數係唔係利我一啲呢?!」退隱多時的景黛音,也接拍ViuTV新劇《退休女皇》,問美華姐會否心癢想再拍港劇?她開出條件:「唔使太大體力,時間又就到嘅,OK㗎!」(葉志明攝)

離婚前一句話逆轉人生 為啖氣豁出去

美華姐說,自己從來「冇諗過」要演舞台劇,「冇諗過」這三個字,像簽名認證般的點出其人生玄妙處;她「冇諗過」當年在「瑪工」(瑪利諾工業書院,即現時的佐敦谷瑪利諾中學)畢業一年後便披上嫁衣,做賢妻良母,凡十數年;「冇諗過」缺乏心靈溝通的婚姻原來並不是愛,相夫教子亦非絕對;「冇諗過」自己會成為家中第一位離婚的人;最後當然「冇諗過」會入行拍戲,換句話講,這一步其實是為勢所迫,全因前夫一臉鄙棄的拋下這句話:「你唔好以為可以靠自己,出到去你一定餓死!」從此,一生逆轉。

也不能說前夫無的放矢,始終美華姐當全職主婦十年,和社會幾近脫節,夫妻仳離,即失依靠,惟她決定咬實牙關豁出去,爭奪兩個女兒的撫養權,更在律師朋友仗義幫忙下,成功迫使前夫履行應有責任,每月支付贍養費直至長女18歲大,一個失婚女人,窮得只剩下骨氣,「我要自己靠自己!」口袋缺錢,先要搵工,有說識人好過識字,幸而美華姐兩者皆識,「我讀中文學校,中文OK,有個同班同學做編輯,我問有冇工介紹,佢問:『你識唔識影相?』我話識,佢就話,不如你嚟做娛樂記者啦,影完相,再寫兩隻字就㗎喇!」

34年前顧美華第一次踏足大銀幕,已在嚴浩執導的電影《似水流年》跟內地影后斯琴高娃做拍檔。美華姐直認,那時埋位根本不知驚:「你問我有冇壓力,我根本咩都唔識,都唔知發生咩事!」(網上圖片)

應徵娛記變演戲 即奪金像獎最佳新人

一心準備返工,同學又突然來電,說有另一份「筍工」介紹:「佢問我:『拍戲呀,你得唔得?』」這可是遠超想像了,美華姐頓時猶豫了,對方再落啲嘴頭:「拍戲都係好似影相咁啫,導演話你企呢個位就企,叫你望鏡頭你就望,試下啦,因為啱晒你呀,因為佢哋講明要搵超過30歲嘅女演員。」女人果然最懂女人,彼時美華姐32歲,不能說青春了,但隔着舊照,仍然清楚感受到那種脫俗高雅的氣息,這點或許就是她所餘無幾的信心基礎,疑慮稍減,半推半就下首肯,同學即時「發功」,透過人脈,將美華姐的照片和履歷極速送到電影公司,讓話事人看得見,「佢哋睇到張相,就叫我去試鏡,結果就參與咗《似水流年》。」美華姐記得試戲時,已故的電影公司老闆夏夢、著名美術指導張叔平也在場,跟她對戲的是劉天蘭,翌日便收到通知,着她簽約,片酬兩萬大元,即時紓緩眼前的經濟壓力,而後來美華姐才知道,其他獲邀試鏡的尚有汪明荃和鄭裕玲。

初入戲行,美華姐除了懵懂還是懵懂,有趣是,這位「新鮮人」埋位面對女主角 ── 金雞、百花雙料影后(《駱駝祥子》/1983)斯琴高娃仍毫無懼色,初生之犢不畏虎?她解釋自己純粹不知驚:「聽啲人話我演得自然,其實係乜都唔識就真,根本唔知發生乜事,所以我係No Idea!當時呢,無論對手(斯琴高娃)啦、導演啦,都會教我點樣演,當然最緊要都係聽話,End up出咗嚟又幾好喎,仲拎到個獎。」33年前舉行的「第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美華姐憑戲中張珊珊一角,擊敗李麗珍(《上海之夜》)、林威(《省港旗兵》)和蔣麗萍(《我為你狂》)奪得「最佳新演員」。

從沒有接受任何正統演藝訓練,顧美華就憑《似水流年》的演出,成功摘下「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平地一聲雷,她自謙只是好運:「但凡拎獎就牽涉到運氣,我覺得自己係夠運!」(網上圖片)

