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黑夜】柳俊江直指當權者狗急跳牆:不惜出動黑社會協助治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周日 (21日) 晚元朗西鐵站的市民遭到大批白衫人手持木棍、籐條、甚至鐵通等暴打,被白衫人無差別地攻擊,期間有市民多次打999報警,卻打不通又或是遭到cut線,即使成功通電,但警察卻在接報逾半小時後才到場,令人質疑到底警察是否有盡到保護市民的職責?無綫前新聞記者柳俊江亦被打傷,當場頭破血流的他渾身鮮血,需到醫院接受治療並縫了八針,現正在家中休養。

柳俊江當晚被打至頭破血流。(資料圖片)

呢日他深夜於facebook發文抒發感受,講出自己遇襲時的心情,以及對「元朗黑夜」事件的睇法。他表示:「很多人問,被圍毆的時候有甚麼感覺?痛,是有點,但稍瞬即逝。恨?我沒有,我甚至沒有想過認清打手是誰,我們沒有必要把鷹犬僂儸放在眼內。當鮮血模糊視野的時候,我完全沒有想到要「報仇」;這不是一份仇恨,這是一份莫名的悲哀,我不斷問自己:「當權者不惜動用黑社會協助治港,我們還剩下甚麼辦法,可以保護我們的家園?」

佢同太太一直企喺雞蛋一方。(柳俊江fb圖片)

「作為一個「和理非」,我從沒有參與過衝擊,也沒有受過真正的皮肉之苦。今次試過了,原來,頭破血流也不過如此;相比眼前香港困局的心痛,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這是誰的劇本?這不是一套劇本,這是一個(可說兩個)管治團隊,作出一連串壞決定,出了一連串壞後果,再作一連串更的壞決定去修補,然後又出了更壞後果⋯一種連環不幸的循環。背後沒有很多陰謀,由自視過高,到自亂陣腳,然後狗急跳牆。出動到黑社會,代表口袋裡的籌碼已經不多。」

佢質疑血流元朗當晚係官警黑合作進行。(柳俊江fb圖片)

最後,他還作出了一些發自心底的呼籲:「用持續的堅忍施壓,在不久將來臨的兩個選舉,把當權者的政治盟友拉下來,才有可能出現更大的破局。成本是時間和耐性,但總比人命傷亡低。香港人一個不能少,也是我當晚到元朗的初心。」提醒大家要珍惜生命。

佢話香港人一個不能少。(柳俊江fb圖片)

點擊下圖睇柳俊江呢個post全文內容,以及同「元朗黑夜」事件相關嘅相:

+16
+15
+14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