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矚目配角】入行70年由反派變幕前瑰寶 羅蘭:從來冇諗過做主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落筆寫羅蘭姐的專訪稿其實很難,難在記者每次訪問,總會用上傳媒人的思維,期望受訪能夠金句連連字字珠璣,不然很難吸引讀者點閱,但羅蘭姐已屆耄耋之年,人生路上各種甜酸苦辣皆嘗透,曾經令情緒起伏的快樂與悲痛,早已淡如輕煙,在她眼裏,「平常心」三個字乃幸福之源:「咁嘅年紀,好多嘢都見過,平常心就最好喇,尤其我哋係信主(天主教徒),一切一切都係主嘅安排,唔使緊張!」那份從容不迫,恰似電影《在晴朗的一天出發》(A Beautiful Day in the Neighborhood)中,美國經典兒童節目主持人Fred Rogers(湯漢斯飾)接受雜誌編輯Lloyd Vogel(Matthew Rhys飾)訪問時那樣,羅蘭姐說話愈是慢條斯理,愈能夠反客為主,主導記者訪問的節奏,唯一應對的方法是「平常心」,結果臨近尾聲有驚喜,從演接近70年,她依然想有新嘗試新衝擊:「我想突破龍婆㗎!」

撰文:游大東

攝影:葉志明

短片、剪接:吳宇峰

鳴謝:星光大道

「我覺得係注定㗎!」羅蘭姐當年因為跟同學去片場看人拍戲,結果獲邀上鏡,隨後更成為全職演員,她覺得是緣份使然。「本來我個心就係諗:攞咗張Cert,我咪去做白領(在寫字樓工作)囉!點知我讀到Form 1嘅時候,有間『嶺光公司』黃老闆(黃卓漢)就搵我去簽約,唔知點解,我唔係肯定,係有呢個Feeling,望住嗰張三年合約,我就諗,簽得呢張約,(拍)電影就係我終身職業。」(葉志明攝)

閉上眼,穿越時空,回到1950年,亦即二次大戰結束後「香港重光」之後5年,市面百廢待興,學校仍未復課,當時只得16、17歲的羅蘭姐仍然叫原名盧燕英,因為一次偶然機會,竟然踏進五光十色的演藝圈。「啲同學話帶我去睇啲人拍戲,去北帝街南洋片場。」參考歷史,戰後的土瓜灣是片場的集中地,羅蘭姐說的南洋片場,屬南洋影片公司,當年剛好易名為邵氏父子公司,片場亦改稱南洋片場,她的人生,就在這裏出現天翻地覆的轉變。

一行四人來到片場,忽然有位劇務走過來,指劇組尚欠一位「妹仔」,游說她們演出,其餘三位同學都不願意,目光隨即落在羅蘭身上,「劇務先生同我講,『你梳兩條孖辮就最適合!』」羅蘭家貧,沒錢看戲,只懂張活游與白燕,從沒想過要演戲,她連番推卻:「我唔識拍戲呀,我驚呀!」劇務先生繼續「落嘴頭」:「唔使驚,導演會教你嘅!」於是羅蘭姐由睇人做戲變成自己落場,人生第一場要演的戲,是按照老爺吩咐請小姐出來,她在幕前說的第一句、也是那場戲唯一一句對白,就是「哦」字咁簡單,最終賺到十蚊片酬,當時來說是天文數字,因為一蚊經已買到幾斤米。

羅蘭姐入行的年代,香港仍未有專業演技培訓機構,要提升演技,就只能靠多看、多學、多演,還有悟性。「我們哋入行嘅時候,仲未有演藝學院,所以冇任何演藝訓練,唯有自修,點樣自修?前輩演戲嘅時候你要喺隔籬觀察。我最記得有位前輩吳楚帆,楚帆叔係一位好有份量嘅前輩,佢叫我哋每當有時間就要去睇戲,咩戲都要睇,睇多啲。另一方面,有其他前輩做戲嘅時候,你就要喺旁邊偷師。」(葉志明攝)

大戰結束後搵食艱難 偶然機會做演員賺到十蚊片酬

羅蘭姐賺到錢,但羅蘭姐不敢說,因為深知母親必然反對她入行,覺得「成人不成戲,成戲不成人」,做得幕前,十之有九都是游手好閒、好食懶飛之輩。「以前古老人嘅思想係咁。」不說不說,還是紙包不住火,羅蘭姐扮完「妹仔」之後幾日,那位邀她上鏡的劇務先生竟然親自找上門,說她要回到片場補拍另一個鏡頭,事情敗露,母親不允,且大發雷霆,劇務先生有任務在身當然急得要命,哀求說,假若她的女兒不回到補拍,他就會失業,母親聽罷頓時心軟,只好跟女兒一起前往土瓜灣,片場的人見狀,無不連番解釋,說任何地方都有好人有壞人,在乎如何自處,母親置身現場,覺得所言非虛,再者家裏實在太窮,拍戲可幫補家計,自此不再阻止女兒拍戲,令羅蘭姐踏上演藝之路,成為特約演員。「所以咩都係講緣份!」