翻看資料,顧美華曾說過「不會復出」,然後又說過「淡出」不是自己選擇,看得我一頭霧水,到訪問時,她說的確因為人生面對不同問題,而有不同答案,但也承認自己是個心意常變的人。「我而家每日都去學點樣同自己相處,你唔好話信人哋信朋友,你自己都未必信得過你自己,你自己朝早嘅決定,同你下晝嘅決定,有時係Totally唔一樣。咁我會問自己,點解自己都觸摸唔到自己?咁樣點可以再同人哋相處?唔好喇,唔好搞啲咁複雜嘅嘢,回歸自己先,好好咁同自己相處一下,我學緊!」(葉志明攝)

拍第二套戲已知不懂演 個性懶惰錯失進修機會

甫出道即獲行內人認同,錢又賺到了,絕對超額完成。當新人得到個不錯的開頭,理應高興,美華姐的內心卻勒得緊緊,不敢造次,她知道這回勝仗是運氣多於實力,「去到拍第二套戲,我已經知道係唔可以靠運氣㗎喇!」

那是《似水流年》上映後3年的事,由麥當傑和黎大煒執導的《盡訴心中情》(1987),由麥當雄和蕭若元編劇,講述美華姐飾演的主角顧小姐,自細無父無母,跟隨姑媽生活,家貧,生活艱苦,14歲便出來做點心妹賺錢,後來遇到當差的丈夫,幻想下嫁後會得到幸福,惟丈夫原來生性好滾,冷落自己,以為生小朋友能夠綁住他的心,就算明知自己有心臟病,又曾小產,也甘願冒生命危險,誕下女兒小紅(李賽鳳飾),可惜丈夫惡習不改,玩女人玩到返屋企,顧小姐憤而提出離婚,卻遭毒打,最終法庭將撫養權判給自己,沒料到家婆竟偷偷將小紅帶返內地,適逢文革爆發,家婆被判去勞改,顧小姐幾經辛苦總算找回小紅,卻又要為籌措用來在內地打關係的「申請費」,而甘願當別人的情婦……角色的經歷跌宕,情緒起伏大,要演得好,相當有難度。

「呢個戲真係好寫實,但亦令我知道自己係唔識做戲!」知恥近乎勇,但美華姐直認30年前沒有把握時間去進修,提升演技,因為那時應付生活需要比所有事都重要,「我一直都覺得有個好嘅開頭,如果有正統訓練,好似讀過演藝,成就一定好過而家,當時只靠運氣,我亦冇進修補底,唔係因為不斷有片約搵我,而係當時要負擔兩個女嘅生活,好多時都係佢哋需要交學費喇,我就會積極啲,因為我本身個人係懶,你問我係唔係真係好鍾意好鍾意拍戲呢個行業,我又唔覺得係,因為我真係當佢係一個職業,我需要一份工。」

若說第一次演戲(《似水流年》)「僥倖」過關,數年後第二次參演《盡訴心中情》就是真正考牌之作了,美華姐在戲中飾演一個「有故事的人」,遭丈夫毒打,離婚後無奈做人情婦籌錢,只為申請女兒(李賽鳳飾)從內地來港,其後又患病,情緒於劇中起伏不斷,演繹難度甚高,美華姐認為自己的演出未如理想:「去到呢套戲,我就知道自己唔係識做戲!」(網上圖片)

80年代初,顧美華在其人生低潮時糊里糊塗入行,卻趕上香港影視行業最輝煌的時代,屢次參演大製作,包括香港電台電視部經典劇集《香江歲月》。美華姐憶述:「嗰陣時啲Budget就勁囉,張叔平做美指,就算係拍一個走難嘅場口,講緊係上海走難,當時有種『玻璃絲襪』,後面有條骨會露出嚟,張叔平當時就去尖沙嘴瑞興百貨,買晒啲絲襪,只係畀啲臨時演員着,因為導演要拍一個鏡頭,影住好多人走難,你諗下當時係幾咁認真。」美華姐在劇中飾演文娟,另外兩位分別是飾演其同學南生和林麗的李影和馬海倫。(rthk.hk)

有說《義不容情》裏,蘇杏璇才37歲經已做人阿媽(雲姨),查實美華姐的情況亦差不多,早在1984年參演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的《香江歲月》,才32歲的她演文娟一角,經已要由後生演到老,旁邊為飾演其丈夫、紗廠商人侯宗建的柯俊雄,兩人的兒子是由梁家輝飾演的侯單。(rthk.hk)

直認不愛演戲 返家鄉演上海女人終開竅

知道美華姐的背景,便不難理解為何她會有上述想法和選擇,意思是,那怕80年代正值港產片最輝煌時期,行內機遇處處,但她接拍的電影作品有限,就算是1990年至1995年最巔峰時期,6年內亦僅拍13套作品,看得出她有很強的自覺 ── 知道自己演技仍有很大進步空間,但絕不是差,所以不會亦不可亂接劇本做壞招牌,那怕為求餬口,亦盡量找好玩、過癮、有質素的來演,所以她會在《小偷阿星》(1990)演越南殺手,參演關錦鵬的《人在紐約》(1989)和陳友《不脫襪的人》(1989)之餘又會接拍像《警察故事3:超級警察》的大製作,就連陳果第一套《大鬧廣昌隆》(1993)也會見到她的蹤影,不過按照她的標準,這些那些不過是一份工,她只想Get the job done。

快樂嗎?美華姐也承認自己說不上享受。「到我再結婚後喇,我真係唔再係為咗生活,唔再為咗錢去做嘢嘅時候,就當演戲當係我一個興趣。」她說2004年,返回家鄉上海(她在上海出世),與「一代女神」王祖賢參演內地女導演彭小蓮執導的《美麗上海》,蛻變感覺強烈,真切享受演戲。「當時我已經住喺美國,劇組由上海打電話搵我,我真係為咗興趣(接拍),同埋呢套係我認知當中,用女性角度拍女性電影最好嘅一套戲,加上我嘅角色靜雯係一個上海女人,我係演得比較開心,覺得自己喺度拍緊戲,唔似返工。」更重要是,隨年月累積,美華姐接拍《美麗上海》時對演戲有更透徹了解,「係將你嘅生活經驗、人生、故事,所有嘢都投射去到角色上面。」總算等到開竅時,但話音剛落她又慨嘆,「無奈當時我咁嘅年紀,已經超過50歲喇。」

游大東其他文章:

跨年綵排《短暫的婚姻》缺席《叱咤》? 林海峰:而家煩緊呢樣嘢

【回憶備份】衝出香港奪亞洲獎項   柯煒林:節目有質素總會被看見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變亞視神劇有段古    編劇陳十三爆無綫走寶:佢哋唔要!

【奪命証人.專訪】謝君豪入戲要實在 去半島行樓梯國王「上身」

我問美華姐,到底一個好戲之人要具備哪些條件,她說:「我距離『好演員』呢個程度太遠喇!我覺得如果你係一個有故事的人,當然啦,呢個『有故事』係隨住你嘅年紀愈大,你嘅故事會愈嚟愈多,咁就會幫到你,始終有時話活喺戲入面嘅劇情,但你未必一定經歷到,你就要一用啲類似經歷過嘅情緒,然後套用入去個角色。」(葉志明攝)

顧美華生於上海,2004年她返回家鄉,與「一代女神」王祖賢(中)參演內地女導演彭小蓮的電影《美麗上海》,是她的開竅之作,不在演技,而在心態。「我唔再當演戲為工作,反而更加享受,呢套戲我係拍得比較開心。」惟往後因為妹妹自殺,雙親離世,令美華姐差不多10年沒接戲,一直到2013年,才演出《迷離夜:驚蟄》。(網上圖片)

慨嘆遭香港戲行忽略:上咗年紀嘅女演員真係被局限!

想起去年初,美華姐為宣傳電影《那年夏天你去了哪裏》,曾提到當年「淡出」的其中一個原因,「很多嘢都唔係我計劃,包括淡出,因為冇人搵我……香港電影好似總係以靚女為主,外國幾十歲都可以做主角。當然呢個都係雙方面嘅問題,佢哋唔搵我,我冇得拍,到佢哋搵我嘅時候,我唔鍾意個劇本,唔拍!」的確,在外國,50歲後愈演愈有的女演員數之不盡,看看幾位曾奪奧斯卡小金人的影后,常客「梅姨」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69歲;法蘭絲麥杜曼(Frances McDormand)61歲,茱莉安摩亞(Julianne Moore)58歲,就連香港人熟悉的妮歌潔曼(Nicole Kidman)也五十有一了,至於日本,剛於今年9月病逝的樹木希林,近年由她擔正兼且甚有發揮的電影相當多:《甜味人間》、《比海還深》、《小偷家族》,還有即將上映的《日日是好日》,香港呢?年長女演員做主角的電影,除了兩套許鞍華執導的電影 ── 的《天水圍的日與夜》(2008)和《桃姐》(2011)外,要數下去,已經是羅蘭主演的《爆裂刑警》(1999)。