其實羅蘭姐也不是沒有想過做其他工作,「香港和平(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呢,(社會)係好艱難,(當時)香港又冇咩工廠,咁就因為年紀問題,我得嗰17歲幾,工廠唔請,要18歲先至請,(當時不是很流行童工?)唔知點解,我去見工,面試嗰位阿伯話過兩年有18歲再嚟啦,而家未夠。」就算之後踏足戲行,仍未成為全職演員之前,羅蘭姐依然有想過進修後轉行,她在片場裏認識了幾個女性朋友,其中一人提議她到彌敦道的「方氏英專」讀書,「如果讀落去讀到Form 5,攞咗張Cert(畢業證書)呢,出去見工就會好好多。」於是開展半工讀生涯後,羅蘭姐早出晚歸,上堂時間為朝八朝十,放學後即回家睡覺,「因為我哋拍戲係拍天光。」

矚目配角其他文章:

【矚目配角】李國麟嘆TVB劇冇進步:如果離開咗,我都會鬧埋一份

【矚目配角】49歲袁潔儀為三度流產自責:驚自己老咗成為老公負累

【矚目配角】73歲劉江擔心留TVB冇劇拍:而家做一年算一年

【矚目配角】馮素波爆無綫加人工唔多:你情我願唔能夠話刻薄

入行初期,羅蘭仍以本名盧燕英縱橫戲行,後來嶺光公司的黃老闆看過她的面相,覺得她眼大大、鼻高高的輪廓特徵,極適合做反派,當時很多影星的大名都是兩個字,遂為她起了羅蘭這個藝名,羅為姓,蘭即蘭花,沿用至今。(葉志明攝)

眼大鼻高似惡人 獲老闆賞識簽約做奸角

土瓜灣外,九龍城也是戰後片場雲集的地方,由於毗鄰九龍城啟德機場,「當時日航(白天航班)一路咁飛,我哋拍戲係現場收音,但飛機飛到好低,咁嘈,咪收唔到音囉,所以要等到7點後冇飛機,就可以拍戲,拍到6點天光啲飛機又嚟,就要收工。」收工後,又去上堂,孜孜不倦,但求生活過得更好,「本來我個心就係諗:攞咗張Cert,我咪去做白領(在寫字樓工作)囉!點知我讀到Form 1嘅時候(受戰爭影響停課多時,適齡學生被迫延遲入學),有間『嶺光公司』黃老闆(黃卓漢)就搵我去簽約,唔知點解,我唔係肯定,係有呢個Feeling,望住嗰張三年合約,我就諗,簽得呢張約,(拍)電影就係我終身職業。」

當時羅蘭姐才20出頭,仍然以本名盧燕英縱橫戲行,後來黃老闆看過她的面相,覺得她眼大大、鼻高高的輪廓特徵,極適合做反派,當時很多影星的大名都是兩個字,遂為她起了羅蘭這個藝名,羅為姓,蘭即蘭花,沿用至今,但她有個信念,就是做一個專業演員,「當時已經有個當家花旦丁瑩,簽約嘅時候,公司講明係做反派,所以從來都冇諗過自己會做主角,演員就係演員。」她說,每次演出,都要視乎劇本裏的角色性格,再自行尋找一個合適的方法演繹,這才稱得上是專業。

第一份合約,三年內拍六套戲,之後三年又三年,一晃眼,羅蘭姐入行快將70年,參演過的影視作品逾數百套,20年前曾勇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爆裂刑警》/1999),也獲「星光大道」邀請,成為第108位參與打掌印的香港藝人,是當今影視界不可多得的幕前瑰寶,她亦由那些年的「妹仔」、「媽姐」、「惡女」、「毒婦」、「狐狸精」、「倀雞婆」,變成靈異界Icon ── 「龍婆」,相信前無古人,大概後無來者,自《七月十四》(1993)第一次「上身」之後,20多年來,這個角色的低沉語調與心寒笑聲,不論電影、劇集、廣告,羅蘭姐已示範過無數次,但原來她一直想改變既有套路。「我想突破龍婆㗎,我想將佢改變下,即係唔好成日都係咁嘅樣,都係咁樣笑,但係突破唔到,因為如果將(演繹方法)改咗,人哋就認為唔係龍婆㗎喇。」