難怪美華姐邊聽搖頭,她說,香港市場是另一回事。「始終覺得喺香港拍戲,都係睇投資者意向,上咗年紀嘅女演員真係被局限,我哋又唔係孭飛,又唔係孭票房,做咩要搵你?」所以接下來我便直接問,是否因為電影演出機會不多,索性嘗試演舞台劇?她答:「是!」簡單回答的背後,是個用眼淚交織的故事。「我同馬仔(馬浚偉)有個共同朋友,有次大家約出嚟飲咖啡,傾閒偈,馬仔就講到佢屋企嘅事,講到佢阿媽,知道有段時間,佢因為媽媽離世(1999年)而有過抑鬱,而我亦都喺2009年發生咗啲事……」她清楚記得那些年月,2009年5月,美華姐的胞妹顧麗華自殺身亡,同年11月輪到她的爸爸過身,兩年後,2011年1月,就連媽媽也走了。

【專訪】64歲顧美華「復出」 當年入影圈與淡出都並非自願

巨浪沖毀人生堡壘 與馬浚偉談家事有共鳴齊演劇

接連有親人身故,有如一個槌子反覆不斷的毃打美華姐的心,她承受不了,情緒崩潰,她道出另一個「淡出」原委:「2011年之後,有時一啲Function入面有啲人問我,你會唔會繼續拍戲,我當時根本冇呢個心情,同埋我嘅身體狀況都唔係好,所以我先會話少啲做嘢,或者會退休,(你講過話唔會復出呀!)因為當時嘅心態係真係唔想,亦都唔相信自己有呢個能力去做呢件事,因為嗰幾年,我都有睇精神科、心理科醫生,折騰咗好多年。」

想像到的畫面是,美華姐的人生,如花了很長時間在沙灘上堆疊而成的沙堡壘,突如其來一個巨浪,沖毀所有,剩下無數坑窪,「呢一連串嘅事影響我好深,我當時嘅心情都唔會比馬仔好,所以佢講嘅時候,我睇住佢喊,我講嘅時候,佢睇住我喊,咁就有啲共鳴。」共鳴引發靈感,他倆都覺得生離死別眾人皆要面對,因為每個人都有親人,每個親人都會離世,「馬仔就話想演一個咁樣嘅劇,佢最想係想拍一套戲,而家就決定先排舞台劇,之後先再拍戲。」所以馬浚偉有花很多唇舌說服她「復出」嗎?美華姐坦言沒有:「使乜說服呀?我都挺身而出啦!」

【生前約死後】馬浚偉編舞台劇念亡母 曾患驚恐症:像死了千百回

美華姐直言近年敲門求演的機會不多,就算有也得看劇本是否適合,所以近年她的幕前演出少之又少,去年在電影《那年夏天你去了哪裏》飾演顏卓靈的母親,但美華姐保養得宜,乍看絕不發覺她已年過六旬。(網上圖片)

顧美華與馬浚偉早在2010年已有一面之緣,當時她應邀出席無綫節目《大廚出馬》擔任嘉賓,當時馬仔說了以下一番話:「我覺得佢係非常典雅嘅中國女性,一頭短髮勁潮勁型,同我媽咪年輕時嗰樣好似,而且佢仲係一個冷面笑匠,講嘢好爆笑。」沒料到8年後二人會合作同演舞台劇《生前約死後》。(東星娛樂)

演舞台劇困難多 自謙只達BB班水平

心口掛個勇字,且慢……畢竟拍戲、拍劇是錄影,NG後可以從頭再來,但舞台劇不可以,一亮燈,就得直踩到尾,既要顧及角色的情緒轉變,亦要留意台上位置走動,問美華姐是否覺得很困難,她立即叫苦連天:「唉,你又提醒我,又搞到我驚,本來諗住12月(排戲)嘅時候先認真去驚,講真,我要考慮好多嘢,因為演舞台劇同排劇真係好唔一樣,單係記對白,對我嚟講係有難度,始終到咗呢個年紀,好多時都會唔記得嘢,就算喺街見到一啲人個樣好熟口面,都講唔出佢哋個名,演舞台劇好多時都要講好大段對白,加上我個角色又有好多獨白,真係諗起都驚,你呢個時間嚟提我做咩呢?」幸好《生前約死後》不是一場獨腳戲,除了馬浚偉外,還有幾位舞台劇演員助陣 ── 白耀燦、黃釗鑫、陳志豪一同演出,美華姐自謙說,擔心演出未如理想:「佢哋個個都係資深舞台劇演員,我就直頭係BB班嚟啦,所以我都好驚失禮佢哋。」

美華姐從演逾30年,演技已不用置疑,但對於演舞台劇始終是新丁,訪問時她直言「唔擔心就假」:「佢哋個個都係資深舞台劇演員,我就直頭係BB班嚟啦,好驚失禮佢哋,我呢個年紀記性差,但套劇入面我又好多獨白,真係諗起都驚。」圖為《生前約死後》的記者會。(東星娛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