自從1993參演錢昇瑋執導《七月十四》飾演龍婆一角之後,羅蘭姐隨即成為新一代靈異界Icon,過去20多年,無論電影抑或廣告,她在幕前已先後演繹過同一個角色無數次,絕對是她從演近70年的代表作,點擊下方圖輯重溫:

+9
+8
+7

羅蘭姐至今仍然保持單身,但年輕時曾經拍過多次拖,惟多段戀情都無法開花結果,她認為戲行的作息時間不定,加上自己在幕前大多數角色都是又奸又惡,令人容易誤會,最終「嚇」走好姻緣。(葉志明攝)

從演近70年未想過退休:做得到都會繼續做!

雖然人生的代表作,暫時仍未找到新的演繹方法,不過已屆85歲的羅蘭姐從沒有想過退下來,但她也承認,現時體能上確實無法跟往時比較,單單是熟讀劇本就頗費勁,「而家啲記性差咗好多,所以記對白係吃力好多,(有咩方法應付?)咪睇多啲囉,但去到臨場嘅時候,有時都會......唔係話唔記得,都會㪐㩿(甩Cut)咗,㪐㩿咗就唔得㗎嘛,都要嚟過㗎嘛。」「順其自然」是羅蘭姐的處世之道,但面對工作,就執意地認真。「最緊要帶齊啲嘢返工,帶埋個心返工,哈!」

羅蘭姐這樣說是認真的,因為入行多年,就算經歷多少風浪,都未曾在工作時神不守舍,那怕是母親離世前後的一段時間,「係好悒㗎,個心好亂,但當時我請咗假,請咗差唔多40幾日,之後返番工,見到一大班老友記,服裝好,化妝好,或者喺廠嘅攝影師都好,個個都同我好熟,就可以將嗰啲唔開心嘅嘢擺低先,心情都會放鬆咗。」她說,每次見到電視機播放劇集,看着看着,就會思考,如果自己負責演這個角色應該怎樣,「咁就唔使問啦,即係你係鍾意呢樣嘢,你係愛上呢個工作!」這樣說來,想起日本國寶級影后樹木希林,她從未間斷於幕前演出,直至走到生命盡頭,大膽的問羅蘭姐,是否也有這個心理準備?羅蘭姐頓了一頓,淡定回應:「唔知㗎,一個生命幾時結束,點可以預早知呢?總之演戲嘅工作,如果做得到嘅時候,我會繼續做。」

羅蘭姐1950年入行拍戲,轉眼已從影將近70年,至今仍然活躍幕前,演繹不同角色,去年初更獲「星光大道」邀請,成為第108位參與打掌印的香港藝人,點擊下方圖輯重溫:

+8
+7
+6

已屆已屆耄耋之年,面對人生,「順其自然」是羅蘭姐今時今日的處世之道,但面對工作,就執意地認真。「最緊要帶齊啲嘢返工,帶埋個心返工,哈!」(葉志明攝)

羅蘭姐當年誤打誤撞入行,其後簽約成為全職演員,初期多數飾演「妹仔」、「媽姐」、「惡女」、「毒婦」、「狐狸精」、「倀雞婆」。(YouTube截圖)

羅蘭姐當年獲黃卓漢老闆賞識,簽約嶺光公司成為旗下藝人,「當時已經有個當家花旦丁瑩,簽約嘅時候,公司講明係做反派,所以從來都冇諗過自己會做主角,演員就係演員。」圖為羅蘭姐和丁瑩合演的粵語長片《巴士奇遇結良緣》(1966)。(YouTube截圖)

1999年,羅蘭參演葉偉信執導的電影《爆裂刑警》,飾演患上腦退化症的獨居長者四婆,憑精湛演技,勇奪「第1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網上圖片)

1983年,羅蘭姐在李添勝監製的《神鵰俠侶》飾演面容極醜陋的裘千尺,旨在考驗自己演技,並因為看到劇本寫上「淒厲的笑聲」,趁到戶外拍攝其他劇集的空餘時間,對住山邊練笑。「因為那時候我經常都要拍很多古裝戲,每次拍古裝就會去到山邊,就趁機會盡量放聲去笑,笑了很久,才找到一把聲線跟『淒厲』相似了,我便保持那種聲線。」結果成就她人生中其中一套代表作。(網上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